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在线报导

自然灾害令欧洲居民深感不安

本周内,欧洲大陆都发生了哪些事情?气氛如何?过去的7天带给我们哪些新的认识?人们就哪些议题展开讨论?德国之声每周日为您就上述议题做出评述。

default

森林大火导致空气污染使莫斯科居民室外活动时戴上了口罩

毫无疑问,过去的一周是聚焦自然灾害的一周。电视和平面媒体的报道内容大多涉及洪水、泥石流、森林大火以及气候的反常变化等等。

然而,本周的欧洲居民不过是天灾人祸的看客而已。因为在德国境内只有一条河流在短时间里水漫堤岸。那就是德国和波兰边境一带的奥得河,奥得河水一度破堤而出。然而,除了在巴特穆斯考,这个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单的风景秀丽之地略有河水溢出之外,奥得河并没有酿成更大的灾难。

德国地方管理部门已从过去更为严重的洪灾中汲取了教训。警告非常及时,固堤沙袋的分发也很到位。更为重要的是,现在堤坝受到更为严格的监视,比数年前更为坚固。

莫斯科及周边地区燃烧的究竟是什么?

莫斯科一度笼罩在令人窒息的烟雾之中,大雾中的莫斯科图片令欧洲居民深感恐惧。难以置信的是,在热浪肆虐俄罗斯的同时,西欧人的夏日却较为凉爽而多雨。俄罗斯人将今夏的奇热称为千年不遇。

持续高温使莫斯科周围的干旱森林变为一片火海。但原因并不只是荒诞的持续高温,也有人为因素。那便是糟糕的预警系统,以及由俄罗斯前总统普京亲自下达的精简消防队伍的指令等。

森林大火已蔓延至25年前因发生切尔诺贝利核灾难而受到严重放射性污染的地区。

而俄罗斯政府的信息政策更减少了人们对政府的信任。数天后,俄罗斯的若干相关机构才承认,森林大火已使放射性颗粒随风飘散。环保组织早就对此提出了警告。

切尔诺贝利核灾难是否还会再度重演?

东欧居民担心,放射性颗粒会随风飘到他们那里。令人感到恐惧的是,诸如切尔诺贝利这样的人为历史灾难非但没有从人们的记忆中彻底消失,反而会在25年后有再度重演的危险。

另外,莫斯科当局在公布每日的烟雾死亡人数上也遮遮掩掩。由于担心出现惊慌失控局面,俄罗斯有关当局刻意掩盖了灾难规模的真相,其结果是欲盖弥彰,适得其反。

至少对德国来说,本周不乏喜人的消息:本周内,喜人的经济数据大出人们的意料。德国经济摆脱危机的速度超出人们的预期。而且明显快于欧洲其它国家。甚至业内专家也对德国的如此这般的经济增长感到吃惊。

德国急起直追

即便政界决策人物的欣喜若狂未免有些夸张,但德国的经济数据却是实实在在的,而且非常喜人:德国今年第二季取得2.2%的环比增长。总体来看,德国有可能刷新1990年创下的3,2%的经济增长纪录。

然而,刚刚结束山区度假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却不仅仅面对喜悦和高兴。

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由其领导的联盟党和自民党政府制定了大规模的精简措施,旨在使德国走出债台高筑的低谷。然而,现在,在传出一系列喜人的消息之后,突然间,没有人愿继续勒紧裤腰带。

恰恰相反,默克尔的执政联盟-提倡减税的自民党突然间希望删除一切可能的税收。工会立即表示,愿为自己的成员提高工资,其它政党也希望能让公民分享块意外的喜人蛋糕。因为普通公民近年来的确比德国的富人更为节俭,这样的论点无可厚非。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那便是,如果默克尔执意保留政府的精简节约措施,就必须想出令人信服的理由。

喜讯传自始料不及之地

不久前还深陷危机之中的其他欧洲国家,现在也再次踏上了成功之路。今年春季,险些将整个欧盟拖入近乎崩溃边缘的希腊和西班牙也已摆脱了国家财政崩溃的厄运, 经济局势明显好转,快于人们的预期。

本周内,扫一眼德国的大学蓝图,就会喜不自禁。德国学制和高校一再是人们的争执话题。因为对许多悲观主义者来说,高校的现状是整个欧洲江河日下的象征。然而,德国大学却在本周内得到令人满意的平分。

8月13日,上海同济大学公布了全球500最佳大学排名榜。德国大学排名第二,紧跟美国之后。根据相关调查报告,共有39所德国大学被列入世界500最佳大学之列。虽然德国没有世界一流的名牌大学,但却有不少极具实力的大学。

德国是世界上第二个最理想的大学求学国度

德国得分最高的两所大学均在慕尼黑。但海德堡、波恩和哥廷根的大学也被列入了世界100强大学之列。

尽管有如此理想的求学可能,但也难以掩盖一个不幸的事实,那便是,联合国于本周公布:在世界范围内,年轻失业者人数创二战以来的最高纪录。

今年,全球共有8000多万年龄在24岁以下的年轻人无法找到工作。

对年轻失业大军人数增加趋势承担责任的是爆发于2007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年轻人更是首当其冲。然而,在欧盟27个成员国和美国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受此影响。无可否认的事实是,很多工业国家的就业岗位因此被削减。

作者:吴安丽/ 编译:祝红

责编:李京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