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艾未未:谁让我的名字“消失”了?

近日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戴汉志:5000个名字”展览开幕,展览组织方在作品中说明中和新闻稿中隐去艾未未的名字,艾未未撤走展品成为焦点事件,柏林艺术家孟煌也紧随其后撤除全部作品。

(德国之声中文网)5月23日,位于北京798艺术区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戴汉志:5000个名字"展览前一天,一面空白的展墙在整个展厅中格外引人注目。据悉,这是因为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发现展览组织方自我审查,在关于展览的说明和新闻稿中隐去他的名字,于是撤走了《安全性》、《钢琴》、《闲扯淡》等三幅画作。

艾未未

在网上表示: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回顾纪念我的友人、合作者戴汉志的展览中,篡改当代艺术历史史实,再次删除我作为汉志的朋友、合作者的名字。我将参展作品撤出,以表示对汉志的永久怀念,和对中国当代艺术怪象之鄙视。

戴汉志(Hans van Dijk)是一位多年居于北京的荷兰籍策展人、学者和艺术经纪人。1986年来到中国,后长居于北京。他所创立的新阿姆斯特丹艺术咨询公司(NAAC)为中国艺术家、国际艺术收藏家和策展人建立了沟通平台。他还曾与艾未未联合创立中国艺术文件仓库(CAAW),这是中国最早的鼓励实验性艺术项目的场所之一。2002年戴汉志去世,他的墓碑的设计者正是艾未未。

艾未未的撤展再引公众关注,中国多家媒体报道中口径一致地称艾未未的行为遭到了参展艺术家们的抵制和抗议。与官方宣传大不同的是网络上对艾未未的支持和声援,画家李松松表示:"戴汉志离世12年是当代艺术在中国从社会边缘登堂入室的时期。质疑和不顺从是它曾经的精神核心。艾未未的抉择延续了这种态度。他退出展览保持他的一贯立场。这应该是对戴汉志最好的纪念";5月29日,旅居柏林的艺术家孟煌发表声明"声援艾未未,救赎自我",宣布撤出自己在本次展览中的全部作品。

今年的4月26日,艾未未在网络上透露,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中国当代艺术奖十五年"展览撤除了他的作品,艾未未曾任这个奖项的三届评委,也是该奖终身成就奖的获得者。在此次开展前20分钟时,工作人员还将他的名字从展示墙上去除。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艾未未的名字遭遇了两次"消失"事件。

Ai Weiwei Ausstellung in Martin-Gropius Bau Berlin 01.04.2014

正在柏林马丁-格罗皮尤斯展览馆(Martin-Gropius-Bau)举办的艾未未艺术展

"提你的名字会影响展览和项目的进行"

艾未未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表示,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方展出他的作品时征得他的同意,但他未收到主办方的开幕邀请,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他到达展厅,正在现场的荷兰大使与文化参赞很吃惊地问他是否与戴汉志认识,这使得艾未未意识到主办方在宣传中刻意隐瞒了一些东西,他确信主办方是出于自我审查而隐去了他的名字,他认为这也与戴汉志一直倡导和坚持的"独立精神"相悖。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田霏宇在艾未未撤展事件之后接受纽时采访时,否认自我审查,但是有一些"不方便透露的,明确的指示";他还称展览中的说明文字中有提及艾未未,只是"艾未未不喜欢平静地开一个展览"。德国之声查阅中国媒体上关于本次展览的报道,在介绍戴汉志创立中国艺术文件仓库的简历时,另一联合创办人用"艺术家、收藏家"代替,在主办方发布的官方展览简介中,提到了超过参展40位艺术家,但没有艾未未的名字;而展览宣传中使用的一张戴汉志照片,原本是戴和艾未未的合影,艾未未的影像也被裁掉。

艾未未在网上发布了5月26日他就展览一事采访另一位参展画家王兴伟的采访视频,问及王兴伟是否知道主办方删除艾未未名字的原因,王兴伟表示:"提你的名字会影响展览和项目的进行",同时王兴伟表示自己不愿意退展。艾未未接受《纽时》采访时认为,这一事件清楚的反映了中国的国民性、当代艺术所谓的现代性,和中国现今社会对于言论自由、个人表达的畏惧已经深入到艺术家的层面。

Ai Wei Wei Chinesische Schriftzeichen aus Rucksäcken

2009年,艾未未调查川震遇难学生后在慕尼黑所作的展览《So Sorry》

"与中国艺术家的暧昧话语决裂,我亮明退展态度"

德国之声就此采访了目前旅居德国的、也在该次

展览

展出作品的艺术家孟煌,孟煌表示于5月26日与艾未未在电话沟通时,了解了事件的经过,随后他致电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中心负责人称会对他作出说明,两天之后该中心迟迟不予解释。孟煌遂发表了"声援艾未未,救赎自我"的声明并宣布推出展览。声明陈述了他退展的原因,以及他以此种方式纪念戴汉志,并且强调作为一个艺术家"必须直面强权下人人自危的心态,努力恢复并拓展艺术家自由创作的空间,而我也要藉此开始自我救赎!"

孟煌本人也向德国之声表明了他的态度:"艾未未和戴汉志曾经同是CAAW(艺术文件仓库)的创办人及合作者,而UCCA作为此次展览的承办者,将艾未未的名字从新闻稿中剔除,这全然不符合当时的历史事实,而且是对这段历史的肆意篡改,是对艺术家自由表达和言论自由这个最基本底线的粗暴践踏。 其次,艾未未作为一个有良知的艺术家,因为推动汶川地震的公民调查等公民事件,使得他的名字因此成为了权力界定的所谓'敏感词8',以至于在国内的公共媒体上不允许他的名字出现,并且遭受关押,长期限制他的人身自由等遭遇。当局用维稳、颠覆国家安全等各种借口,抹杀一切质疑这个制度的个体。如果这个极权要惩罚一个反抗的个体,首先就是让大众遗忘这个人。面对这个超级极权,我承认我懦弱和恐惧,可是今天UCCA作为中国最重要之一的艺术机构,居然在这种事情上的做法和警察保持高度一致。这严重伤害了我一贯所信仰的:言论自由是艺术中最基本的底线。 而今天我如果对此恶行保持沉默,我们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会随时随地的成为下一个'莫名其妙的消失者',更遑论作为艺术家的良知。所以,我必须撤出展览。"

在采访的最后,孟煌表示,艾未未打电话给他时并没有强拉他退展,他这样做表明了一种明确的态度,一种对当前中国艺术家暖昧话语、利益权衡下摇摆心态的决裂,回归艺术本该有的真正批判精神。

作者:吴雨

责编:乐然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