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艾未未大怒:我什么时候反对鸟巢了?

艾未未批评中国围绕奥运的宣传炒作。于是,德新社记者问他,您是不是认为奥运体育场的艺术设计跟您对中国奥运宣传的批评相矛盾呢?艾未未勃然大怒:不可能,“我对‘鸟巢’感到自豪!”也不知道是记者的问题中文没说对呢,或是故意“挑衅”艾艺术家呢,还是艾未未的理解不对。反正问题和答复似乎有点牛头不对马嘴。尽管如此,德国之声还是将德新社记者这篇报导译载如下。

default

这个艾未未也会发火?

在德新社记者的问题提出后,"这个属于当今最著名的中国艺术家之列的51岁的"艾未未感到被误解了。他说:鸟巢"是个了不起的杰作。这是没有争议的。"平时他是平静的,镇定的,这回他在位于奥运城附近的草场地村他的家兼画室里,一张长长的木桌的一端忽然大怒。他强调道:"我从来没有,真的从来没有对'鸟巢'表示过不满。"

艾未未与瑞士建筑设计师雅克.赫尔佐格和皮尔.德莫隆一起设计了这个象个老鹰窝的看上去不寻常的钢结构建筑,它成了北京奥运会的象征。"这是我们的作品,我怎么会背叛它呢?"他说,他的立场从来没有改变过。"我的观点是针对那些庆祝活动,针对围绕奥运会的整个宣传的。"他认为,记者没有听明白,也不想听他说的是什么。艾未未说:"我说的是,我不想跟官方的奥运庆祝活动沾边。我拒绝这些活动,觉得它们恶心。这完全是两回事。"他表示,他并没有指责他参与设计的国家体育场。(译者:由于是从德文译回中文,可能会与原话有出入)

他还说,他对中国第一次主办的奥运会的进程感到失望,"我们大家都曾经希望奥运会能成为让中国变得更开放、更真实的一个机会。""在这一点上,中国没有做到。这是我失望的原因。"

与中国许多批评政府的人士不同,尽管艾未未公开批评中国的奥运宣传,尽管他呼唤政治改变,但至今并没有公安人员找到他门上来。他说:"从来没人让我闭嘴。"他认为,中国现在在言论自由方面变得宽容了,"至少在我的身上。"他又补充道:"我也是相当有影响的人。"

当艾未未去年带着1001名中国人到卡塞尔的"文献展"展览,当他用北京胡同除的房子的门搭建的塔在一场暴风雨中倒塌时,他成了德国的标题人物。这个51岁的人不仅是中国艺术的一块国际招牌,而且也是中国著名诗人艾青的儿子。在文革中被流放期间(1966-76),艾未未在贫穷的西北遥远的新疆长大。在他的爸爸平反后,艾未未于1981年"实实在在地逃到了美国去"。本来他永远都不想回归了。然而,1993年艾未未返回了北京,为了能在病榻旁陪伴他的父亲。他的父亲于3年后去世。艾未未说:"我觉得,中国的情况从那以后明显改善了。"

"中国继续快速发展,"他说,然而中国社会仍然始终是非常保守的,"我们还需要长时间的改变过程,比我们想象中的更长。"中国面对难以想象的巨大的问题和新的挑战。艾未未只提了一下原材料短缺和环境污染。艾未未几乎以肯定的口气说,共产党领导人试图去解决这些问题。但他认为,更需要改变的是一些根本上的问题,"政治改革是必要的。没有政治改革,所有的变化都不能充分发挥作用。"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