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艺术品“动人”也运动

无论是年轻的艺术家还是年长的艺术大师,他们的作品往往周游列国,在世界各地展出。观众在博物馆、画廊或是艺术协会看到的作品,大都是经过了千里迢迢的运输。每天,德国的高速公路或是大街小巷中都奔跑着有几十辆的小货车和大卡车,它们的货舱内转载着包装严实牢固的艺术品。

default

欣赏艺术时人们不会去想它们在路上的经历

早上八点钟,安德里亚斯.布朗肯施坦和他的老板约尔格.奥特曼在忙着往一辆小货车上装载包装好了的艺术品。安德里亚斯本来是位雕塑家,但是为了挣钱,他到奥特曼艺术品运输公司当起了司机。这对他来说是个理想工作,因为作为艺术家,他知道该怎样搬运艺术品。这一次是要把艺术品从科隆运到荷兰的埃因霍温、克莱沃和阿姆斯特丹。他小心翼翼地把包装好的的货物用绳子捆扎好,然后再仔细对照了一遍货运清单,就开车上路了。

对待作品就像对待生鸡蛋

安德里亚斯一边开车一边向记者描述他的工作:"做这个工作,你必须要非常细心,爱护你运输的货物。你要特别上心,小心对待货物就像对带生鸡蛋一样。"

艺术品运输和搬家公司的服务是两回事,它对安全措施有更高的要求。一些特定的表面只能用特定的材料来包装。一些质地敏感的画框只有在包裹了合适的保护外套后才能拿起和放下。每件艺术品包装各有不同,即使是很小的一件艺术品也是如此。价值昂贵的艺术品要上专门的额外保险,客户可以自己选择。虽然安德里亚斯车上的货物价值百万,但是他并不感到紧张:

"我们在例行的安全措施上一丝不苟,保证货物摆放和捆绑的很安全。如果发生事故,那么我首选考虑的是人身安全而不是那些艺术品。"

谈论艺术作品是美好时刻

安德里亚斯的第一站是克莱沃的艺术博物馆,那里的人们早已在等候他运来的石膏雕像。安德里亚斯和博物馆的一名女工作人员一起当场打拆开包装,当场检验是否有损坏。这一次货物完好无损,安德里亚斯松于是可以放松一下与客户谈论一下艺术品了。这个时候对艺术品货运司机安德里亚斯来说也是美好的时刻:

"你可以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艺术品,你甚至可以去碰它,在包装的时候摸它。我们把他拆装、包装和运输,然后再摆放好。亲眼看着一件艺术品一路辗转,是一个很美妙的经历。"

奥特曼艺术品运输公司有七名员工和四辆小型货运车,该公司主要在欧洲范围内运输小型和中型大小的艺术品,而那些运输古代青铜器或者易碎的蜡制作品的高难度合同订单则由竞争对手们来做。

安德里亚斯的第二站是埃因霍温的一座老工业园区,这里将举行艺术展。展品按计划顺利到达并交给客户,但也有过不这么顺利的时候,安德里亚斯讲起一次同事遇到的麻烦事:

"有一天客户突然上门来取货,是巨大的一捆画卷。他们马上就要提货,但又说不能这么就装货,而是要先包装好。由于事先没打好招呼,那一次运输就很狼狈。"

安德里亚斯的最后一站是阿姆斯特丹。这一次是要把货物送上三楼的一个画室,这可是一个费力气的差事。等到把最后一箱包装运完时,已经是下午了。在一家快餐店吃点东西后,安德里亚斯又踏上了返回科隆的路程。这一次他不用途中顺便取什么货物,所以就直接把小货车开回了公司院子里。小货车很快就又会重新上路,因为艺术品在"动人"的同时,自己也在运动。

作者:Matthias Mayr/潇阳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