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艾未未做客柏林艺术学院

受柏林艺术学院的邀请,中国现代艺术家艾未未于3月中旬做客柏林艺术学院,与柏林艺术学院院长克劳斯·施泰克(Klaus Staeck)共同讨论艺术在环境保护中可以扮演的角色以及他们在表达自己的观点时所遇到的问题。同时也是德国著名海报设计艺术家的施泰克说:"在德国,我虽然因为自己的作品吃过41个官司,但是,同艾未未在中国的遭遇以及要面对的危险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default

资料图片:艾未未

这次讨论会同时也是柏林艺术学院于3月14号开始举办名为"自然的回归"(Wiederkehr der Landschaft)的展览的开幕式。此次展览以人类城市化进程中对自然的破坏为主题,利用多种媒介向参观者警示城市化进程带来的诸如气候变化、水源缺乏、以及物种灭绝等严重后果。同时展示的还有世界上一些较为成功地将自然与现代生活相结合的建筑范例,比如沈阳建筑大学的稻田校园以及意大利威尼斯的城市扩建方案。

当晚被邀请到会的艺术家来自完全不同的艺术领域,但是他们都以自己的方式,警示人们在追求发展的过程中关注环境破坏带来的不良后果。柏林艺术学院院长、德国著名海报设计艺术家施泰克从60年代初开始就通过他的艺术作品向人们传递警示性的信息。他的作品中有很多都涉及环境保护这一主题。他于90年代初设计的批判德国当时两家大量生产冷却剂-氯氟泾的公司的海报,让他吃了一场打到德国宪法法院的官司。当时的这场官司以施泰克胜诉告终。这一结果也同时预示着氯氟泾在德国最终被法律禁止生产的命运。相对于他早年的犀利风格,他后来的一些作品更重视用幽默的手段向人们讲述非常严肃的问题。在警示人们对环境的破坏这一话题中,这种表达方式尤为重要。施泰克表示:"我觉得如果我们光是竖起指头威胁人们,用一些医疗保险公司海报的方法,比如'你不许抽烟'这类话,已经不能够引起人们的注意了。艺术家们应该具备用轻松诙谐的方式向人们陈述严肃话题的本领。这也是我的创作风格,我觉得这种风格能让人更成功。你光吓唬别人,可能适得其反,人们常常会变得更保守。我总是希望人们能够学会自我嘲讽。我相信笑比哭更能改变世界。"

Ai Weiwei So sorry

2009年艾未未在慕尼黑展出的艺术作品

来自中国的艺术家艾未未也善于用不同的方式表达他对现状的思考以及不满。身处爆炸式发展的中国,他所面临的环境是他的这些欧洲的、美国的同行们无法想象的。艾未未表示,他现在的一些涉及政治的行为其实不是他自己的选择,而是出于一种生长在这种特定环境中的自然反应。他觉得被迫要对一些事情表示支持或者反对。他的这种行为让他成了人们议论的对象。对他本人带来的影响令他感到非常不舒服。作为艺术家,他总是会考虑,如何发出明确的信息,并找到适当的表达方式。这也是艾未未为什么现在经常借用网络的原因,两年来他每天几乎有八个小时挂在网上。艾未未说:"我的同事一天到晚只能看到我对着电脑,我觉得这是发出我的声音,并接触年轻一代的一种很好的方式,因为他们也很依赖电脑。除此之外,在中国你没有别的方法用任何其他方式来讨论任何问题。你不能公开张贴海报、举行演说,探讨任何社会问题。"

与本次展览的主题遥相呼应,艾未未提到了他正在中国内蒙古鄂尔多斯进行的一个名为ORDOS 100的建筑项目。这个项目是开发商找到他,让他设计建筑面积至少1000平米的别墅群, 这种别墅在中国还从来没有过。中国虽然管自己叫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这些房子每个都有室内游泳池以及奢华的居住空间。这一切都是因为在沙漠下面发现了石油和天然气。艾未未在全世界范围内请了100个建筑设计师,这些人都非常具有创造力,在自己所在的国家都是数一数二的。他说:"我们开了很多会,讨论设计方案。这些人来到中国,在沙漠中设计别墅的过程也给了我许多启发。我们的这个项目看起来很荒谬,但是在中国却非常普通,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一些拉斯维加斯的照片一样。那些景象看起来很荒谬,但是如果你要是真地进入到那个环境里面,你就会发现其实这一切都非常的真实,而且可能还会感觉不错。"

Klaus Staeck

柏林艺术学院院长克劳斯·施泰克(Klaus Staeck)

施泰克对艾未未的作品非常钦佩。在他看来,艾未未的这些作品已经不能用艺术的传统定义来看待。他自己也不太在乎别人是否承认他的海报作品是艺术品。他认为,只要有人对艺术家的作品提出质疑,那是好事。因为,这样,人们就早晚要面对这些艺术家的作品里所涉及的内容。施泰克觉得他和艾未未有一些相似的地方,比如说,他们的作品都直接面对公众,而不是被高置在象牙塔里面。他们与社会直接互动的同时也会不可避免地面对一些麻烦,尽管艾未未遇到的麻烦往往是另一个层次上的。施泰克说:"我在德国虽然因为我的作品吃过41个官司,但是和艾未未在中国的遭遇以及要面对的危险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这就是问题,他斗争的艰难程度和我们简直没法比,我在这里能承担什么风险? 你看我不是活得高高兴兴的嘛,虽然不一定自由,却是高高兴兴的。艾未未所处的是另一种情况。我还从来没有被警察用棍子打过呢,也许是因为我躲开了, 也有可能。"

作者:任琛

责编:石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