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萨达姆第二次过大堂

在伊拉克开始了对萨达姆的第二轮审判。在新的一轮审判中,萨达姆要面临哪些指控呢?

default

第二轮庭审中的萨达姆

审判萨达姆等前伊拉克高级权力要员的特殊法庭周一(8月21日)重新开庭,主席大法官是什叶派穆斯林的阿卜杜拉.阿里.艾尔阿鲁什。开庭第一天,萨达姆拒绝回答有关指控他对库尔德人实行大屠杀的任何问题。法官问他是否承认犯有屠杀库尔德人的罪行,萨达姆说:“我保持沉默,这也是我的权利。”

“化学阿里”也要承担罪责

坐在被告席上的还有萨达姆的侄子阿里.哈桑.艾尔-马基德。因为下令向库尔德人施放毒气弹,他得到了“化学阿里”的绰号。一同与“化学阿里”被控告的还有另外五名萨达姆政权时期的军官和社会复兴党(Baath)的高官。

萨达姆等人逃不过特别法庭对所谓的“安法尔行动”案的审理。在1987到1988之间,伊拉克军队进攻北伊拉克的库尔德人,有3000多个村落被毁,有10万人被杀害,国家检察官甚至说遇害人数达18万2000,他们当中的大多数都是平民,死于毒气弹。

为了北方的石油

总数在2500万左右的库尔德人是中东地区最大的没有自己的国家的族群,他们的境遇就像是被各种国际或地方势力与利益踢来踢去的皮球,在伊拉克的库尔德人的命运也是如此。例如在上世纪70年代,库尔德人在北伊拉克争取到了自治的权利,但是萨达姆的社会复兴党当权的伊拉克当局不遵守这一安排,而是对库尔德人采取压制的措施。

排挤库尔德人的重要原因便是他们居住的伊拉克北部藏有丰富的石油,巴格达有计划地排斥库尔德人并向这里移入阿拉伯人,以占有这里的石油资源。骁勇善战的库尔德民兵一度得到过美国和伊朗以及以色列的支持,但是自从伊朗与美国交恶后,库尔德人就孤立无援了。

“化学阿里”有美国和德国的成分?

自从伊朗与美国为敌后,萨达姆在华盛顿的眼里就成了两害之中的较轻的对手,也顺理成章地得到美国的纵容与伊朗作对。美国对萨达姆的支持包括提供化学武器,据信德国公司也曾参与其中,但是当年的西德政府公开否认此事。

还有更血腥的罪行

在1980到1988年的两伊战争期间,库尔德人与伊朗人的一度合作终于给了巴格达以大开杀戒的借口,萨达姆的军队用芥子毒气弹炮击库尔德人的村庄,幸存者被驱赶、下狱或者被谋杀。这其中,萨达姆的侄子艾尔-马基德被认为是下令使用毒气弹的罪魁祸首,他与1988年在库尔德人居住的哈拉查居住区对大约5000多名平民的屠杀脱不开干系。哈拉查大屠杀也是库尔德人经历的最大的一次针对平民的屠杀。

不过,在周一开始第二轮审判不会审理“哈拉查惨案”,而是集中审理“安法尔行动”案。

萨达姆难逃死刑

几乎没有人怀疑特别法庭会判萨达姆有罪,从而萨达姆被判处极刑。在已经审理结束、但还没有判决的第一轮审判中,法庭追究了萨达姆在1982年杜沙伊尔村148名什叶派穆斯林被谋杀一案中的责任。

不过,即使萨达姆最终难逃死刑,他离死亡还很远,因为第二轮审判之后仍然还会有好几轮审判,特别法庭的审判注定了要旷日持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