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自由的感觉:一个前东德难民对西德驻布拉格使馆的回忆

1989年9月,联邦德国驻布拉格大使馆内挤满了来自前东德的难民。9月30日,联邦德国外交部长根舍尔宣布,难民可以前往西德。不过,两德领导层也约定,难民乘坐的列车将穿越东德地区,这令许多难民心存疑惑。一些人宁愿返回东德,因为他们担心家人会受到迫害。沃尔夫拉姆·雷希特就是其中之一。20年后,德国之声记者在布拉格采访了他。

default

1989年9月30日的西德驻捷克斯洛伐克大使馆

对沃尔夫拉姆·雷希特来说,德国驻布拉格大使馆将永远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就像在家的感觉一样(笑),--每次回到这里都是如此。这里当然不是什么圣地。但不知怎么,我对这儿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情,觉得非常舒服。尽管总是会百感交集,但最强烈还是与这里相联系的自由的感觉。"

如今,出生在德累斯顿的雷希特可以穿过富丽堂皇的木制大门走进去。当年就没那么简单了。当时,雷希特和他的兄弟从大使馆的后面翻越栏杆,然后跳了进去,--然后才得以喘口气,"突然间你发现,成功了。我们得到了一杯饮料,是一杯可乐。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喝到过同样滋味的可乐。那种感觉是如此的重获自由,那种终于到了安全土地上的纯粹的喜悦。"

那之后的几天里,雷希特兄弟二人在人满为患的大使馆楼梯上过夜。直到今天,沃尔夫拉姆·雷希特仍清楚的记得,1989年9月30日以前的那几个夜晚,他是在哪一层台阶上过的夜,"就这么一个台阶,就够了,就能让人睡个好觉。(笑)"

今天,雷希特可以说笑着回忆那段往事,可当时的局面则是千钧一发,直到9月30日外长汉斯·迪特里希·根舍宣布了令人终于放下心来的消息。雷希特回忆根舍的讲话说:"我们今天来到这里,是要向诸位宣布,你们的入境...刚说到这里,人群中就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笑)...你们的入境获准了。"

第一列经东德进入西德的难民火车比预定出发时间向后延迟了一个小时。这对沃尔夫拉姆·雷希特来说是个不小的震惊。直到那时他才意识到,他面临着怎样的抉择。他的妻子还在家里,而且怀有6个月的身孕。最后,雷希特和他的兄弟心情沉重地决定,不去西德,"长久以来,去西德一直是我的愿望。而那时,就如同有人打开门对你说,来吧,你可以过来了。可你却没有过去。那种感觉就好象肚子里在绞痛,仿佛打了一个结。"

一夜之间,一切都结束了,--除了为数不多的72名难民还留在那里,因为他们太担心东德国安部门对他们的家人进行报复,"然后有使馆的工作人员过来喊:再过5分钟,最后一辆汽车就要开了,只有乘坐它你们才能赶上最后一列火车。我当时就想,这不是真的。"

第二天,一队东德产特拉班特牌汽车驶向捷克与东德的边界锡林,车厢里一片沉默,"然后我们就驶近一间小房子,边界检查人员就坐在那里。我们把证件给他,他什么都没有说。但他的眼神里隐藏着一丝感激。他只是不能告诉我们。但我们能感觉到,他在用眼神与我们握手。"

11月底,沃尔夫拉姆·雷希特和他的家人一起前往西德。今天,这位建筑师又重返德累斯顿,在那里生活。

作者:Christina Janssen /苗子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