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萨拉热窝事件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

昔日奥匈帝国王储在萨拉热窝遇刺100周年纪念日,不可避免地掀起了人们对波斯尼亚战争的记忆。和平的警示有可能变成扭曲的民族主义。

Princip Gedenktafel 100.Jahre Attentat von Sarajewo

1914年6月28日,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普林齐普(Gavrilo Princip)在萨拉热窝刺杀奥匈帝国王储,该事件成为一战导火索。

(德国之声中文网)萨拉热窝国家大剧院合唱团的歌手卡塔维奇(Zeljka Katavic)说,"但愿我在市政厅唱歌时不哭"。6月28日晚,她所在的合唱团将与维也纳交响乐团在宏伟、建于奥匈帝国时期的萨拉热窝市政厅进行联合演出,共同纪念100年前的萨拉热窝行刺事件。该事件不仅使塞尔维亚与奥地利成为敌人,而且也成为引发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

的导火索。

市政厅建筑也代表着另外一段历史:1992年波斯尼亚战争一开始,包围了萨拉热窝的塞尔维亚人从对面的山丘上轰炸了这座当时作为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国家图书馆的古老建筑。保存了几个世纪的这个多民族国家的各种文化书籍和宗教经文被毁之一旦,其中包括奥斯曼帝国时期的拉丁语、塞尔维亚语书籍。 1992年8月,周边的居民和图书馆员冒着生命危险,不顾呼啸的子弹,试图尽量抢救一些文物。当时的战争是对波斯尼亚、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多民族共存的和平象征的攻击。

Nationale Bibliothek Sarajevo Vijecnica

萨拉热窝古老的市政厅


废墟照片传遍世界

萨拉热窝

被围困的战争期间,音乐家们多次在被炸毁的这座建筑物内进行演奏。一张展示被烟熏黑的空洞洞窗口的战争场景的照片传遍世界。

在波斯尼亚战争结束19年之后的今天,这栋古老建筑重新对外开放。多个欧盟国家和欧盟机构出资数百万欧元,将这座古老建筑整修一新,使其成为一个象征着欧洲的地标性建筑。

1896年,奥匈哈布斯堡王朝建造了这座市政厅。当时建造这座奢华宏伟建筑的目的,是为了强调哈布斯堡王朝在当时被其占领的波斯尼亚的统治地位。 1908年,波斯尼亚被纳入奥匈帝国。六年后,奥地利王储弗朗茨·斐迪南(Franz Ferdinand)访问萨拉热窝。1914年 6月28日,在距市政厅入口处的台阶几米远的地方,坐在汽车上的奥地利王储弗朗茨·斐迪南及其妻子索非亚被枪杀。此次事件成为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

是英雄还是凶犯

在萨拉热窝,该事件总会让人联想起嗜血杀人凶犯,年轻的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普林齐普(Gavrilo Princip)。但是波斯尼亚的塞尔维亚政治家,则将这位刺客视为反抗奥匈帝国压迫的一位民族英雄。

Museum Sarajevo 1878-1918 Attentat von Sarajevo

100年前刺杀奥地利王储的事发地点

为了纪念萨拉热窝事件100周年,他们在波斯尼亚塞族聚居的维谢格拉德也组织了一次纪念活动。塞族电影制片人库斯图里卡(Emir Kusturica)在那里建造了一个安德里奇格拉德村,作为小塞尔维亚共和国的象征。而在塞族聚居地萨拉热窝东部地区,市长柳比沙·乔西奇(Ljubisa Cosic )曾下令建造一个三米高的普林齐普纪念碑。这位波斯尼亚执政党政治家表示, "重要的是,在这里能够与我们的历史相联系。" 波斯尼亚执政党负责人多迪克(Milorad Dodik )始终反对波黑国家,并威胁将在4年后就塞族独立举行全民公投。

欧盟和萨拉热窝的国际代表始终对独立予以拒绝。现在,欧洲人可能也已挫败多迪克的后一项计划:这位

波黑塞族

领导人打算复制普林齐普纪念碑,作为献给其塞尔维亚祖国的一份礼物。他计划将普林齐普纪念碑矗立在首都贝尔格莱德的卡莱梅格丹公园,用来纪念战胜奥匈帝国的塞尔维亚战争。但塞尔维亚总理亚历山大·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显然策划取消了该项目。从一位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变成亲欧派的武契奇一直在竭尽全力推动塞尔维亚加入欧盟。

普林齐普,又一个 "纳尔逊·曼德拉"?

也有其他人在鼓动塞尔维亚的民族主义:塞尔维亚科学院的历史学家巴塔科维奇将刺客普林齐普视为自由的象征。他说:"将争取自由,反抗殖民统治的人说成是恐怖分子,这很可怕。我认为普林齐普就是纳尔逊·曼德拉,或许他使用的方法是错误的 - 但在20世纪初那是合法的。"

巴塔科维奇还说,奥地利则想通过维也纳交响乐团在萨拉热窝举办音乐会,来转移对第一次世界大战承担的罪责。对德国政府,巴塔科维奇也提出批评。他说:"对于必须为两次世界大战承担罪责的德国来说,如果能够为自己摆脱一场战争的责任,当然不是最糟糕的事情。"

作者:Frank Hofmann 编译:李京慧

责编: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