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舞蹈无国界-访旅德知名编舞家林美虹

德国达姆国家剧院舞蹈剧场艺术总监林美虹来自台湾。作为在德国屡获殊荣的艺术家,今年3月,她第一次带自己的作品回家演出。虽然舞蹈剧场作为表演方式在亚洲鲜为人知,但她排编的舞蹈深深地打动了现场观众,台湾媒体争相报道。游历于东西方两个艺术世界的林美虹女士最近返回德国,接受了德国之声记者的电话采访,

default

"天鹅之歌"中的一幕

"天鹅之歌"在台湾博得满堂喝彩

在德国达姆国家剧院舞蹈剧场艺术总监担任的林美虹不但个人曾经荣获2006年度德国艺术家殊荣,而且她带领下的达姆国家剧院舞蹈剧场也被德国国家电台评为德国三大舞蹈剧场之一。不过,在德国小有名气的林美虹,在自己的家乡却几乎无人知晓。出国近30年,今年3月,林美虹首次带着自己的欧洲作品回到家乡参加台湾国际艺术节。当问及第一次以艺术家身份回家的心情时,林女士笑着说:

"当然近乡情怯嘛,我在欧洲演出,对我来讲是常在做的工作,但第一次回去自己生长的地方,心情总是非常的紧张。"

Tanztheater Schwanengesang, Staatstheater Darmstadt

"天鹅之歌"

在台北歌剧院名为"天鹅之歌"的舞蹈剧场演出博得了满堂喝彩,也让林美虹一夜之间名声大起。"天鹅之歌"的创作灵感来自于比利时作家罗德巴赫(George Rodenbach)的著名小说"布鲁日,死城",虽然取材于文学作品,但林女士表示叙述故事不是她作品的重点,用舞蹈剧场的方式把思绪和情境呈现在舞台上面。向观众传达她对文学作品的感动才是主要的目的,而对这些观众,她也一向一视同仁:

"每次不管是面对欧洲的观众还是亚洲的观众,我想我的心态都是一样的,在作一个创作的工作时没有特别区分亚洲观众和欧洲观众.我觉得艺术其实没有什么国界之分,应该只有好和不好的作品区别而已。"

将东西方特色融入"舞蹈剧场"

虽然表演广受好评,但"舞蹈剧场"对亚洲观众还是个相对陌生的名词。这个表演方式是德国的世界级舞蹈大师鲍什(Pina Bausch)提出的崭新概念,它有很多不同的演出形态,一切在舞台上可能出现的表现手段都会得到充分运用,富有张力,让人久久不能忘怀。作为鲍什(Pina Bausch)的得意门生,林美虹也发展出了自己的特色:

"我做的舞蹈剧场有很强烈的艺术形态,剧场的氛围非常清楚,像演戏用的是台词,而我用的是身体,就是说,同样讲一个台词,我却用身体去表达,这个又跟舞剧的方式完全不一样了,这个很难用三言两句来解释。"

在台湾宜兰出生的林美虹,从小学习中国古典舞,16岁拿到奖学金去意大利罗马付克望艺术学院(Folkwangschule)进修欧洲古典芭蕾,后来又来到德国艾森的付克望艺术学院,拜师于鲍什大师的表现派现代舞, 这些跨文化的技术经验成为林美虹艺术创作中的一笔宝贵财富:

"三种不同的舞蹈表演技巧的派别和方向,我一直很努力的三种不同的方向中寻找平衡和和谐,一个融合,但是现在做了一段时间,努力了一段时间后,就会发现这些东西会非常自然的呈现在我的作品中。我也没有必要隐藏我来自于亚洲,来自于台湾的事实。"

Tanztheater Schwanengesang, Staatstheater Darmstadt

用身体去表达台词

林美虹多元化的创作风格受到了中西方观众的认可,观众们在欣赏她的作品时却会被不同的亮点吸引:

"在欧洲这边会有观众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你的作品就是有那么一点东方的意味在里头,那我到了台湾演出以后,他们会说,你的作品真是很欧洲呀,所以说这真的完全是个混合体。我真的非常相信,艺术和舞蹈没有国界之分。以艺术创作来说,人跟人之间的距离反而被拉近了。"

林美虹领导的16个舞蹈演员,来自14个国家,在这样一个小小联合国里当领导任务其实不容易,因为经常会有不同的声音。林美红提出一个方案,出现异议时,她会尽量让演员理解他的创作初衷和灵感来源。当然最后的取舍还是由总监作出决定,

"但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语言,那就是舞蹈,那就是剧场,还有就是对创作艺术的热爱,所以最重要的方向是一样的,我在领导他们的时候,没有国家的划分。当然有的时候会因为民情和生活习惯不太一样,会有一点点不同的表达方式,不论在生活里还是剧场里需要沟通,我自己倒觉得这个是爆发力和创作的来源和动力。不同的文化影响和刺激,是非常有意思的。"

"天鹅之歌"是林美虹的亚洲首演作品,她也希望有更多的机会去世界各地学习交流,用舞蹈剧场感染更多的朋友。


作者:安静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