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藏青会随时准备拿起枪-达赖和西藏问题再探

中国从事件一开始就把矛头对准达赖喇嘛。虽有微妙转变,但语调没有太多的不同。现在又公布了“达赖集团”的“大起义”计划。而西方却不管中国怎么说,始终认定达赖的和平特性。达赖喇嘛反而空前的吃香了,美国、欧盟、日本都让他前去。达赖喇嘛究竟起着什么作用呢?法兰克福汇报记者前往达兰萨拉,发回了一篇详细的报导。或许对这个问题有些启发。德国之声记者报导并进一步分析达赖和西藏前景如下。

default

达赖喇嘛在新德里新闻会上

探访达赖的大本营

法兰克福汇报记者访问了流亡西藏人在印度的聚居地达兰萨拉。藏青会成员多尔杰(Sonam Dorjee)对他说,他们尊达赖喇嘛为600万藏人的领袖,"但我们有权利去追求我们的目的。"记者说,对藏青会的人来说,达赖的中间道路再也不是最高信条。他们不再要求自治,对不使用暴力的原则也提出越来越大的质疑,如果在西藏的兄弟姐妹们"什么时候决定拿起武器,支持他们就是我们的义务。"

记者看到二十几个藏人在那儿静坐示威,每24小时倒一次班。通往主寺院的路旁张贴着大幅的照片:一个被开枪打死的西藏人。在"西藏人权和民主中心",人们向记者保证说,这是在中国四川被开枪打死的藏人,他的尸体被送入纳巴(Ngaba)的吉尔提寺(Kirti),这张照片是在那里用电子相机拍的。

晚上,在寺院前的广场上,在银幕上播放中国警察打人的照片时,观众中发出一片愤怒的声浪。当播放奥地利一段德语录象,西藏抗议者登上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时,场上发出一片欢呼。

达赖喇嘛的秘书腾晋塔拉对记者说:"西藏起义对我们的事业有好处,它让世界睁开了眼睛。"但他强调了达赖喇嘛的和平路线,他说,达赖喇嘛坚信,"只有在中国人民对西藏人的好感不丧失的情况下,西藏问题才能和平解决。"

记者采访了一个叫江措(Gyamtso)的西藏人,他是在暴乱前刚偷逃出中国的。他也许是至今最后一个逃出的西藏人了。因为在此之后,中国军队封锁了边境。他说,关于这些天西藏的情况,他也只是听说,人们只是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通报情况。但他描述了他在西藏时的情况,他说他上不起学校。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宗教上的控制,"警察至少每周到他父母家来一次,检查墙上是否有达赖喇嘛的像。"西藏民主人权中心藤津(Urgen Tenzin)对记者说,流亡政府掌握着一份北京的秘密文件,是关于大规模向西藏移民的计划的。

藤津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失去了耐心,追随了几十年的中间路线一无所获,所以他们开始寻找新的道路。他认为,现在还存在反对暴力的堡垒,但是一旦达赖喇嘛不再领导"民族斗争"了,就很难说会采取什么手段,"达赖喇嘛的去世对西藏人来说将是巨大的损失,但也是中国的沉重损失。"

围绕达赖喇嘛的问题

围绕着达赖喇嘛,实际上有很多的问题是需要探讨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达赖喇嘛究竟是真的坚持他的中间路线,即和平解决问题呢,还是真的象中国坚持说的,是策划与参与着暴力计划的。前些天德国之声引述过的奥地利"标准报"最新的一篇报导再次追问,温家宝总理前一阵指达赖是事件策划者,但至今为什么还没有证据拿出来。也许,中国根据的是一般的逻辑:作为西藏人的最高精神领袖,达赖不同意的事情,怎么可能进行呢?但从法兰克福汇报记者上述报导看,意见分歧在达兰萨拉确实是存在着的。这个问题看来一时无法澄清,中国看来怀疑达赖,西方坚信达赖,达赖策划与否至少是至今还没有任何根据的,至于他是反对还是听任自流,默许,现在谁也说不好。这个问题只能存疑。

