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斯阴影下的禽流感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8.04.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萨斯阴影下的禽流感

中国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已增至21人,其中死亡6人。中国政府再次面临信任危机。

(德国之声中文网)截至7日晚间,随着安徽省新确诊1例人感染者,中国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已增至21人,其中死亡6人。根据通报,这21例确诊病例分布于上海(10例,死亡4例)、江苏(6例)、安徽(2例)、浙江(3例,死亡2例)4省市。

尽管上海出现家庭成员均被感染的情况,世界卫生组织(WHO)驻中国代表蓝睿明(Michael O'Leary)8日认为,目前还没有该病毒人际传播的证据。他说,"关于H7N9的病毒来源以及受感染个体的调查仍在进行中,目前尚无最终的结果。"

中国农业部首席兽医师于康震7日在记者会上表示,H7N9禽流感病毒在活禽市场检出率最高,在养禽场尚未检出,目前主要集中在上海,但不排除在更大范围内检出的可能性。

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7日公布H7N9禽流感病毒的食品安全预防措施。其中提出,H7N9除经呼吸道传播外,也可通过密切接触感染的禽类分泌物或排泄物等被感染,直接接触病毒也可被感染。

据报道,北京H7N9禽流感病例定点收治医院佑安医院,已建立起人感染H7N9禽流感防控组织机构,建立了救治工作绿色通道和应急小分队。一旦出现此类疫情,医院将在2个小时内完成收治并开展治疗。

自3月31日报告首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后,上海市已进入"应急待命"状态。市卫生局要求,相关机构发现人感染H7N9禽流感疑似病例,应在两小时内进行网络直报,并在报注栏中注明是"人感染H7N9禽流感疑似病例或者确诊病例"。

A farmer feeds chickens at a hennery in Ganyu county, Jiangsu province, April 3, 2013. A total of 10 people in China have been confirmed to have contracted H7N9, all in the east of the country. The latest was a 64-year-old man from Huzhou in the eastern province of Zhejiang, who state media said on Thursday was admitted to hospital on March 31. Picture taken April 3, 2013. REUTERS/China Daily (CHINA - Tags: HEALTH ANIMALS DISASTER) CHINA OUT. NO COMMERCIAL OR EDITORIAL SALES IN CHINA

2013年4月,中国江苏一家养鸡场,禽流感阴影下的饲养。

H7N9禽流感在香港、台湾均引起民众高度关注。当地政府表示严加防控,同时呼吁民众勿要过度恐慌。

为应对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5日批准抗流感新药--帕拉米韦氯化钠注射液上市,称随时可投入批量生产。帕拉米韦临床试验数据证明其对甲型和乙型流感有效,而H7N9属于甲型流感病毒亚型。美国联邦卫生官员周四表示,他们已开始研制H7N9病毒的疫苗。

SARS和毒奶粉的阴影

纽约时报8日发表的一篇报道中,将这场疫情与十年前的萨斯(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相提并论。当年SARS从中国爆发,传播到全球,共导致8000多人感染,将近800人死亡。那场危机中,中国政府被揭示隐瞒信息而导致疫情未能及时防控的丑闻,随后时任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长孟学农被免职。

报道认为,如今H7N9这种致命性流感疫情"又在考验一个以欠缺透明度且不愿披露负面新闻著称的政府"。而且,"此前中国公众已经对今年创纪录的空气污染水平感到愤怒,而且还对政府在确定死猪来源及死亡原因方面的明显无能感到沮丧"。另据中国媒体报导,上海泗泾塘还漂浮着大大小小数十条鱼,不少鱼已经翻起了白肚。

ARCHIV - Eine Touristin rückt am 05.05.2003 in Shanghai ihre Gesichtsmaske zurecht, die sie zum Schutz gegen Sars angelegt hat. Weltweit starben vor zehn Jahren etwa 800 Menschen an der Atemwegsseuche Sars. EPA/STR (zu dpa-Themenpaket 10 Jahre Sars) +++(c) dpa - Bildfunk+++

2003年5月,上海,一位游客戴上口罩预防SARS

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格雷戈里·哈特尔(Gregory Hartl)对纽约时报表示,这一次中国政府表现得积极而且透明,"他们的回应非常出色"。蓝睿明也对中国政府的表现给予了肯定。

香港南华早报的报道指出,第一例H7N9感染桉例在发病3周之后才公诸于众。尽管中国政府辩称需要这么多时间来确认发病原因,但仍然令人联想到其时全国"两会"刚刚结束,中国政府需要维持祥和的气氛。香港苹果日报的一篇评论指出,2008年三鹿毒奶粉事件发生之后,中国政府为了举办奥运会,就将消息封锁了大半年时间。这篇评论还指出,因隐瞒SARS而下台的张文康和孟学农,以及因隐瞒毒奶粉事件而下台的前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很快都重新获得官职,而揭露政府撒谎的医生蒋彦永至今遭到打压。

中国官方喉舌报《环球时报》战略评论员、中共空军大校戴旭4月6日发表微博称,"对于最近风靡的禽流感,国家高层部门一定不要高调!否则就会像2003年的非典那样上当!当时M国(引注:指美国)为了打伊拉克,怕中国趁机采取其他行动,所以对中国使用了生物心理武器,中国举国乱作一团,正中M国下怀。现在,M国故技重施。中国这次要吸取教训,从容应对即可--死不了几个,连中国车祸千分之一都不到。"此微博引发了网民激烈的反应,有人称其"打破做人的底线",也有人表示可以从"战略高度给予理解"。

作者:张平

责编: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