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茉莉花革命令中共高度紧张

本周,香港媒体在报道和评论中国大陆新闻时关注的焦点有:连续几个周末的"茉莉花革命"令中国当局高度紧张;"茉莉花革命"与中国的内在联系。

default

出动大批警力严防死守

采访禁区无法做到全面禁止

最近几周,"茉莉花革命"在中国各大城市都有所体现,引起中国当局的高度紧张。对此,香港《苹果日报》发表社论,题为《荒谬的王府井采访禁令》。社论写道:"一年一度的全国政协、人大「两会」举行前夕,中国爆发了两轮由网民发起的「茉莉花革命」集会,令当局风声鹤唳。集会过后,北京、上海分别向外国记者发出警告,指王府井大街、人民广场已列为采访禁区,日后要采访须先取得有关部门批准。……问题是,随意指定采访禁区,就可以禁止外国传媒接触参与茉莉花集会的市民吗?当局的想法、做法显然是荒谬的。"

社论写道:"网民要突破当局划定的这种禁区,易如反掌。北京将有「金街」之称的王府井列为采访禁区,网民大可以将集会地点改在有「银街」之称的东单,改在同样人流密集的西单或前门大街;上海将人民广场列为采访禁区,网民大可以将集会地点改在外滩,改在南京路或淮海路的某个商场门口。试问,当局是否可以每周制订不同的法规,以增加采访禁区,直至全城封锁?更荒谬的是,北京市王府井建管办(全称为「王府井地区建设管理办公室」)在其网站上抛出《王府井步行街地区管理规定实施细则》,规定「境内外新闻机构和记者在王府井步行街地区进行采访、拍摄等相关媒体报道活动,由王府井地区建设管理办公室负责管理和审批工作」。官员解释,禁令自 2000年起已经生效,但今年 1月 1日才以书面形式提出,更新了规则。的确,由北京市政府制订的《王府井步行街地区管理规定》,是在 2000年 10月生效的,但全部九条规定中,并无任何限制、禁止传媒采访的字眼。在本月 2日突然冒出的《实施细则》,自称从今年 1月 1日起施行,但既未提及制订细则的机构,也未提及制订及通过审议的日期,其合理性、合法性都存疑:是北京某些官员私订规则,还是官员针对茉莉花集会的急就章?一项对北京最畅旺的商业区具重大影响的法规,一项对国内外新闻机构具重大影响的法规,以如此儿戏的方式制订、公布、实施,这就是中共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宣称的以法治国?这就是中共当局宣称的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之所作所为?人们不能不警惕,为了今明两年各级政权的顺利交接,为了对抗茉莉花革命,中共恐怕还有更荒谬的法规、更骇人的白色恐怖措施出台!"

内地民权人士被捕

香港《明报》本周还发表报道,透露中国大陆近日又拘捕一批异见人士。报道写道:"内地在周日第3轮茉莉花集会前加紧震慑和控制异见人士,被关押逾一周的独立中文笔会网站管理员吴伟(笔名野渡),前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监视居住,成为「茉莉花行动」中第7个被指控同样罪名的人,国际笔会发表声明谴责。而周日(6日)的第3轮集会,范围已扩至41个城市共55个地点,但有「茉莉花行动」的电邮被指假冒传播,令不少网民对信息产生怀疑。"

《明报》的报道接着写道:"自称是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发起人,周三又在网上发表公开信,再次呼吁民众于周日展开第3轮的集会,今次以「三个代表」为代号,范围扩大至41个城市共55个点,加入香港、台北和纽约等地。公开信又说,会在未来合适时候,在不同城市,增加周六下午6时的「散步」时间。……网上同时有人以中国基督徒的名义,发起周日公共场所祷告,时间和地点与茉莉花集会基本上一致。有网民称,如果这是真正基督教徒发布的,那请慎重考虑不要祷告,可以去散步。若是当局阴谋的话,请大家一定要明辨。由于这次网络动员,无组织无核心,甚至连固定信息发布平台都无,信息源混乱,令许多网民倍感困惑。"

北非席卷民主浪潮

《明报》本周还发表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香港民主发展网络成员马岳的文章,题目是《让茉莉花多种一会》。文章写道:"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印证了伊斯兰国家亦可以有强烈的民主诉求。一直以来,研究民主化的学者中都有某种文化论者(包括已故的亨廷顿),认为某些文化不适合孕育民主思想,例如伊斯兰国家或儒家思想,但这些说法近年随着民主化浪潮席卷全球,已逐渐被推翻。"

“杀鸡给猴看”

文章接着写道:"很多国人都关心茉莉花革命能否蔓延至中国。如果说中国因为经济发展卓有成效,因而压迫不如北非国家,不须担心类似革命,就真的是「夜行人吹哨子」了。如果不担心,就不需要不准人散步、围起王府井、和胡乱拉一些人「杀鸡儆猴」了。我很难比较中国和埃及哪个社会压迫比较严重,但近年大量的官僚侵权、有法不依、对异见的压迫,都已经造成相当民怨。不是没有压迫(哪个社会没有压迫呢),只是被压迫者难以组织、公民社会不够发达、以及面对庞大而有效的镇压,暂时我们难以看到类似运动可以迅速在中国扩大罢了。"

文章还写道:"面对强力的镇压,暂时看不到北非的故事可发生在中国,但利比亚的故事表明,当人民长期受压迫,一旦决心反抗可以很暴烈。中国30年来改革,政治改革远远落后经济改革,单靠经济增长和强力镇压无法疏解社会矛盾。拖欠得愈久,就要偿还更多的利息。"

摘编:李华

责编:洪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