第二个问题是,中国为什么坚持指达赖是暴力事件策划者?这也有两种可能性:一是中国确实是这么坚信的,另一种是希望通过这种"坚指",迫使达赖为制止暴力作出更大的、真正的努力。3-14后,有些海外中文媒体分析说,中国坚指达赖,也是因为不想让藏青会扬名。现在,中国的口径已有了些微变化,藏青会也提了,并再三要求达赖拿出实际行动来,说那样才可能恢复对话。达赖喇嘛对藏人的约束力是无可置疑的。现在,印度外长也要求达赖不要进行可能损害印中关系的政治活动。可见,印度也同样认为达赖有这个能力来约束藏人。但是,中国始终坚指达赖是否好呢?尽管西方根本就不听中国说的?还是"分而化之"的好?这些自然是中国领导人应该考虑的问题,这方面的事态发展目前也只能存疑。

第三个问题是,中国是否会在不久的将来跟达赖(的代表)对话?笔者的看法是:绝对应该,也一定会的。否则,这个西藏问题会一直延续到奥运,而奥运可能会在一片政治阴云下开幕。设想一下,如果那时全世界的报导标题都拖上一个"西藏问题"的副标题,这个奥运还能辉煌吗?更不用说,如果有些运动员在场地上拉开一个横幅什么的这种完全可能、防不胜防的可能性了。也许中国政府是希望局势进一步稳定下来,对达赖的施压有一定效果后才开谈。但即使没有什么效果,恐怕谈也是免不了的。

第四个问题是,中国是否会让达赖回去?这才是关键问题。21世纪初,中国跟达赖的代表谈过几次,但毫无进展。这些天,一些香港媒体说,中国其实最怕的是达赖回去。现在出现了这种形势,恐怕中国应该对有关看法重新考虑一番了。让达赖回去,确实可能让藏人只信他,不再听共产党的,西藏当地政府不得不改组,或共产党的班子虚设,于是,有了个高度的自治,只不过那里有中国军队驻扎,西藏同时也没有外交权力。这个前景自然是中国共产党不希望看到的。但是,如果不让达赖回去,西藏的政局可能永远不能真正稳定下来,尤其在达赖去世后,那里真的可能成为一个乱地。尤其是在有一个"基地"在境外的情况下,那里万一成为新的伊拉克或甚至巴勒斯坦怎么办?不久后如果恢复对话,如果仍然采取的是拖的战术,那只能起到保证奥运的作用,但藏人的耐心看来是有限的。拖几年可能,拖长了不太可能,拖到达赖去世了可能更麻烦。中国日前有一篇报导说,达赖是分几步棋走,先回去,然后时机成熟了通过公投来独立。但这个前景实际上是不现实的,因为有中国军队在那里。出现这样的事情,无论是哪一世的达赖恐怕也只能再次出走印度,那时印度是否还肯收留也不好说了。总之,达赖的前景,只怕没有邓小平那样的魄力是不能真正解决问题的。

达赖喇嘛以外的关键问题:西方的人心

西藏事件分裂了世界。日前有报导说,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穷国战胜了富国",第三世界国家的代表有13个,而欧洲的代表只有7个,结果不能指责中国。当然了,第三世界国家的政府站在中国一边的可能居多,但民众怎么想却不好说了。一名信佛教的印度运动员已经拒绝举火炬,另一个也受到了很大压力。

在西方国家,对此事的看法已经发生了一定的变化。华人对西方一些媒体的歪曲报导的大规模抗议,自然让人们对这个问题会有一定的思索。这几天,加拿大华人、留学生举行了规模浩大的示威(海外华人网站上刊登了照片),柏林中国留学生也有上百人的示威(并制作了录像放在youtube上),虽然此间媒体不予报导,但也会引起一些思索。许多西语好的中国人到网上去发表西语文章,参加评论,更是一个新动态。从网上报导的评论看,确实有些德国人的看法有了变化。但是,跟报喜不报忧的中国媒体的说法-中国在这一战役中打败了西方,却是风马牛不相及。西方相信中国说法的还是很少的,即使相信的人,也不见得就是支持中国的。

政界和体育组织等,还是在讨论抵制奥运的问题。即使是反对抵制的,说的理由也仅仅是为运动员着想。对中国特别友好的汉堡市政府已经够特别的了,市政府负责人表示,"我们跟中国一直有密切的关系,"9月的"中国时代"活动不受影响,他们不搞联邦已经表态了的之外的"附加外交政策"。但他们也表示,在那期间如果有人要举办什么政治性的活动,他们也不反对。对中国来说,一个更危急的现象是:现在人们考虑的已经基本上不再是西藏事件中谁是受害者了;一种思潮在悄悄地泛滥着:即使中国这次是被动的,甚至受害的,但西藏人总体上也没错。虽然几乎没人说应该支持西藏人用暴力来争取独立,但实际上有许多人的想法正是:即使西藏人武装起义,也没错;西藏应该独立,或至少获得自由。至少,此间很多人认为,无论如何应该借这个机会对中国施加压力,改善西藏情况。

