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管制到无帖可删? | 媒体看中国 | DW | 09.02.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被管制到无帖可删?

新浪微博的活跃度已大大减弱,会不会有一天被管制到无帖可删?而内地的新闻检查的幽灵已在港澳上空徘徊。香港人捍卫母语成为一种抵抗文化入侵的运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时评作家林行止在《信报》连续发表两篇文章讨论新闻自由。他说,从马克思捍卫新闻(言论)自由看,看全球各国共产党所为(共党统治的地方便没有新闻自由),真的有点不可思议。"盘据内地的新闻检查幽灵已在港澳传媒之间徘徊!"

林行止说,"虽然制度和法律依然未变,惟回归以来,与新闻有关的各种自由的确正在萎缩";这种冲击香港"核心价值之母"的力量,来自摆布新闻令其渐渐质变的人,愈来愈多。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论证说,由于现在的政治形势与马克思时代完全不同,普鲁士政权正在解体而中国则全方位崛兴,力争选举自由、维持新闻自由言论开放,成仁的机会远高于成功!"如今北京对整体发展自我感觉良好,铁腕箝制言论亦因之愈显理直气壮,且不会手软"。

继续捍卫广东话

香港教育局因网页文章《语文学习支持》将广东话定义为"一种不是法定语言的中国方言"而在舆论压力下道歉。中学教师施安娜在《苹果日报》发表文章《广东话是母语而非方言》,指出该篇文章其实是当局对于语文学习、甚至是教学语言的政策,政府"鼓励以普通话进行语文活动或课堂学习"。

施安娜质疑说,"普通话并非大部份香港学生的母语,以推行普教中为长远目标,是否要改变学生的心中语言?改变其母语?对于接近97%本地人口采用的语言,称其为方言,而要加以改变,那是对于本地语言和文化的不敬。"

China USA Internet Edward Snowden unterwegs nach Moskau

改变香港人的母语?

律师梁衍华 也在《苹果日报》撰文,讨论"在广东话是否香港法定语言"。他说,如果香港的立法会议员要捍卫广东话在香港的地位,今后或许应该要求立法会作出准确的广东话逐字纪录。香港立法会的辩论大部份时候是使用英语或广东话辩论,而他却未听闻过推行"普教中"的教育局官员在立法会使用普通话辩论。"由此可见,广东话又怎会是非法定语文的方言呢?"

当"被删除"越来越少

作家余华在《纽约时报》发表评论《"对不起,原文已经被删除"》说,中国官方一边表态欢迎批评,一边加强言论控制。他还指出,"对不起"的删除行动越来越兴旺,审查一方面是来自政府的指令,但另一方面是微博等社交网站的管理员在删帖。然而这些民营网络公司在删除微博和注销批评者微博账号的同时,又在悄悄鼓动微博上的批评声音。

中国政府在去年8月开始了大规模打击网络"谣言"的行动,新浪微博有超过10万的账户被永久封号。到了10月,余华发现"对不起,原文已经被删除"这句话几乎在微博里消失了。那时候没有什么批评的声音了,即使有,也是一些不痛不痒的批评。他说,"三年多来,我一直讨厌这句话,希望这句话消失,可是它真正消失后,我才知道不是言论自由来了,是更加严厉的言论管制来了"。

案情供述VS 思想写照

保留新浪微博被删除信息的网站"自由微博"的情况支持了余华的观点:新浪微博的活跃度大大减弱,事件聚焦和讨论热烈程度都远不及从前,删帖量也有所减少。有消息说,新浪微博的审查员以辛勤的工作干掉了自己的饭碗,正面临裁员。

China Internet Kurznachrichtendienst Weibo Internetseite mit Logo

新浪微博的活跃程度大减

网民"陈泰和-民决团"说,"我的一篇文章,关于许志永的被屏蔽了,题目是《越是成功迫害越是自掘坟墓》。我一番好意谏言当权者应该不要迫害这样的人,其目的是为了整个社会的长治久安,为了当权者及其下属不自掘坟墓,还我中国一个和平环境,谁出于什么考虑将我的文章给删除了?"自然,这条微博也被删除了。

质疑权贵敛财的声音仍然高度敏感,一条被删除的微博说,"父官子商是最成功的中国模式,也是当今权贵阶层最流行的造富方式。如父不倒,子女经商都无往而不利,个个都是商界奇才。最近20年里崛起的能源、地产、金融、科技领域中的大亨们,往往都源于这种模式。"

支持许志永的企业家王功权的遭遇在微博中时隐时现。律师王甫透露说:"这几天在阅读和研究博士案及相关案件的证据和笔录。越发觉得被告人笔录不是案情供述,而是思想写照。警方讯问内容之荒诞、问法之奇特,让人耳目一新,瞠目结舌。如果这个国家不结束因言治罪的荒唐做法,继续以行为对公民思想进行嫁祸并不断提起刑事追诉,习总所希望的'宪法的生命与权威'将荡然无存。"

摘编:张平

责编:叶宣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