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被遗忘的救援者

每年,美国国内都举行众多活动,纪念2001年发生的“911”恐怖袭击事件。然而,很多幸存者,尤其是在救援行动中严重受伤的人们,却感觉被政府遗忘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内斯肯塞特(Nesconset)举行的一次“911”救援者小型纪念集会结束时,费亚尔(John Feal)透露,又有一些人自杀了。内斯肯塞特是长岛(Long Island)上一个小镇,距曼哈顿一小时车程。费亚尔是“费亚尔基金会”的创办人。根据他提供的数据,迄今,该基金会已为患病的“911”救援人员募集了250多万美元捐款。在每一次集会上,他都会对与会者们说,“谁要感觉不好,就打电话,跟我讲”。

每年都会有200多名当年的消防队员和警官们前来参加纪念活动。911事件发生后,他们曾夜以继日、有时连续数周在双子星座大厦的废墟里寻找生还者及遇难者残骸。

9/11 Rettungskräfte Archivbild 09.11.2001

救援现场一幕(2001.9.11)

施救者所得帮助甚少

许多参加今天的“911”袭击事件13周年纪念活动的“第一救援者(first responder)”自己也患了重病。他们罹患俗称的“911病症”。根据2011年首次建立的“受害人赔偿基金会”开列的名单,“911病症”中包括癌症、哮喘等慢性呼吸道病以及严重的心理障碍。

为得到必要但昂贵的治疗,直至今天,“第一救援者”们都还不得不为获得相关的资金而费尽心力。为此,他们感到没有得到政府该有的重视。

加德纳(William Gardner)当年自愿加入了抢救队伍,在废墟里拯救他人的生命。多数情况下,他没有保护罩,有时只是戴上一个纸制面罩。他说,因看到自己和家人的情况怎么着也强于罹难者们,他还常有一种“负疚感”。13年来,加德纳一直患有严重抑郁症,“犹如自己家中的囚犯”一样生活,几乎不再跨出家门一步。

保克纳(Carol Paukner)在13年前的“911”那天以警察身份参加了在世贸双塔的疏散工作。随着摩天大厦轰然倒塌,她被碎物击中并一度被困在废墟中。迄今,她的肩膀和膝盖已做过3次手术,患有哮喘、长年头痛,而现在,她又被诊断出患了癌症。

对政府失望

保克纳女士指出,“911”前,她是一个健康的、体格矫健的人,而现在,她失去了工作能力。和其他人一样,她也感到失望和愤怒。她希望,政府应明白,她们这样的“第一救援者”及家人

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和艰难

,政府应向“911”的幸存者们提供更多帮助。她指出,人们应相互帮助,但“我们得不到政府的帮助。我们不得不力争”。

USA Gedenkveranstaltung der First Responder in Nesconset

内斯肯塞特纪念“第一救援者”活动场景(2014.9.11)

“911”过去整整10年后,美国政府才根据《“詹姆斯/扎德罗加911健康与赔偿法案(James-Zadroga 9/11 Health and Compensation Act)》向当事人提供用于医疗和健康的资金。以死于呼吸道病的纽约警官扎德罗加命名的这一法案2016年到期。“911”恐怖袭击13周年之际,当事人纷纷要求延长该法案25年。

道义责任

当年也是“第一救援者”的费亚尔指出,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911”事件不仅在当时制造了死亡,而且,还有很多人死于此次恐怖袭击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因911导致的疾病,我们失去了1500人。另有3000人罹患癌症。每一位政府官员和议员都有道义责任,关心这些人”。

克兰(Michael Crane)大夫帮助患有典型“911病症”的人士寻找在专科医院治疗机会。他对德国之声表示,谁若能得到政府的资助,谁就得到了全面的医疗保障。克兰医生指出,现在,看病的人约为6.8万,其中有很多是第一救援者、消防队员、同一街区的住民,或者是双塔所在地区的前住民。克兰医生预期,还会有更多的人来看病。他指出,专家们相信,潜在受威胁的人数达9万。他鼓励剩下的那2.2万人尽快去看医生,以使那些可能的癌症患者得到及时治疗。他透露,未来数周内,专治“911病症”的各家医院将公布一项新计划,及早治疗那些特别的患者。

USA Gedenken an den Terroranschlag auf das World Trade Center in New York 11.09.2014

纽约纪念“911”活动一幕(2014.9.11)

麦克菲利普斯(Michael McPhillips)站在纽约新建的“911博物馆”前。在“911”事件发生当天,这位纽约最大渡轮船队的船长与同事们一起经由哈得逊河将29万人安全送到了新泽西州。他表示,当年的救援人员们所希望的不只是医疗帮助。他指出,作为“第一救援者”中的一分子,他感到自己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他说,就在这里,在911博物馆前,应该为“第一救援者”们竖起一座纪念碑,“因为,他们也成批成批死去”。

作者:Gero Schließ 编译:凝炼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