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Index

英语博客界:博客的日子屈指可数了吗?

在英语博客圈,由于Twitter的快速发展,一些专家预测博客这种形式将会消失。博客作者马克·格雷瑟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博客和微博客是相互依存的。

default

博客作者马克·格雷瑟

博客是以时间为顺序的一些中等或较长的文章,发表在网页上。微博客则是限制在140个字母以内的文字,发表在Twitter或者Facebook这样的微博客服务网站上。

在有关新闻的未来发展、新传播形式的财政运作、以及公民记者的讨论中,微博客正在经历爆炸式的增长。据Nielson Online提供的统计数字,Twitter每年的增长幅度约为1382%。尽管许多用户的Twitter帐户可能并不长期活跃。但毫无疑问,2009年,Twitter经历了重要的转折时期,不但在新闻领域发挥作用,而且成为传播新观点、新潮流的重要工具。

由于新生事物Twitter吸引了广泛的注意力,博客这一形式有时就显得有点老,过于安静,就好比全家福中后排中的一个。甚至有人预测,未来发表博客文章将失去其意义。尽管如此,以下两个例子相对照显示,博客今后仍将发挥重要作用,即便媒体和网络社会的焦点可能会转移。

冬眠的博客PressThink

例子之一是纽约大学教授杰·罗森的Twitter。他目前在Twitter上有27000个订阅者,发表过9400余条信息。为更好的了解这一媒体,罗森把全部精力集中在Twitter上,而忽略了他最初的博客PressThink。他的最后一篇博客文章发表在2009年4月12日。

用Twitter发布新闻

我自己的经历可以作为另一个例子。不久前我生病住院,Twitter成为我与外界交流的唯一工具。在病床上,我向外发送了每天的最新情况,(由此收到很多慰问的回应,主要来自我并不认识的人,不知怎么这让我感到很安慰)。在医院的那段时间里,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在我的博客MediaShift上写点什么。

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其他作者来说,MediaShift都变得过于专业了,以至于个人的东西都被排除在外。我们的博客不再是表达个人思绪的平台。而Twitter则完全占据了我的日常工作与生活。每当我对一个新网站、新博客或者新网络服务有什么建议时,我就通过Twitter发送这些信息。Twitter成为发布新闻的工具。

然而,在医院的日子里,有一天,这还是让我感到厌倦了。于是,我决定通过Twitter撰写一篇“拯救报纸工业的10条步骤”,一条一条的发布。结果反响十分强烈,甚至有人把所有的内容收集在了一起。于是我想,为什么我自己不作收集的这项工作呢?

后来,我的确这么做了。然而,这次的反响却令人失望,许多读者抗议,博客内容之前已经在Twitter上登过了。读者还批评,登在博客上的这篇文章过于表面化,缺乏深度。

微博客+博客=成功

这一经历令我深信,微博客与博客是可以同时存在的,而且甚至是相互依存的。看不到杰·罗森的新博客文章,我感到有点失落。而我自己在完全依赖Twitter的同时,感到某些时候我所传达的信息缺乏深度和细节。

如今,我经常在我自己的Twitter信息后面附上相应的博客长文的链接。于是,Twitter信息本身成为导语或者标题,成为博客文章的广告。当然,有些人把Twitter提升为一种艺术形式,不过对大多数人来说,博客长文的链接是重要的。我还发现,Twitter在传播我的博客内容上开始发挥核心的作用。

因此,博客不会被微博客所取代,即便有这样或那样的案例出现。微博客更多是一种平台,供人们尝试自己的点子、获取信息来源、了解观点。而博客则是能够详细表达观点、并展开讨论的地方。这两种形式并存,并相互补充,最终结果是,深层反思与思想火花均能得到有效传播。


作者信息:马克·格雷瑟(Mark Glaser)是"PBS MediaShift" 和 "PBS Idea Lab"的主编。他同时是网络出版协会"The Online Publishers Association"双周刊的撰稿人。格雷瑟与他的儿子朱利安一同生活在旧金山。 他是德国之声国际博客大赛连续四届的评委之一。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