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拒于联邦议会门外的博主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8.02.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被拒于联邦议会门外的博主

网络作者们怨声载道,因为联邦议会拒绝授予许多政治博客及在线杂志作者采访许可。批评者称这种做法是对媒体的等级之分,将博客划分为“二流媒体”。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新媒体人、博客作家马尔库斯·贝克达尔(Markus Beckedahl)怒不可遏。他在博客中批评联邦政府不授予其年度议会采访许可的决定。"这让我在工作上矮其他记者一截。人们可以将其视为对新闻自由的限制,以及增加批判性报道的困难度。"

柏林政治家们对贝克达尔应该并不陌生。他是联邦议会调查委员会"网络与数码社会"的固定成员,该委员会在2013年初解散。他的博客是德国最大的政治议题博客之一,主要探讨网络议题。贝克达尔认为,几乎每个在德语区从事相关领域工作者都是他的读者。

贝克达尔的博克每日报道数码世界的最新发展,不仅局限于文字模式。作为博主,他也采用各种社交媒体渠道,以Podcast的形式提供读者每周议题的重点整理,并且与专家进行访谈,将采访视频放上网络。

等级之分

04.07.2013 DW TV Quadriga Markus Beckedahl

德国新媒体人、博客作家马尔库斯·贝克达尔

贝克达尔对德国之声表示,他对于申请遭拒毫不理解。在他的同行中,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必须为采访许可进行抗争者。许多撰写政治议题的博主在过去几周也接获了相同的通知。Youtube视频节目"年少无知--给漠不关心政治者"(Jung und Naiv - Politik für Desinteressierte)的制作者提洛·容(Tilo Jung)同样被拒于门外。他在脸书上针对此事表示:"将记者分为一流和二流的做法行不通。"

公平待遇?

联邦议会对于实施记者证制度的态度坚决。德国记者协会也支持这样的做法。该协会相信,如此才不会有持记者证的记者被拒于门外,过去经常发生此类情况。当然,这样的规定对没有证件的博主和兼职记者而言相当吃亏。柏林最高法院的卡尔博士(Dr. Jonas Kahl)也认同这一观点。他认为,仅以记者证作为认定谁是媒体人员的凭据是不能被接受的。"必须依照单一个案,不能一概而论地"区分记者与博主,因为"博客不是二流媒体"。

博客在德国缺乏人气

Virtueller Rundgang Pressetribühne Deutscher Bundestag in Berlin

记者必须申请许可方可进入联邦议会采访

仔细观察博客在媒体生态中的份量,便会立即得出令人失望的结论。根据德国电视一台(ARD)和电视二台(ZDF)去年九月的线上研究,只有16%的人口"偶尔"阅读博客,4%的人每周阅读一次博客。这份调查并未依照主题区分,因此政治议题的阅读传播率还要更低。海德堡大学的媒体研究所教授施密特(Jan-Hinrik Schmidt)表示:"博客在德国并没有广大的传播范围。"但他也认为,有关数码公民权和网络政策的博客对于政策和社会讨论都能起到影响。

处境艰难

联邦议会目前并不打算改变这一策略。新闻中心表示,无法满足审核资格的人,就必须另谋出路,例如直接找议员咨询。说得相当委婉。但若能获得年度采访许可,便能为网络作者节省许多时间和心力,使其做出及时报道,无需大费周章地申请入内许可。贝克达尔指出:"虽然没有采访许可我也能以旁听者的身份参加委员会会议,但是不被允许使用智能手机或笔记型电脑,这种事一再发生。"

博主们仍孜孜不倦地为下一篇博文做准备,继续在新媒体中活跃,并努力让外界注意到不公的状况。还是那句老话,网络就是未来。但这个概念似乎还不适用于柏林的联邦议会。许多政治家显然还停留在旧思维中。

作者:Alexandra Stolz 编译:张筠青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