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脱北女孩朴研美:我依旧不自由

一年前,脱北者朴研美(Yeonmi Park)出版了她的自传《为了活下去:脱北女孩朴研美》(In Order to Live: A North Korean Girl's Journey to Freedom),在书中她描述了童年的艰辛以及她如何和家人一起逃离朝鲜独裁暴政的经历。

Yeonmi Park auf der Buchmesse in Frankfurt (picture-alliance/Sven Simon)

朴研美

德国之声:您逃离朝鲜已经过去差不多10年了。现在您成为了一名人权活动人士,并且明确表明反对平壤政权。您觉得您的宣传活动是不是得益于言论自由呢?

朴研美:我仍然不是自由的。朝鲜政权一直通过在Youtube上发视频威胁我个人,他们还威胁我仍在朝鲜生活的亲人。金氏政权采用一些方式手段想堵上我的嘴,直到今天他们都没有放弃。我不认为有谁可以凌驾于我之上,可以指示我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想什么不该想什么。这种做法不对。我想获得自由。

德国之声:这就是说你还在为自己的生命安全担忧?

朴研美:我第一次站出来发言时,我真的很害怕自身的安全。两年前我在爱尔兰参加世界青年领袖峰会(One Young World Summit)时发了言,当时我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因为我只是想,我这是在冒着生命危险。我也不知道,其实我是让整个家庭都蒙受了危险,而我现在仍在这样做。

我在Youtube上看了朝鲜政权威胁我的视频。他们想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他们知道我是谁,也知道我在做什么。他们尽一切可能想阻止我。你如果看了那段视频,就可以在视频里看到我的表姐表妹,看到我的姨妈,还有我的邻居们。他们是想说,他们随时可以伤害我的亲戚的安全。这是对我的警告。

但是我是个有抱负的人。在西方世界,有雄心、有抱负不是一件坏事。你付出努力,你拥有人生目标。但是在朝鲜你永远不能个性化、自我化。你永远不能为自己活。你得是为平壤政权活。

德国之声:你在朝鲜生活的亲人过的怎么样?你有他们的消息吗?他们还活着吗?

朴研美:我在等着朝鲜官方发新的视频。这是我唯一能够了解他们是不是还活着的途径了。这真是个悲剧。我只能用这种方式看到他们的容颜。

德国之声:如果朝鲜政权倒台了,你会返回自己的国家吗?

朴研美:我会的。我真的想作为一个自由人回家,回到一个自由的国度,看望我的亲人们。这正是我所期待的。

不久前韩国刚刚庆祝了中秋节。在我们的文化中,中秋节是一家团圆的节日,大家在一起祭拜祖先,庆祝丰收。但是我却不能和我的家人们一起庆祝中秋节,这让我感到十分心痛。

很多朝鲜难民和我的境遇相似。现在在韩国生活着超过3万脱北者,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是孤独一人。而且他们当中多数人都无法再探望自己的家人,也无法和亲人一起欢庆节日。

德国之声:朝鲜人在适应韩国生活过程中会遇到哪些困难?

朴研美:韩国人大多不把脱北者看作是鲜族人。虽然我们可以获得韩国国籍,但是当地人不认为我们是韩国人。我们常常被另眼相待,即便是帮助我们的韩国人也不例外。

德国之声:人们能怎样帮助你呢?

朴研美:我为什么四处讲演呢?就是为了告诉人们在朝鲜发生的各种各样的惨剧和灾难。给朝鲜人提供帮助的方式很多,例如向诸如自由朝鲜(LiNK)这样的非政府组织提供资金捐助,这些组织给朝鲜难民提供帮助。再比如,你可以利用业余时间教授朝鲜难民电脑常识或者其它技能。你还可以通过社交媒体向你的亲友们宣讲如何帮助朝鲜难民。

向各国国会议员以及世界各国领导人写信也是一个很好的方式,这样可以向中国施加压力,阻止中国再将朝鲜难民遣返回朝鲜。

现年23岁的朴研美于2007年同母亲一起逃亡到中国。2009年她辗转到达韩国生活。目前,她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就读经济专业。作为人权活动积极分子,朴研美在很多国家发表演讲揭露朝鲜暴政,不过也有一些研究学者指出,朴研美的讲述中存在严重的自相矛盾的内容。

采访记者:Shay Meinecke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