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被容忍在德国的人们

在德国生活着这样一群人,他们因为在家乡受到政治或宗教迫害而逃到德国,但他们不是被承认的难民申请者,也没有长期居留许可。德国政府出于人道主义原因允许他们在德国逗留几年,但是随时也可以将这些人驱逐出境。这些人的数量大约有20万,其中也包括很多儿童以及青少年。他们和父母一样暂时居住在德国。但慢慢的,德国变成了他们的家乡,他们有着和德国同龄人一样的梦想,他们希望接受良好的教育,然后挣钱,成立自己的家庭。

default

递解出境!


“我们的境况总是很糟糕,我们永远不知道是能够留在这里还是必须回去。这真是个大问题。我们不能像德国孩子那样生活。我们根本无法享受生活,因为脑子里总是想着能不能留下来,还有家里的其他问题。比如妈妈生病了我们该怎么办。这些念头总是挥之不去。”

说话的是拉赫特•乔里。她今年22岁,5岁时,拉赫特与父母和6个兄弟姐妹一起从巴基斯坦逃到德国。如今已经17年过去了,但拉赫特和家人拿的仍然是短期容忍居留许可。他们的生活日复一日单调枯燥,而且还面临着有一天被驱逐出境的危险。有时候,拉赫特真地感到气愤:“我们来的时候还是孩子。我们是无辜的。他们应该看到,如果我们回到巴基斯坦会怎么样?我们可能会变成乞丐,或者类似的什么。因为我们不能很好地说那里的语言。我们也不了解那里的文化和居民。我们能干什么呢?”

卡斯姆•凯斯莫迪今年21岁来自科索沃,他和父母以及3个兄弟已经在德国的索林根生活了15年。卡斯姆对自己的家乡几乎毫无印象。他在德国长大,而且也觉得这里才是自己真正的家乡。一年半以前,卡斯姆开始在乌珀塔尔大学学习社会学。作为难民卡斯姆无权申请国家助学金,他的学费是向一位德国朋友借来的,现在正在慢慢偿还。卡斯姆的德国朋友们很难想象他的生活到底有多艰苦。他说:“那对他们来说难以理解。他们完全不能想象,我虽然已经开始规划自己的未来,真的想在这里做点什么,但有一天可能还是必须要离开。我已经中学毕业,现在又开始上大学。我已经融入了这个社会,说这里的语言,但尽管如此,我还是属于不受欢迎的人。”

和很多难民一样,卡斯姆一家的生活也非常拮据,他们每月只有一千一百欧元的社会救济金。但这笔钱对于一个5口之家来说远远不够。没有居留许可,也没有钱。这两个问题多年来一直严重困扰着卡斯姆的生活。他说:“那很让人沮丧、困惑,也让人非常害怕和担心。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在这里开拓一个稳定的未来。我的家庭也是这样。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这种不确定感也是让我父母心烦意乱的一个原因。他们不能找工作,15年来一直没有工作。结果就是只能忍耐、等待,直到有关我们的决定最后到来。”

现在德国政府针对长年居住在德国的难民制定了一项新政策:在德国生活了6年以上而且又掌握了德语的难民,就有可能取得长期居留权,前提是他们可以自力更生,也就是说,不用依靠国家救济生活。这样一来,他们也可以拥有进入普通劳动市场的机会。

来自巴基斯坦的拉赫特认为,新规定已经比以前有所进步。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社会教育学家。拉赫特说:“我希望,能够像其他人一样生活,因为我已经融入了这个社会,我认为,我有权选择自己想走的道路。”

  • 日期 10.01.2007
  • 作者 Alexandra Jarecki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9g3K
  • 日期 10.01.2007
  • 作者 Alexandra Jarecki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9g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