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茶馆》汉堡再“开张” 德“茶客” 红了眼眶

时隔35年,中国经典话剧老舍《茶馆》再次在汉堡上演。三位主演梁冠华、濮存昕和杨立新以及在德国学习过话剧的冯远征接受德国之声采访,讲述你所不知的“茶馆”故事。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很感动,这三位老人的故事令人揪心……" 来自汉堡的旅游博客博主Ulrike在谈话剧《茶馆》观后感的演出时突然哽咽,眼眶湿润。这位"中国迷"看过原著的德文版,她觉得有幸能看到话剧着实别有一番滋味。

其实,这不是《茶馆》首次和德国观众见面。早在1980年秋,北京人艺的这部不朽经典就已在德国十多个城市巡演,所到城市的德语媒体对其赞赏有嘉,字里行间透露出对这一"遥远神秘国度"的好奇。

现如今,作为中国第一部"走出去"的话剧,《茶馆》在时隔35年后又来到汉堡。拥有1200个座位的德意志剧院座无虚席。观众中有从德国各地赶来的华人,也有不少当地话剧迷。26岁的Juliane第一次看中国话剧,她说,相较她看过的无数德国话剧,《茶馆》的布景更加复杂精致,角色之多更是令她惊讶不已。

中国名角:深受德国话剧影响

Das Teehaus von Lao She

濮存昕:能在德意志剧院演出《茶馆》很有意思

Ulrike提到的三位老人是指由梁冠华、濮存昕和杨立新饰演的王掌柜、常四爷和秦二爷。第一次来德国演出的梁冠华告诉记者:"德国是一个戏剧历史悠久的国家,中国很多戏剧人都来这里学习借鉴,35年后《茶馆》再来德国,希望得到观众的喜爱和认可。"

说到德国戏剧对中国话剧人的影响,三位主演顿时打开话匣子畅谈起来。濮存昕说: "中国的现代戏剧很多是看到了德国和欧洲的戏剧。特别是德国戏剧艺术家对我们有很好的影响。"他还提到了以三人于90年代一起出演过的德国导演弗利姆(Juergen Flimm)指导的毕希纳(Georg Buechner)的名剧:"那个导演真的挺厉害的"。

杨立新补充说:" 是,那个时候,我们和弗利姆在一起交流就没有障碍。只不过是你的手法多一点,我的手法单调一点, 他让我们看到另一种样式的话剧,也是演得很活跃,也是很吸引观众的。"

濮存昕眼中的中德观众

Hamburg Deutsches Schauspielhaus

历史悠久的汉堡德意志剧院

曾于2011年和2013年先后携话剧《说客》和《刺客》来德演出的濮存昕对德国观众并不陌生,他感慨地说:" 德国的文化形态上对思想哲学的兴趣点较多,德国人思想上的快乐是很活跃的,他们会用脑子看戏,真的是这样的。而中国的艺术好像在思想和哲学这方面跟德国的观众不太一样,我们更多的想受到感动。"

汉堡德意志剧院建于1900年,是德国最大的剧院。能在这里演出《茶馆》,濮存昕认为很有意思,他说:建筑和戏剧两者都有历史的沉淀,《茶馆》是一部以叙事为主要陈述方式的传统剧。而且这个剧场的结构非常棒,从距离、角度和空间感而言,和观众的感觉非常好。"

美中稍有不足

有人说,新版话剧《茶馆》相较老版的亮点之一就是

冯远征

饰演的善良怕事、怕丢面子的松二爷。因为种种原因,此次《茶馆》 来德仅在汉堡进行7月2日和3日的两场演出。 第一场演出结束,曾经在德国学习过两年话剧的冯远征向记者介绍,这是他首次和自己的剧团回到熟悉的德国,感觉特别亲切,也很高兴让华人和德国观众看到中国的经典之作在延续。他意犹未尽地说:"唯一的小遗憾就是只能在一地演出。"

Das Teehaus von Lao She

“谢幕在德国的剧院里是一种表演的延续”

回想演出结束时观众的反应,冯远征笑着说:"中国观众大声叫好可能会让一般只会努力认真鼓掌的德国观众感到惊讶。"他认为,谢幕在德国的剧院里是一种表演的延续,所以他们会有长达十分钟甚至更长的鼓掌,就不断地让演员谢幕,这是德国观众的一种习惯或是礼貌。

相比35年前的同声传译,冯远征觉得德语字幕可能会更多影响观众对话剧语言的理解。确实,不少德国观众在对话剧赞不绝口的同时,也表达出对字幕有延时现象等问题的遗憾。一位老先生苦笑道:"虽然不影响对整个剧的理解,但有时候台上的人已讲了很多话,字幕却还是那一句没变,感觉很奇怪。"

记者在演出现场发现,表演过程中全场多次哄堂大笑。但当出现双关语和俚语等笑话,例如话剧中小唐铁嘴诠释"托拉斯就是拖进来,拉进来,不听话就撕两半",台下中国观众由衷而笑,德国观众则一片安静。 冯远征也惋惜地说,翻译因素可能会让德语观众看这部戏时有些损失。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