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蜜月过后

中国和非洲成功“喜结连理”,不过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认为,这场出于理智的“婚姻”在蜜月过后,如今已变得微妙。

(德国之声中文网)当中国和非洲确立伙伴关系时,中国并没有沉浸在"爱河"中,而非洲也从来没有拜倒在中国的石榴裙下。"我们不会进行殖民性质的活动,也不会纵容殖民性质的活动",总理李克强昨天开始他为期八天的非洲访问时说。如同男女关系中一样,这样的誓言旦旦反而更多地体现了关系中的问题。这恐怕是自周恩来在50年前的毛泽东时代建立中非外交关系以来,中国高层政客最棘手的一次出访,因为中国越来越深地陷入非洲内部的冲突之中。由于尼日利亚几个月前取代南非成为非洲第一经济大国,总理李克强必须要小心不被卷入这两个竞争对手的兄弟战中。

截至目前,中国人的首选更多是南非。一把手习近平上任后的首次外事访问也去了南非,他那次出访重要的一站是南非首都比勒陀利亚。中国是南非最大的贸易伙伴。

现在李克强前往尼日利亚

,他在那里必须谨慎选择自己的言辞。尼日利亚至今为南非3年前被纳入金砖国家而耿耿于怀,曾经的BRIC(金砖四国)更名为BRICS。不过(如果使用尼日利亚首字母N)BRINK(意为"边缘")这个名字也不会受欢迎,怀疑派会极度排斥"处于边缘"(At the brink)的这个说法:

鉴于当前岌岌可危的形势

,除中国外的金砖国家难道不都已经处于深渊边缘。

Li Keqiang

去年7月尼日利亚总统访华

兄弟国争夺非洲霸权

在2013年金砖国家峰会的筹备上,南非作为东道主想向世界展示,自己是一个上升中的新兴国家、一个应严肃对待的非洲合作伙伴,更关键的是非洲的主导力量。那是第一个在非洲大陆举行的金砖国家峰会。那之前不久,尼日利亚中央银行行长萨努奇(Lamido Sanusi)对于中国人在非洲扮演的角色提出批评,这当然也是对中国人在非洲最亲密盟友的批评。萨努奇所言就像是对那些非洲反对中国者平日里陈词滥调的摘要总结--关于新殖民主义、剥削、新帝国主义。"非洲,"这位央行行长指的主要是南非,"现在心甘情愿地迎接一种新形式的帝国主义。"

连尼日利亚政府也不愿听到如此拙劣的批评,他们立即宣布这并非官方表态,而是银行行长的个人看法。尼日利亚并不想减少和中国的合作,而是增加。截至目前仍有30%尼日利亚原油出口美国,只有1%出口中国。中国"修路换石油"下的生意空间大得多。今年2月,中国宣布下个一阶段向尼日利亚投资100亿美元。尼日利亚中央银行是非洲大陆将人民币作为外汇储备的第一家。中国则支持尼日利亚获得联合国安理会席位作为回报。各取所需。

微妙关系

这让中国和南非的关系变得微妙。尽管尼日利亚总统乔纳森(Goodluck Jonathan)和南非总统祖马(Jacob Zuma)去年5月尝试改善关系,祖马称乔纳森是"光荣的兄弟",称两国"非常真诚"的关系正在发展,乔纳森也回应,作为非洲最重要的两国"我们必须合作"。然而这样的言辞并不能安抚这场争夺非洲霸权的兄弟战,而这里面中国同样有份。中国人在非洲多久,这期间两国间的嫉妒和怨恨至少不会烟消云散。

BRIC BRICS Gipfel Südafrika China

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

在尼日利亚上世纪60年代独立后,该国政府就为赶走欧美殖民者而战,而南非方面则退避三舍。多年来尼日利亚一直支持开普敦自由运动,直到1990年种族隔离政权不得不下台。然而南非反对派的感激之心没有延续多久。当阿巴查(Sani Abacha)将军1993年武力发动政变夺权后,兄弟国情谊结束了。时任南非总统曼德拉一直谴责阿巴查的铁腕政权,直到其1998年(猝死)统治结束。曼德拉甚至呼吁把尼日利亚开除出英联邦,并对该国实施石油禁运。如今阿巴查早已成为历史,尼日利亚成为了民主国家。然而尼日利亚和南非之间不信任仍然在继续。南非企业在尼日利亚落户,而尼日利亚企业却无法进入南非市场,这让尼日利亚人不满。当涉及尼日利亚的基础设施建设时,如今南非人和中国人一样颇有经验。对于尼日利亚而言,南非是中国最亲密的政治盟友,也是自己经济上的竞争对手。这反过来意味着:南非人有时会和中国人一样,在尼日利亚受到极大质疑。

无法共同发声

如果尼日利亚和南非共同为中国制定游戏规则--像中国对待西方一样,会更有意义。然而,连德国和法国对待中国时都无法共同发声--更不要说欧盟,如何期待尼日利亚和南非能做到这一点。

尼日利亚的一个担忧阻碍了双方的合作。在阿布贾,人们担心南非人会将其尼日利亚的经济活动运用在政治资本中,南非牺牲尼日利亚,获得其在非洲内部和国际舞台更好的地位。这样的担忧让中国人可以笑到最后--只要总理李克强本周出访期间言辞适当。在阿布贾听到更多的是,比起南非人,宁可选择中国人。中国人属于另一个层次,或许还能帮助尼日利亚获得政治利益--也包括那些不符合南非利益的政治利益。

Frank Sieren Kolumnist Handelsblatt Bestseller Autor China

习近平参加在南非举行的金砖国家峰会

因此当尼日利亚和南非同桌共议时,非盟内部也会发生冲突,这毫不意外。去年南非努力争取非盟委员会主席一职时,尼日利亚拒绝支持,而南非候选人祖马(Nkosazana Dlamini-Zuma)--前南非外长、现任南非总统的前妻--最终胜出、成为第一位担任该职位的女性。李克强今天(5月5日)访问非盟时,她和李进行谈话时任务并不轻松。她必须要让中国遵守游戏规则--然而并非一个针对非盟的统一规则,而她同时还要说服李克强更多在非洲投资。李克强在埃塞俄比亚的非盟总部大楼里感觉宾至如归也帮不上她的忙:2年前,中国向非洲赠送了这栋价值1.5亿欧元的大理石建筑--而这当然不会不带隐念。

弗朗克·泽林(Frank Sieren)是德国之声的中国特约记者,已经在北京生活了20年。

编译:万方

责编:李京慧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