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被逐瑞典留学生:“我很想中国能改变!”

在复旦大学留学的瑞典学生应斯文(Sven Englund)因为在网上发表文章呼吁中国实现更多民主而遭驱逐。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他表示自己只是希望能为中国的改变做一点事情。

default

曾在复旦大学就读的瑞典留学生(Sven Englund)

德国之声:从中国回到瑞典之后,你是不是比较忙?我听说你接受了很多采访,推特上的朋友也多了不少(Follower).

应斯文:是的,很多记者给我打电话,我大概接受了10到15个采访,还去了电视台、电台。还有很多人在互联网上,通过电子邮件,或者是在推特、Facebook和博客上和我联系。最近两周我的推特Follower新增了大约1500人。其中大部分人来自中国,他们都很支持我。

德国之声:你回到家中后,家人如何看待你的事情?你妈妈有没有跟你谈过呢?

应斯文:她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并不生气,只是有点为我担心。她说她相信我,相信我做的是正确的事情,尽管有时候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笑)。

德国之声:你为什么会想到去中国呢?

应斯文:很久以来,我就对外语很着迷。不过因为我的专业是化学工程,所以在读书的时候没有很多时间去学习语言。所以我决定首先集中精力学习化学工程,然后花一年的时间学习外语。我选择中国是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国家,发展很快。我想在我有生之年,中国会变成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国家,也会对其他国家产生影响。

德国之声:在去之前,你是否知道中国的一些事情,比如政治制度、新闻审查、人权状况等等?

应斯文:是的,我知道不少。我不希望去那些很舒服的地方,我想去一些我能够做点什么,做什么改变的地方。我知道这听上去口气有点大,但我想人们至少应该尝试着去做点什么,即使看上去不可能。历史总是人写出来的,至少应该尝试一下。

德国之声:你在瑞典也非常积极地参与政治事务吗?

应斯文:我是独立的,不和任何政党有关系。不过我对政治很感兴趣,我看很多杂志,和朋友在推特上聊这些话题。

德国之声:你被驱逐出中国的理由是在网上写的三封公开信,呼吁中国政府实行更多民主,正视自己的历史,并且号召人们在上海外滩参加一次呼吁民主自由的"快闪行动"。在写这些信之前,你是否考虑过可能引起的后果?

应斯文:其实我认为最后导致我被驱逐的真正理由是第三封信,也就是关于"快闪活动"的那封。其实我只是邀请了一个朋友来参加这个活动。当然,我也知道,有人会看到这个帖子,上面也有时间和地点,也许会有人也来参加。我也知道这可能会有点危险,但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但我想看看最后会怎样。一开始,我把这个消息放在推特上,想看看大家的反应。但没什么人说会去参加,有些人发了一些评论,说这个主意不错,但没有人说参加。我本来想可能也就是我自己去,如果没有人有兴趣参加的话,那我就吃个冰激凌走人了。

德国之声:有报道说,上海警方因为此事曾经和你谈话十个小时左右,他们到底问了些什么呢?

应斯文:他们先去了我家,让我跟他们走。然后我上了他们的车,去了学校(复旦大学)的安保处。他们很恼火,先是要我取消这次活动。我起初不愿意这么做,他们就说"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你要负很大的责任。"我说我只是号召了一个五分钟的活动(快闪),只能为那五分钟负责,他们说,不只那五分钟,而是整个晚上如果发生什么,都要我负责。这超出了我在网上写的活动,我的计划只是去五分钟,然后回家。我开始害怕他们会做什么事情,我也打电话给瑞典领事馆,他们告诉我,中国警方也许可能要我为那五分钟之外的事情负责。后来我也就答应取消这个活动。而且,当时他们已经拿了我的护照。我希望取消活动之后,他们就能把护照还给我。但是那之后他们开始写报告,问了我好几个小时的问题。比如,你为什么来中国,你在中国干了什么,有没有刑事犯罪记录。还问我,博客上写了什么,认不认识艾未未,是不是有联系等等。也许是因为我在博客上用了艾未未的照片,其实我个人并不认识艾未未,只是知道他比较有名而已。后来他们又问我要我博客的密码,我拒绝,他们说中国法律规定警察可以要博客密码,我不相信。这是我唯一拒绝警察的一个要求,我说这是我的人权。整个过程都在复旦大学校园里,大概九个小时左右,从早上十点到晚上七点半左右。

德国之声:谈谈你在复旦大学的学习生活吧,感觉如何?

应斯文:我主要的时间用来学习。我早上去上课,下午回家,学习汉语,试着用中文在推特上发消息。我还写博客,看很多新闻,了解时事,这也算是我的个人爱好。

德国之声:你有中国朋友吗?是否和他们讨论过一些政治性的话题呢?他们有什么反应?

应斯文:有些时候会,但不是太多。我更喜欢和推特上的人谈论这些话题。我在中国旅行的时候会和人们聊一聊,在乡村地区,人们受到新闻审查的影响比较大,而在城市里,比如复旦大学这些地方,学生们对新闻审查就会感到有点羞耻,因为他们知道政府说的很多事情不是真的。我曾经问一个朋友,怎样才能改变现状?他说,最好、最和谐的方法就是等老一代都死去。

德国之声:你还会继续学习汉语吗?是不是还想去中国呢?

应斯文:是的。我希望可以继续自学汉语,可以和推特上的朋友们保持联系。我下个学期会去台湾,在那里写论文。

德国之声:如果让你用汉语对你的中国朋友们说一句话,你想说什么呢?

应斯文:我很想中国能改变!

采访记者:石涛

责编:黎京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