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落入尘世的天堂演播室

音乐、美酒、花园——种种赏心悦目的艺术零件到了约翰内斯•克林斯(Johannes Krings)手中,便被整合成一间私家音响演播室。如果不是青春艺术风格的别墅门前停放着一辆早该进博物馆的雪铁龙老爷车,过客的视线大概不会轻易被牵引至楼前,进而延伸到一段不起眼的门牌文字上:“音乐文化、西班牙红酒之家,外带本市获奖花园。”

default

一房,一车,一人

这里显然不是普通的私人寓所,但也绝非传统意义上的商店。主人爱好音乐、收藏红酒、寄情花草,再盛邀天下宾客分享同好。克林斯是一个名字,也是一个商标,这间演播室是住宅楼也是工作室,是交朋会友的私家客厅,也是演示产品的商业场所。克林斯本人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他靠兴趣谋生,凭爱好创业,原动力只有一点——那便是音乐。

Wohnraumstudio von Johannes Krings in Bonn

演播室内景

就着红酒听门德尔松的《仲夏夜之梦》,或者,在贝多芬《田园交响曲》的背景下观赏园艺,无论以何种形式,音乐本身始终在演播室里唱主角,其它元素只是推波助澜的工具罢了。克林斯也一再强调:“演播不是为了促销,而是为了演示:音乐文化究竟意味着什么?而我们至今为止又错过了什么?”

音乐文化,说到底是一种贯穿古今、架通东西的交流方式。从声源出发,音乐的溪流穿过时光隧道,越过地缘边界,最后通过音响设备,传送到听者的耳朵里。一路风尘仆仆,难免杂音污浊,而克林斯高保真的演播室仿佛将人带回录音棚,还乐声一份空灵澄澈。

欣赏音乐——以一种尽可能纯净的方式,无疑需要付出高价。据说,顶级音响器材能抵一套房产,而克林斯代理的主动式扬声器动辄上万欧元——但他卖的不是技术,而是音乐。

Wohnraumstudio von Johannes Krings in Bonn

克林斯的酒窖

克林斯的演播室存在了二十多年,是德国最大的家居音响展示厅。其顾客也遍及天涯,上至戈尔巴乔夫之类的顶尖政客,下至普通波恩市民、观光游客。从这里走出的一千多对扬声器正在世界各个角落播放音乐:纽约、上海、东京……,而现代互联网络更加拓宽了销售空间,为产品代理安上了飞翔的翅膀。

除了音响器材,克林斯还收集ECM、Winter&Winter等名家唱片公司的全套光碟。若用“丰盛”二字来形容克林斯的收藏,好比试图把一潭碧水注入容器里。在装帧精美的唱片海洋里,每一支蓝调、交响乐、歌剧、电影插曲,或者民歌、爵士都是一朵翻腾的浪花。波涛汹涌的内涵和能量积蓄在薄薄的光盘里,而封套本身像诗像画也像歌。ECM等名品唱片摒弃过分光亮的塑料外壳,返朴归真地采用纸质封套及内页,封面则大多配以简约风景摄影,不失为一种艺术展示。

Wohnraumstudio von Johannes Krings in Bonn

花园一角

听自然纯响自然要配自然风光。克林斯有全波恩最美的花园,他还是全欧洲最大的西班牙红酒收藏家,藏品数量逾八百种。打开演播室的后门,百亩花园风景如画。手持一支红酒,夏天赏花冬天观雪,酒不醉人人自醉。哲学大师梁漱溟曾言,审美境界分三层:悦耳悦目、悦心悦意、悦神悦志,克林斯演播室里的音乐、红酒加花园教人三者占全。

现年六十开外的克林斯凭金牌演播室享誉德国,但美丽人生一路走来并非坦荡无阻。他经历过少年时代的失学、创业初期的改行。从事过鞋业、影视业,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接触到生平第一只主动式扬声器——不是一见倾心,而是一“闻”钟情。二十多年前,他在波恩南部城区贷款买下一栋老宅,组建家居音响演播室。其间的修缮工程、偿债压力也曾令他捱过无数个失眠夜,但不俗的投资回报最终坚定了他立足音响市场的决心。

克林斯的人生理念在于不断地发现自己。音乐爱好为他的生活开了一道门,他推门而入,发现门内有门,于是又开一道,再开一道,视野由此开阔起来。在音响设备的基础之上,他又自修园艺、收藏红酒,并且颇成气候。克林斯说,我们的意识当中存在着许多盲点,而音乐能够打通这些死结。他无疑是正确的。多少人懵懵懂懂、忙忙碌碌地苟活于世,有眼却是盲的,有耳却是聋的——直到被纯净的音乐唤醒沉睡的心灵。(亚思明)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