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血腥的历史与现实

香港社会抗议媒体人连续遇袭,中国网民要求昆明恐怖袭击事件更多真相,台湾学者认为台湾仍未直面"二二八事件"遗产。

(德国之声中文网)

《明报》前总编刘进图遇袭

,震动香港社会。"占领中环"发起人之一、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明报》发表文章说,刘进图遇袭让他想到自己:"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吗?"他说,"这里我也不谈亲中报章差不多每天都有的攻击文章了。我不时还会收到带有恐吓成分的匿名信件。初收到时,都把它们看为恶作剧。但见到发生在刘进图身上的事,自己也突然惶恐起来。难道香港真的已变成了一个我再不认识的地方?"但是他说,"我心里还是怀着希望,而力量就是源自这希望。"

大陆官媒《环球时报》发表社评,以大篇幅"提醒"在未抓到凶徒前,暗示某些人或力量是事件幕后策划者,极不负责任。社评一方面叫人不要猜想,另一方面自己却对凶徒"幕后力量"的动机作出猜测,表示"他们的目的是要利用被袭者的敏感身份放大凶案效果,制造困惑,搞乱香港"。时事评论人李怡在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揭示种种证明表明权力打压新闻自由,按西方关于言论自由的判例,为鼓励公众对政治、社会问题发表意见,应该容许有搞错的空间。若动辄以证据不足来否定社会对公众事务的议论,扣以"搞乱社会"的帽子,那无疑就是否定了人民有言论自由的权利。

李怡认为,最重要的是要让香港市民普遍认识到:从上海仔饭局、黑人物维稳、爱字堆登场、《阳光时务周刊》创办人遇袭、施永青座驾被砸、黎智英家门被撞,然后是刘进图事件,自梁振英登场后,香港的文明已大幅滑落,黑社会主义已进占香港。他呼吁香港人奋起迎战黑社会主义,为维护香港的既有文明而不怕牺牲地抗争。

二二八:转型正义仍未得到认真对待

台外作家、媒体人杨渡在香港《明报》发表文章《二二八事件67周年:我们没有仇恨的本钱》说,发生于1947年的

二二八事件

,是延续台湾光复后所有社会矛盾的总合,也是反映出一个殖民地社会如何回归转型的艰难历程。它既有两种不同发展阶段的社会如何重新融合的课题,更有各种阶级矛盾、族群冲突,以及殖民文化之残留如何转化等的交缠纠葛。"在长远的'时间之镜'下,我们都只是大历史的一个倒影,我们没有仇恨的本钱,只有互相悲悯的观照"。

杨渡认为,台湾光复初期的冲突,是由于一个缺乏纪律与法治观念的行伍、公务员、特务们,以及充满互为矛盾斗争的政治群体,来统治台湾。即由社会发展阶段较落后的一方,去统治发展阶段较为现代化的一方,这是二二八悲剧发生的结构性根源。

台湾伤痕历史研究者及策展人黄惠君在台湾《自由时报》发表文章《二二八纪念什么?》指出,每年的二二八,台湾都不平静;可预见的是,未来也不会平静。"关键就在不论谁执政,都不把真相、不把转型正义当一回事"。

黄惠君说,而每年的二二八,台湾社会其实并不知道要纪念的是什么?我们的教科书只会提缉烟血案,反对党也一样只会从缉烟血案发生的大稻程游行。"受难者为时代高举的改革,从未成为教科书上要留给台湾小孩的精神遗产;受难者基于反抗暴政殉难的身影,也无从写入历史"。

黄惠君认为,"二二八事件受难者为解决当时政治恶劣所做的努力、所留下的民主遗产,以生命刻下的理想,迄今不是台湾社会纪念二二八的主调,以致形成一个没有灵魂的事件。"

China Bahnhof Kunming Anschlag

作家"阿花的伊萨卡岛"评论说:"新疆问题一塌糊涂,然后他们选择把最温和最希望对话和解的伊力哈木抓了。"

昆明血案:不明不白地死去

昆明发生死伤上百人的恐怖袭击事件

,中宣部照例下令要求媒体只能发表新华社通稿。南方都市报记者冯翔一句感慨在微博广泛流传:"从来不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让你盲目地仇恨,莫名地恐惧,稀里糊涂地活,不明不白地死。"

媒体人康少见说:"京华(时报)头版没有昆明,新京(报)也没有。没有图片,连个导读都没有。如此重大的,会影响现实走向的历史事件,没有哪家负责任的媒体不愿意发声,但媒体照旧被钳住了喉管。是的,媒体被钳住了喉管。于是我们每一个人,虽然在恐惧中,但甚至连为什么恐惧、为什么愤怒都不清楚,我们如何指望安全?"

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院长王天定说:"不许我们追问仇恨之因,但要我们吞下仇恨之果。"

导演傅志彬说:"在新疆搞了60多年,结果却将灾难带到全国,能不能让大众知道内情,参与对新疆前途的讨论,自己搞不来,就不要捂着了。"

深圳大学传播系副主任孙海峰呼吁"停止兜售廉价的义愤",他说:"滥杀无辜天人共怒。但若止于齐声谴责所谓极端分子,实为轻佻的看客话语。对平民滥用暴力,在这国家何曾受过普遍谴责,更遑论审判?当暴力成为权力的唯一逻辑时,难道不也成为对话的唯一手段?"

作家"阿花的伊萨卡岛"评论说:"新疆问题一塌糊涂,然后他们选择把最温和最希望对话和解的伊力哈木抓了。"

上述言论均已被新浪微博删除,此处根据"自由微博"保留的记录整理。被删除的微博还包括"通稿"之外与官方口径一致的新闻与评论,例如被网民称为"五毛学者"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法天的评论:"脑残公知们还假惺惺地反思体制,你怎么不用这理论去反思美国本土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呢?!为死难者默哀,谴责一切恐怖主义和报复社会的行为!"

摘编:张平

责编:苗子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