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能耗总量世界第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国际能源机构透露中国2009年能源消耗首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之后,中国官方多次反驳说计算方法不同,因此国际机构的数字不可靠。但几天后中国媒体开始集中报道"中国能源消耗被第一",这对北京意味着什么?

default

三峡水利工程

发展中国家身份:这一招正在失效?

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本周一采访中国石油大学专家称:来自国际机构的算法,意在强调中国作为能源消费最大国,在世界气候政策中的责任也要增加。《中国经济周刊》甚至直截了当发问:所谓"中国被第一了"会不会意味着西方将在下一轮国际气候会议上,要求中国增加自己二氧化碳减排目标。该报没有透露具体姓名,只是笼统援引所谓业内专家的话称:西方此举在于为发达国家在坎昆会议前"制造有利的舆论氛围"云云。对此,德国绿党气候问题专家丽莉·佛洛尔(Lily Fluor)对德国之声记者表示:

"关键在于这几年,中国人均能耗窜升,这是中国政府必须面对的事实。因为这样一来,笼统区别工业国家和新兴国家,来确定各自减排义务,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了。亚洲比较小的国家比方说新加坡或海湾国家,人均能耗很高,已经超过德国。但算法上还被认为不是工业国家。但穷国如乌克兰却还被算作是工业国家。"

GDP 作为计算基础:是个乌龙球吗?

迄今为止,北京在国际气候谈判中始终坚持的一个立场正好是: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总能耗增加,并不意味着人均能耗高。因此,要减排,也要工业化国家作表率。现在,人均能耗窜升,势必意味着这张过硬的王牌开始失效。

中国新华社旗下的《国际先驱论坛》8月1日通过其在巴黎的记者,专访发布中国超过美国成为能耗第一大国的国际能源机构时,仍旧强调了中国人均能耗还是发达国家的三分之一,但面对即将展开的坎昆回合谈判,这张不那么管用了王牌,也还会带来其他谈判上的不利。这是因为以国家经济总量GDP为分母,计算单位经济量能耗,这是北京自己提出的计算基础。假如按照这个基础计算,经济总量加上能源消耗总量双双攀升,要想保持甚至降低自己在国际气候减排上的责任,会难上加难。

丽莉·佛洛尔(Lily Fluor)指出:迄今味着,国际上要求类似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计算减排的基础是:"要求这些国家按照通常工业化过程计算二氧化碳排放,然后制定低于这个标准的具体减排比例。目前公布的中国能耗数据,明显有利于美国。 奥巴马政府未能在国会里通过自己的减排法案,正在面临国际社会的压力。现在,中国能耗攀升,减排无着,美国因此可以从北京那里找到推托的理由。国际减排谈判要是进行不小去,当然不是美国人的责任,而是中国。"

谈判拖得越长对中国越不利

很显然,GDP攀升这份荣耀不属于美国,属于中国;能耗总量上升,这份世界第一也不属于美国,而属于中国。在这样的背景下,北京很有可能成为下一次国际气候谈判的千夫所指。而且,不仅美国,尤其其他新兴工业国家,也会以中国尽管经济总量和能耗总量双双窜升,却仍不愿承担更大减排责任作为理由,推托自己的责任。引人注目地是:北京似乎不再强调中国经济总量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为工业化国家出口生产的。和这部分生产有关的二氧化碳排放,因此要算在工业化国家的头上。

Radfahrer vor Kohlekraftwerk in China

丽莉·佛洛尔(Lily Fluor)分析指出:"国际谈判中,这个算法被称为排放计算在内的方式,但迄今为止没有成为多数国家愿意接受的算法。相反,即便在所谓发展中国家里面,中国也被认为一不小心就会带来麻烦。工业化国家减排则无旁贷。但相当一批新兴国家也难以推托自己的责任。在这些新兴国家里中国首当其冲,因为中国这几年的能耗以及与之相适应的二氧化碳排放急剧上升,加上幅员辽阔。国际上达成减排协议需要的时间越长,中国发展的这个趋势就会越明显。北京在国际谈判中面临的压力,也就越大。这一点,中国政府心知肚明。"

作者:一通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