就连日前为中国说话的奥地利"标准报",在最新文章里也写道,也许是象经济学人报导的那样,中国政府在西藏事件中处理得比较谨慎,但是,这只能表明,北京"在目前不能制造新的天安门事件",意即在奥运之前特别谨慎。然后,该报的结论是,体育组织等还是要对中国施加压力。

中国的做法似乎没有跟上形势的发展。在这种思潮中,中国局限于"澄清事实"的做法,且不说此间仍然几乎没媒体转载报导,而且即使为人相信,也已经没有太大作用了,至少不能再扭转乾坤。就象一名中国媒体学专家说的:话语权已经拱手让给了别人了(中国当初迟疑了两天才开始较多报导,还限制媒体只能用新华社稿,也是一大败笔)。

" 时代报 " 读者文章

日前,"时代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西藏危机:并非用于支持的正确机会"(Tibet-Krise: kein richtiger Anlass für eine Unterstützung )的读者文章(在德语google新闻版输入tibet-krise或chinesen都能找到),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这篇文章在分析了德国的媒体情况和西藏实际上发生了什么之后说:"我们要坚定地要求中国政府与达赖喇嘛对话,改善全中国的人权,但不能再把西藏危机作为机会来用,假如我们不想推动对平民的杀害的话。我们现在又听到新的动乱的消息了。如果我们真的对和平解决感兴趣,就要在警告中国政府的同时非常明确地表示:再发生新的暴力行为,'自由西藏'运动就不能再得到我们的支持!"

在此之前,文章分析了几个问题。首先,在介绍了此间媒体对经济学人和时代报记者的现场报导的看法后,指出:"唯一真正可信的信息来源在德国被广泛地不予理睬。这是此间媒体对真相的集体不理睬。"

然后,文章分析了一些媒体"用错"图片的问题。指出,这些错误轻描淡写的被指出后就没人再提了。但没人想过,一个媒体发生一个较大的错误已经是罕见的了,为什么这次在整个西方大规模地出错呢?然后说:"这样规模的错误需要此间的人长时间地去思考。这种集体犯错误应该也必须被视为一种丑闻,是损害西方媒体声誉和可信性的。"

接下来,文章指出,中国报导的事件内容这里没有任何媒体转载。即使在法院上,法庭也要听取双方的言论。而根据基本法,媒体受众有知情权。文章举了拉萨几个实例,并指出,一群记者在拉萨还在那家5名女子死亡的商店外采访了店主,其中包括英美的记者,但此间没有看到相关报导。文章于是说:"这里有集体审删的怀疑,假如德国媒体受众听不到另一方的话。而这是不符合基本法的。"

文章还提出一个问题:在奥运会之前中国应该会特别的谨慎才对。但这个逻辑问题此间几乎没人去想。倒是在中国人们大量地想到了。中国论坛上,许多人指责政府,不是指责政府太强硬,而是指责政府太软。在发生打人、烧店(可能烧死人)等事情时,警察一开始还袖手旁观。不妨想想,当初伦敦地铁恐怖袭击案时,警察匆忙地错误地开枪打死一名巴西人。而此间媒体还在说中国血腥镇压和平示威。这符合逻辑吗?

不能再“摸着石子过河”了

今天又传来新疆爆发骚乱的消息。西方对西藏的“鼓励”也许真的开始起到了连锁作用了。中国政府其实不妨对世界上说,你们在这种情况下支持以暴力为基础的动乱,甚至以“抵制”这样的达摩克利斯利剑来“奖励”,就是希望中国形势越来越乱。当然,中国政府也应该认真应对西方合理的建议。

西藏事件中还牵涉到许多问题。中国政府始终采取的是走一步看一步的,宁可步子小一点的政策。比如当初犯下驱逐境外媒体的大错,后来终于让媒体去了,却又是有选择的又是全面限制与监督的,结果真如德国之声记者当初说的:去了还不如不去。让外交官去的效果也是类似的。

无论是达赖问题,还是声誉问题,很显然:非常问题、非常时刻需要非常思维、非常魄力。绝不是"摸着石子过河"所能解决的了。可能石子才摸了几粒,洪水就来了。不说"解放思想"吗?那就要真的解放才对。在新闻政策上如此,在民族政策上同样如此。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