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难民危机

被遗忘在巴尔干路线上

去年,几十万难民沿着巴尔干路线,涌向欧洲北部。如今,难民数量已大减,那里的情况怎样呢?德国之声记者Mariya Ilcheva在希腊、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和匈牙利进行走访。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们只是暂时滞留在这儿。"Abdulamir Hussein边说边向妻子微微笑去,看上去好像希望她至少点一下头表示赞同。但她却默不作声,两眼直直地盯着自己的双手。两人都显得心力交瘁。49岁的Abdulamir Hussein来自伊拉克,十年前他就开始携家人逃难了,现在流落到了希腊北部的塞萨洛尼基。他们已被纳入欧盟的难民转移计划--将大约7000名难民从希腊转移到欧洲中、北部国家,现在他们正在坐等何时可以动身的消息。

美军入侵伊拉克后,伊拉克陷入战争般状态。2006年,他携家带口逃到了当时还和平无恙的叙利亚,并改信基督教。"出于信仰,"他一边抚摸着项链上的十字架,一边强调说:"我们在叙利亚生活不错,直到那里也爆发了战争。"他们随即逃到了土耳其,度过了可怕的四年。他说,他们在土耳其多次受到狂热的穆斯林的攻击,"我们不得不再次出逃"。

长途漂泊

2016年1月,他把一个儿子、把长女和她的婴儿,成功地送到了希腊。他们就是乘坐那种人满为患、每人须向蛇头支付1000美元才上得去的破烂小艇,惊险偷渡到希腊的。他们的目标是欧洲北部国家。单在2015年9月到12月期间,估计就有75万难民,利用这条巴尔干路线成功逃难。儿子、长女和其婴儿最后到达了德国。一个月后,家里剩下的人也抵达希腊,但希腊与马其顿的边境却关闭了。"我们挺倒霉的。"他一边说,一边温柔地搂了一下正在强忍泪水的妻子。

他们在希腊边境伊多梅尼呆了110天,"一场噩梦。"他说。希腊政府五月底解散伊多梅尼营地后,他们就到了塞萨洛尼基,等待被"转移"到欧洲北部国家,与孩子会合。

Balkanroute 2016 Reportage

滞留希腊--Abdulamir Hussein和他的妻子

自助穿过保加利亚,可能是最快的方式。保加利亚被难民视为新的过境国。但Abdulamir伤心地摇头说:"马其顿人警告我们别走这条路。"因为对有老有少的一家人来说太危险了。原因之一是保加利亚警方和民间自发组织的自卫队暴力打压难民,被称为"捕猎难民",二是除"猎手"之外,那条路也非常崎岖,有很多高山低谷森林,不适合疲惫不堪的老小家人。

"请把我们送回去,送回去!"

塞萨洛尼基以北500公里,就是保加利亚境内离边境最近的难民营。这个难民营所在的小村子Pastrogor,地处保加利亚、希腊、土耳其三国交界的地方。住在该营的主要是来自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年轻男性,极少携家带口的。难民营主任Spassimir Petrov在记者追问下迟疑地说:"我们这儿有两家蒙古族人,他们是中国籍的。"

绝大部分年轻男性都喜欢呆在面积并不很大的休息厅里,因为这里可以无线上网。休息厅里有些椅子,但他们宁愿坐在地上。见到主任进来,他们都站起来说声"哈罗",听起来像英语。23岁的巴基斯坦小伙子Ali Raza告诉记者,他父亲花了3500美元,把他送到保加利亚。要想到德国,还得再花2500美元。当被问及为什么要远走他乡时,他的回答和那里大部分人的回答是一样的:"因为人人都想到欧洲。"

Ali Raza不时看看手机,他在期待"代理"的信息。他说,闯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边境的难度增大了,因此拖延了行程。不久前传出消息,说有些保加利亚警察参与了非法的蛇头活动,因而边防检查严格起来。现在,有些难民甚至打起退堂鼓。"请把我们送回去,送回去!"三名阿富汗人向Pastrogor难民营主任请求道。他们已身无分文,既不能前行,也后退不了。

Balkanroute 2016 Reportage

"人人都想到欧洲"-- Ali Raza(左)及其同行者

当蛇头--对许多人来说是份"很正常"的工作

Ali Raza一点儿不想后退,只想前行,达到目标。他和28岁的巴基斯坦人Wasim Ahmad一样,前一天又被塞尔维亚方面遣送回来。这已是第三次了,但他说他还会再试。而Wasim Ahmad呢,尽管头一天彻夜未眠,但看上去还是精力充沛。他说:"那么多人都闯关成功,我也能成。"难民营主任Spassimir Petrov证实说:"几乎没人想留在这里。"

保加利亚官方登记到的有近一万人申请避难,但其中几乎无人愿意留在保加利亚,大部分人希望继续北上,到中欧或北欧国家落脚。难民的这种期望,为生活在难民营周围的许多当地居民带来了颇具诱惑的商机。譬如邻近小城柳比梅茨一家修车行的老板就抱怨说,他几个月来就找不到修车工了。"自己有车的人,带上难民过几趟边境赚的钱,远比在我这儿干一个月的工资要多得多。"

新目标:意大利

不管有没有依靠蛇头帮忙,谁要是闯过了保塞边境,一般都是再往西北方向走的。900公里之后,是下一道边境,塞尔维亚与匈牙利的边境。许多难民坚持留在塞匈边境,等待机会,希望在匈牙利申请避难。但从七月份开始,欧盟成员国匈牙利每个月最多只接收30名难民。如果当月名额已满,匈牙利就会将所有在离边境8公里以内范围内抓获到的非法入境难民遣送回塞尔维亚。随后,这些人要么是到过境区,要么是到塞尔维亚苏博蒂察的收容中心。

流落到Kelebija难民营

这个中心现在收容的,主要也是巴基斯坦人和阿富汗人。中心主任Lazar Velic告知:"几乎每个人都试图非法闯关,进入匈牙利。有些成的,有些没成。"Horam Shehzad的运气就不好。30岁的他不仅被遣送回塞尔维亚,而且还遭受毒打,遭受匈牙利警察的毒打。"看我脑袋上还有伤。"他的新目标是意大利。"听说在意大利申请避难比较容易,然后你就可以在欧洲想去哪儿去哪儿了。"他满怀希望地说。

如果说难民在苏博蒂察还可以得到差不多正常的供给的话,那么在离这儿西北方向上仅10公里远的地方的条件就是一塌糊涂了。那里就是塞匈边口Kelebija,大约有200人在那里等待向匈牙利提交避难申请的机会。不远处,在Horgos,还有大约300人在坚持等待自己的机会。两个过境区的情况,都令人联想到伊多梅尼。尽管如此,那些移民还是觉得他们在塞尔维亚多多少少是受欢迎的。

"您不怕难民吗?"

但是在其邻国匈牙利,你很快就可以感觉到人们对难民的排斥情绪。杰尔市一位60岁、不愿透露姓名的女性说:"我们市没有难民,这样很好。"杰尔市地处匈牙利与奥地利边境,人口13万多。这位女性边晾衣服边说道:"我们不想有难民,他们只会带来麻烦。"她经营一个露营地,觉得人们只要看看德国就行了。她问道:"你们德国不怕难民吗?"这位女性显然不知道,她们这座城市实际上有不少难民,只不过其中大部分只呆一天而已,只为在这儿歇息一下,然后踏上逃难的最后一程--到奥地利,然后到德国。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