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范龙佩:异常理智的“灰老鼠”

常有人拿不起眼的赫尔曼·范龙佩开涮。在他接任欧盟理事会主席时,一家英国报纸赫然写道,“赫尔曼谁?”如今,他拿到了著名的国际卡尔奖——凭借无声的斡旋。

(德国之声中文网)范龙佩(Herman Van Rompuy)永远不会忘记自己作为新任欧盟理事会主席参加的第一次欧盟峰会:2010年2月中旬的布鲁塞尔大雪纷飞,同样寒冷阴郁的还有当时的气氛。那是众多针对希腊和欧元危机特别会议的第一场。在危机中,一些人变得紧张,然而今天的范龙佩说,当时的氛围让他更平静、精神更集中。那是欧洲暴风骤雨岁月的开始,而这位似乎微不足道的比利时政治家将自己看作是名成功的船长。

范龙佩说,"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生存和捍卫欧元的生存,让欧元重新成为一种强大而稳定的货币。我们实现了这一点。在巨大困难之下,我们最后做到了,我很欣慰。这不是自我安慰,而是由衷的自豪。"

光芒并不刺眼的老爷爷

范龙佩必须让28名政府和国家首脑保持同桌共议,不断达成妥协。这时他作为比利时首相、在严重分歧的佛兰芒人和瓦隆人之间主持国家工作的经历帮上了忙。范龙佩从来没有公开贬损过顽固的政府首脑。他对一切,都笑而处之。即使在自己的亲信圈子里,他也总是谨言慎行,有些保守。他说,"我总是很小心,哪怕在离职后数年,我仍会很小心。这是我的天性。"

现年66岁的范龙佩表面看来其貌不扬。有人甚至嘲讽地称他是"灰老鼠"。一头银丝、戴着金丝眼镜的他看上去像个慈祥的邻家老爷爷。对于这样的描述,范龙佩一笑而过。"他们低估了我的魅力",他眨着眼说,并不当真。

写给后人的话

今年11月下旬,这名保守的政治家在担任欧盟理事会主席5年后,将告别政治舞台。"我们在被替代前,都是不可替代的",范龙佩说。他喜欢说这样的精短句子。因此他也喜欢写日本诗歌体的俳句,仅由17个音节组成。他也使用佛兰德语、法语、英语、德语,甚至拉丁语写作。在其漫长的政治生涯中,范龙佩写了很多诗,还写了十本书。他说,"我习惯写作。我觉得,交流是必要的。"

USA EU Gipfel Obama und Van Rompuy und Barroso PK 26.03.2014

2014年3月,奥巴马来到布鲁塞尔

不过,这位相对羞涩的政客并不喜欢做大型演讲。在云集了世界最有权势者的新闻发布会上--比如在今年3月来到布鲁塞尔的美国总统面前,范龙佩显得不那么自信,只是照稿子逐字逐句地读。他更喜欢写。

加冕查理曼大帝奖

范龙佩本周四(5月29日)在亚琛被授予国际卡尔奖

,他将该奖项看作是对自己致力拯救欧元的认可。"我很荣幸能够获得该奖项,因为我比利时的政治榜样--廷德曼斯(Leo Tindemans)也在1976年获得该奖项。我当时是他的助手。因此这对我个人是种触动。从这个意义上,我也是他的继任者",范龙佩对德国之声说。

他在前比利时首相廷德曼斯身上学到了虔诚的、根植于天主教信仰的基督教民主理念。范龙佩现在仍然定期去一家修道院祈祷。他将国际卡尔奖看作是自己职业生涯的顶峰。而他荣获的另一大奖--2012年欧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他表示该奖不是个人努力的结果。"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站上奥斯陆的领奖台,接受诺贝尔奖。其实很明显,这项奖本来是为我们之前的那代人准备的,因为这项奖把欧洲尊为一个和平项目。"

Herman Van Rompuy bei der Verleihung des Karlspreises

范龙佩将在2014年11月卸任

终于成为自由身?

范龙佩在自己任期结束前评道,他并不是没有犯过错。他也不能说,从来不后悔。"就像圣经中说的一样,万物皆有时。我的政治生涯将在今年11月底结束,然后我就是自由身。然而我永远不会像一个无所顾忌的人一样,而是继续负责任地作为。"

他表示,他的自由将会体现在不再西装革履,而是皮衣上身,和孙辈玩耍,颐享天年。而他构建欧洲的工作,也并没有结束。"问题结束了吗?没有!当然没有。总会有问题存在。我们生活在一个需要不断变化的世界里。面对我们在欧洲和世界的竞争对手,我们必须要不断调整适应。"

范龙佩表示,必须不断扩建经济实力、竞争力和就业,这对于包括欧洲在内的世界各国领导人而言,都是一个永恒的课题。他的工作没有结束,只有死亡才是结束,他说。

作者:Bernd Riegert 编译:万方

责编:安静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