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被遣返阿富汗人自述:回到陌生的家乡

法里德是去年12月被遣返回阿富汗的30多名男子之一。他说,回到阿富汗以后,他一天天挨日子,内心充满了害怕、孤独和绝望。

Afghanistan Rückkehr abgelehnter Asylbewerber aus Deutschland (Reuters/O. Sobhani)

12月中旬,第一批被遣返的难民抵达阿富汗喀布尔

(德国之声中文网)法里德不是他的真名。他不愿透露真名,也多次拒绝采访,担心会有不测,担心塔利班或者"伊斯兰国"会找到他。在回答记者的每个提问时,他几乎都会提到这两个名称。他说,除非得到安全保证,否则不会公布身份。

法里德知道,没有人能够给他这样的保证。他这么说只是出于绝望。"我很害怕。我觉得自己在阿富汗像一个陌生人。谁都不认识,很糟糕。"法里德22岁,少年时就失去了双亲。他猜是塔利班杀害了他们。

法里德作为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来到德国。他学习德语,想建立起自己的生活。但是,尽管得到朋友和难民援助者的帮助,他的难民申请还是被拒绝了。去年12月14日,他的德国梦在法兰克福机场画上了句号。他和其他33名阿富汗男子一起登上了飞往喀布尔的飞机。"在飞机上,左右都是警察。就连上厕所,也会有一名警察陪我走到门口,并且站在那里等候。"

Afghanistan Rückkehr abgelehnter Asylbewerber aus Deutschland (Reuters/O. Sobhani)

12月中旬,第一批被遣返的难民抵达阿富汗喀布尔

独自在喀布尔

第二天,他重新踏上了阿富汗的土地。迎接他们的是阿富汗难民部和国际移民组织的代表。不过,法里德说,这些人并没有提供帮助。没有人关心他,他觉得自己被遗忘。当然,这些话无法得到证实。法里德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他先去了位于阿富汗中部的家乡,寻访亲人。但是没有人在那儿了,安全局势很糟糕。因此,他又回到了喀布尔。

当时他身上有400欧元,是一个德国熟人给他的。他找到一间便宜的房子,住了下来。如今,他已经花掉了一半钱。之后该怎么办,他不知道。"我每天早上7天出门找工作,四处询问,什么都愿意做,包括体力活,只要是自己能挣钱就行。"但到现在为止,他什么工作都没有找到。法里德说,没有帮助被遣返者的组织,他觉得被人遗忘了。"我不知道能信任谁。"他没有同机返回阿富汗的其他人的联系方式。

批评、抗议和呼吁

12月中旬的这次集体遣返行动让德国内政部长德迈齐埃备受批评,不仅来自反对党,也来自同僚。反对遣返的人在机场举标语抗议。德迈齐埃则为此举作了辩护,称其为正确的、必须的,为的是"让我们的难民体系具有行动能力",此外,有约三分之一的被遣返者是被判刑的罪犯。

Demo gegen geplante Abschiebung am Frankfurter Flughafen (Getty Images/AFP/D. Roland)

12月中旬的这次集体遣返行动遭到批评,反对遣返的人在机场举标语抗议。

德国政府坚持认为,阿富汗的一些地区足够安全。支持难民组织Pro Asyl等都认为遣返是一起丑闻。1月中旬,该组织呼吁重新考虑处理阿富汗难民的问题,并且指出,联合国难民署在2016年12月回答德国内政部问询时强调,过去几个月,阿富汗的安全局势再次明显恶化,整个阿富汗受到欧盟难民法意义上的"国内武装冲突"影响。由于局势不断变化,因此,国际难民署不划分哪些是安全,哪些是不安全的地区。

每天都有人丧生

法里德不是罪犯,但他觉得自己受了惩罚,因为他不得不返回阿富汗,一个对他来说陌生、令他感到不舒服、不安全的过渡。"我的生活充满危险,我在这里没有未来。"他随时都愿意再次踏上艰难而危险的逃往德国之路,但看起来没有什么机会。"我没钱了,怎么付得起?"他第一次逃亡是父母出的钱。

每天下午,法里德都回到自己的住处。天黑了,他就不再出去,因为太危险,他说。他希望有一天能建立自己的家庭,但这个梦想还很遥远。法里德觉得自己精疲力尽,长期的恐惧让他感到疲惫不堪、心灰意懒。"死了都比在这儿强。这里的生活等于每天死一次。"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 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 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