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萨达姆曾经很喜欢我父亲”

伊普拉辛·巴士里曾是伊拉克独裁统治者萨达姆·侯赛因的贴身医生,后来“失宠”被打入监狱10几年。2005年,巴士里被绑架,至今下落不明。他的儿子萨伊夫生活在德国小城明斯特。

Etappen des Irakkrieges Gestürzte Saddam-Statue

萨达姆倒台后被推倒的萨达姆雕塑

(德国之声中文网)萨伊夫·巴士里(Saif Al-Basri)看着父亲的雕塑对记者说:"我父亲是我的偶像!"摆在萨伊夫家里的这座雕塑是他2006年自己打制的。当年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刚刚把他从伊拉克接到德国明斯特来。起初,萨伊夫不愿意离开伊拉克,不过他兄弟说,他在伊拉克已经安全难保,"到德国来,你才能实现父亲的梦想。"

萨伊夫想和父亲伊普拉辛一样从医。伊普拉辛·巴士里(Ibrahim Al-Basri)上世纪60年代在德国莱比锡攻读医学,学成后回到巴格达从医。他是当时伊拉克的名医之一。当年伊拉克的独裁统治着萨达姆·侯赛因随后制订伊普拉辛为御用医生。伊普拉辛在2005年被绑架前曾接受过德国媒体的采访,并谈过当年被萨达姆挑选成贴身医生的经过,会议在面试过程中,是他表现出的勇气给萨达姆留下很深的印象。在之后的10几年里,伊普拉辛作为贴身医生为萨达姆效劳。伊普拉辛的儿子萨伊夫并不认为父亲的选择是个错误,毕竟萨达姆最初是想让伊拉克变得更加现代和强大,只不过后来逐步变成了独裁魔王。

Ibrahim Al-Basri Saddam Husseins ehemaliger Leibarzt mit Sohn Saif

伊普拉辛和儿子萨伊夫

萨伊夫还说,他还是少年时曾是萨达姆的追随者,也为其独裁统治方式着迷。萨伊夫的叔父则是政府异见人士,不过从不当着萨伊夫的面对萨达姆政权进行批评,"毕竟,我当年还是个孩子。"如今萨伊夫讲着一口流利的德文,只有一点点阿拉伯语口音让人想到他在巴格达的童年。

如今24岁的萨伊夫观点大有转变,在他眼中,萨达姆是彻底的独裁统治者,像希特勒一般的魔鬼。萨伊夫认为发动伊拉克战争、推翻萨达姆政权完全正确。他还说,父亲当年并非盲目的追随萨达姆,而且也大胆表达过一些不同的观点。可能正是伊普拉辛的这种敢言做法,导致他失去了萨达姆的信任,并于1990年因"泄密罪"被判死刑,之后改为终身监禁。"毕竟萨达姆曾经很喜欢我父亲,可能是这点让父亲免于一死。"萨伊夫补充说。

伊普拉辛入狱时,萨伊夫还是个婴儿,他说是萨达姆夺去了他的童年。他对父亲的印象是每年几次随家人探监。他还记得在监狱探监等候时自制的简易玩具,记得父亲见到他时亲吻他的头,记得母亲和父亲讲话时他在其他房间看电视。萨伊夫对父亲的印象基本来自母亲的讲述,以及父亲在监狱里给家人写的书信。

Saif Al-Basri

萨伊夫现在德国明斯特生活,攻读医学

2002年,伊普拉辛重获自由,萨伊夫不知道为什么获释这么突然,他猜想可能是政治特赦。出狱后的伊普拉辛成了一个专门帮助受到萨达姆政权迫害的受害人的基金会的负责人。萨伊夫说,他曾问过父亲,在坐牢时有没有恨过萨达姆,父亲回答说:"如果有一天,萨达姆站在我门前需要医疗帮助,作为医生我还是会帮他。"正是这种宽容,让伊普拉辛成了萨伊夫心中的英雄。

有一天,伊普拉辛早上还送儿子上学,晚上就没再回家。萨伊夫回忆说:"当时父亲在准备竞选总统,所以很忙,家里人也不清楚他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忙工作。"不过萨伊夫说,遭受绑架对他家人来说并不"稀奇",他弟弟曾被绑架,交了赎金才得以回家。伊拉克内战期间,很多家庭有过遭绑架的厄运。所以当萨伊夫家人知道伊普拉辛遭绑架时,并不是特别震惊。

萨伊夫回忆说,叔父缴纳了赎金,金额他不清楚,可能两三万美元,"我父亲是医生,我们家比较富有。"不过伊普拉辛没有获释。至于是谁绑架了伊普拉辛至今不清楚。萨伊夫说,可能是极端伊斯兰分子,也可能是父亲的政治对手。

在问到他是否认为父亲仍然在世时,萨伊夫说:"我仍然不愿放弃希望,但是我尽量避免想这个问题,因为答案可能会太令人伤心。"

作者:Naomi Conrad 编译:谢菲

责编:洪沙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