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被遗忘的六四”

六四25周年前夕,《南德意志报》发表署名文章称,在中国成功的媒体审查下,如今很多中国人不再了解,1989年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什么。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共有理由庆祝。下周三是

六四25周年

--天安门广场的血腥镇压不仅是一次民主运动的终点,一场民众盛会的谢幕,也是百万公民所陶醉的有关自我、新发现的自由和更好的中国这一梦想的结束”,《南德意志报》周六(5月31日)的一篇署名文章在开头这样写道。文章引用了当年广场上的一名学生喊出的话,“我不知道,我们想要的是什么。我只知道,我们想要更多。”

文章继续写道,1989年6月3日至4日的那个晚上,子弹和刺刀飞向他们。坦克开过,让那个夜晚开始颤抖。“究竟有多少学生、工人、旁观者被压倒、射死、刺伤,这个数字至今不得而知。从中共的角度回头看,行动是成功的。如此成功,以至于达到当时无人能够想象的程度。

“在那个晚上,新的中国诞生了--我们今天了解的中国。那一晚所有的血、那之后所有的恐惧,在那个其他社会主义政权分崩离析的时代,拯救了中国共产党。镇压‘反革命暴乱’给了中共政权几十年珍贵的时间,再一次给了这个政权超越真相和记忆的能力,而最终也给了这个政权西方政界和商界的再度钦佩。

“戏剧大师布莱希特问道:政府解散人民、重选人民,岂不更容易?中国政府没有重选,而是创造了另一个人民……共产党简单地按下了‘删除键’,再次格式化了中国人民。1989年?‘毫无疑问,普通的一年’,诗人杨炼的一首诗中写道。”

“消散于沉默中的事件”

文章继续写道,天安门广场的血腥镇压震惊了世界。而在中国,它被遗忘了。

“西方经常引用的毛泽东的一句话是‘枪杆子里出政权’,但这句话的后半句常常被人遗忘:用笔杆子保卫政权。两者缺一不可。士兵砍杀起义者,御用文人抹杀真相。政治宣传让中国人民患上集体性失忆。六四之后,全中国冻结在恐惧中。当人们弯曲脊梁的时候,‘反革命暴乱’变成了‘暴乱’,暴乱又变成了‘政治风波’,再从风波变成了‘事件’,直到事件也消散于沉默中。”

媒体审查,信息封锁。文章提到,在中国的维基百科--百度百科上,人们只能查询到1988年和1990年的相关内容。1989年,不存在。整整一年,从历史中消失了。

Bildergalerie Tiananmen

1989年6月3日晚的天安门广场

“令人惊奇的不是新闻审查官的卖力。令人惊奇的是,这生效了。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代,中国大门前所未有的开放,却仍然可以洗脑整个国家。一些年轻的中国人,聪明、开放,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伴随着长大,他们在二十多岁出国学习,在那里第一次听说1989年自己的家乡发生了什么。有人惊呆了,也有人则不肯相信,将自己

囚禁于党赋予的思想枷锁中

。”

“你们西方记者为什么总是撒谎?”一名身处德国的中国学生问作者,“你们就是无法忍受中国的强大。”

外企的幻灭

周六的《南德意志报》经济版的一篇文章称,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后,欧盟企业对其在华前景不再乐观。

“欧洲企业的'中国热'开始降温。工资的上涨、增长的放缓和对中国法治信心的缺乏,这都压抑了企业主们的情绪--这是欧盟商会周四在北京公布的一项调查的结果。商会会长伍德克(Jörg Wuttke)说,中国的经济疲软导致了重新洗牌。”

文章写道,尽管北京政府承诺改革--更多市场经济和自由化,然而对于中国市场的信心似乎仍然有所动摇。只有略高于五成的受访公司认为会发生真正显著的改变。47%认为改革的承诺明显无法实现。

“企业在寻找称职的员工时也有困难。此外,找到称职的员工,却常常发生这种情况:他们在很短的时间里又跳槽了。多年来欧洲人一直抱怨,中国当局在市场准入方面对他们设置障碍。尽管欧盟商会疾呼,消除这些问题,但商会下的企业仍然觉得受到不公平待遇。”

这些都抑制了外国企业在中国的扩张意愿。文章写道,只有57%的受访企业计划扩大其在中国的业务。而在去年,这一数字是86%。特别是那些已经在中国运营了一段时间的公司,越来越抱怀疑态度。而大型跨国企业,也不像以往那样强调中国市场的重大作用。

[以上内容摘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摘编:万方

责编:石涛/吴雨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