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白质可致命 | 科技环境 | DW | 28.09.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蛋白质可致命

两名瑞士研究人员因研究疯牛病的病原体取得成功受到奖励。经研究发现,导致这一神经疾病的原因是具有传染性的蛋白质。即使消毒剂也无法消灭这一传染源。

(德国之声中文网)传染疾病不一定是通过病毒或者细菌。有时,本身不具遗传性质的蛋白质颗粒也能导致传染,给人类带来危险。

我们每个人自身都带有对牛能够引起疯牛病(BSE)和对人引起克雅氏病的蛋白质。这些蛋白质本来是无害的,但是它们可以改变其形式,变成病原体,然后潜伏于神经细胞。

不幸的是,那些畸形蛋白质,又称朊病毒,可以从一个细胞漫游到另一个细胞,使其它蛋白质也变成可以致病的朊病毒并继续扩散,给大脑造成损害。这种致命的疾病是不可阻挡的。

A curious cow looks over a fence in a paddock near Trittau, northern Germany, on Tuesday Nov. 28, 2000. Mad cow disease is a topic after a cow was found infected by it for the first time in Germany. (AP Photo/Michael Probst)

疯牛病毒很危险

病原体潜伏于每一个人

80年代,科学家们首次发现朊病毒与疯牛病有关。之后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普鲁斯纳(Stanley Prusiner)首次提出"蛋白颗粒引发脑部病变"的理论。

曾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 )工作的瑞士科学家查尔斯·韦斯曼(Charles Weissmann)证实这一科研成果确实是正确的。此外,他还有更新的发现。他在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时说, "我们也找到了这种蛋白质通常存在于我们大脑的证据。"

Javier Lopez grabs a piece of beef out of a bin to finish the product for the market on the trim line at Maverick Ranch Natural Meats in Denver, Wednesday, Dec. 24, 2003. Maverick Ranch Natural Meats is using hand held computer devices to take retinal images of cows to better track the cow's life history to assure consumers that the beef the company processes is safe to eat. (AP Photo/David Zalubowski)

病牛肉是传染源

我们每个人都有染上克雅氏病的可能性。只不过身体内的蛋白质自动变为可致病病毒的情况很少见。通常,需要一个来自外部的病原体来推动感染过程,如食用患有疯牛病的牛肉。苏黎世大学的科学家阿古兹(Adriano Aguzzi)发现,病牛肉中的畸形蛋白颗粒可以通过肠道和淋巴器官进入人的神经系统。患者将出现抑郁、老年痴呆以及身体失控等不同的征兆。

在柏林颁奖

9月24日,两名瑞士科学家韦斯曼和阿古兹在柏林被授予Hartwig Piepenbrock-DZNE奖。该奖由德国神经退行性疾病研究中心(DZNE)每两年颁发一次,奖金为10万欧元。颁奖委员会主席迪希甘斯(Johannes Dichgans)说,为两位科学家授予该奖是为了表彰他们通过对朊病毒的研究,解开了迄今未知机制对许多疾病起着决定性作用之谜。

Beschreibung: Charles Weissmann und Adriano Aguzzi bekommen den Hartwig Piepenbrock-DZNE-Preis 2013 Quellen: Privat (Weissmann) bzw. Uni Zürich (Aguzzi)Prionen, DZNE, Piepenbrock

获奖的两名瑞士科学家

该奖的奖金由皮蓬布鲁克公司集团提供。该公司创始人哈特维希·皮蓬布鲁克(Hartwig Piepenbrock)因患老年痴呆症于今年7月逝世。

比病毒和细菌更具生命力

朊病毒具有极强生命力。即便医生使用强性消毒液对手术器械进行消毒,朊病毒也不会被杀死,仍具有传染性。魏斯曼说,"因手术导致感染朊病毒的情况大约发生过100例,因为那时候人们对这种病原体还不了解。"

韦斯曼通过研究发现,仅靠使用消毒剂甲醛无法消灭朊病毒。他说:"这种病原体非常顽强,只有在持续20分钟的130度高温消毒情况下,才有可能真正达到消毒作用。"而杀死病毒和细菌要比这容易的多。

尚无药可治

韦斯曼说,"现在还没有有效的药物能够治疗这种病毒引发的疾病。到目前为止,一旦染病只能等死,医生束手无策。"

但是自2000年以来,欧盟国家的发病率有所下降。与20年前相比,科学家们如今已经对这种病原体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是原因之一。韦斯曼和阿古兹两位科学家为此也做出了贡献。

作者: Brigitte Osterath 编译:李京慧

责编:洪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