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自摆乌龙”

尽管在从英国人那里接管权力时作出过相关许诺,但事关香港人自由选举,北京依然犹豫不定。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认为,这很不明智。

(德国之声中文网)今年7月1日,香港回归中国满17年。北京的新领导层应好好看看,香港人如何度过这一天。多数港民不会有兴致参加盛大回归庆祝会。更可能的倒是,成千上万港人

走上街头

,抗议北京的政策。人们之所以愤怒,决不是因为同北京有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而是因为一段时间以来,北京领导人对这一特别行政区的不明智做法。

Hongkong Referendum für mehr Demokratie Demonstration 22.06.2014

香港民间举行“占中”公投

一国两制

其实,香港的回归可谓成功,而在17年前,西方几乎无人认为这是可能的。在英国人将香港主权归还给中国前夕,一些富人还争先恐后逃往海外,他们担心,这座繁荣大都在经济上会从此一蹶不振。事实证明,这些忧虑没有根据。借助其惠顾经济的税负体系和配合良好的银行、经济审计师和律师团队,香港得以保持中国服务中心的地位。更重要的是,北京信守承诺,直到今天,香港得以基本保留地方法律、本埠货币以及言论自由。大政方针就是:“一国两制”。

不过,有一个诺言迄今未履行:根据当时达成的协议,从2017年起,港人可以破天荒第一次选举本地政府。在英国人治下,港人也不曾被允许选举港府。然而,随着时限一天天逼近,双方越来越紧张。因为,看起来,北京对自由选举的理解完全不同于香港的民主人士。依照北京共产党人的意愿,港人虽可以选举,但只能在北京事先钦定的4名候选人之间作选择。

Protest von Anwälten in Hongkong

香港律师示威游行(2014.6.27)

北京颟顸

中央政府6月上旬公布的一份有关香港事务的白皮书也显示出,北京无意改变既有路线。恰恰相反,该文件毫无必要地使情绪进一步激化。文件以令人吃惊的居高临下的口吻称,对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中央政府拥有监督权力。过去数天里,香港公民以要求更多民主的

公投予以回应

。至上周日(6月29日),参与者达80万,占总人口700万的香港选民的20%。人数之多出人意料,但毕竟还不到多数人口的一半。原则应该是,既然要民主,就该是真正的民主。

因此,决定性的问题就是:如果官方举行公投,选民中的多数会投赞同票吗?或者,多数选民会担心,要是让北京难堪,生意就会不好做了?

事情尚未定夺。现在,关键要看北京在感受港人的倾向时,是否有足够的敏感性。宣布民间组织的公投为非法,而且还是在公投结果公布前就作这样的宣布,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是一种明智的做法。官媒《环球时报》称它是一出“不合法的闹剧”,这显示的可不是一种现代的冲突处理方式。

北京考虑的是,一旦给予香港更多民主,对中国而言将意味着什么。只因港人被允许自由选举其行政首长,党在全国的统治最后真的就会动摇?—怎么看这都不太可能。因为,即使是自由选举产生,任何一位香港政治家都再清楚不过,香港之于中国的依赖性有多大。因此,北京完全可以在不触及香港主权的前提下,严格限制大陆公民的入港签证,同时提高港民准入内地的壁垒。仅此一举,香港就会踉跄。

香港应继续是先进试验室

Frank Sieren Kolumnist Handelsblatt Bestseller Autor China

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

因此,北京完全可以比目前的样子更轻松些。在中国,每一个孩子在中学里都会读到“一中两制”。大陆人也都知道,香港的报刊不受新闻审查,香港有着自己的司法制度。尽管如此,广大民众迄今也没有高喊“我们也要这样”。即使香港有朝一日多出一个自由选举的优惠待遇,内地大众也不会喊出这样的口号。就此而言,香港应继续保持原来的地位,这其实也就是改革派邓小平之所以看中这一点的原因:香港是研究中国新趋势的先进开发中心,是台湾可资借鉴的模式。

因为,在数十年的政治交往停滞后,台海两岸的确在相互接近。就在上星期,北京负责台湾事务的部长级官员张志军

访问台湾

。在内战中不敌节节胜利的共产党人的国民党政权在1949年逃往台湾。张志军成为从那以来到访的北京最高级别官员。多多少少已经取得成功的民主政体的台湾迄今依然自称为“中华民国”,但北京不承认它是主权国家。这两大深深敌视的阵营的政治家们显然取得了突破,实现了更密切的交往,这是一个好消息。它尤其是一个明晰的信号,预示了在远景上将发生的事情:两个中国将更紧密地共同成长。不过,北京在香港问题上表现出来的不明智,对台湾的反对派而言不啻是新的弹药。

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Frank Sieren)被认为是德国当代重要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他已经在北京生活了20多年。

编译:凝炼

责编:洪沙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