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华射出了响箭 | 北京观察 | DW | 24.06.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胡德华射出了响箭

胡德华点评时政的讲话上周在网上被公布后,立即引发激烈争论。而把胡德华在《炎黄春秋》的讲话用长微博公之于众的陈子明认为,当前的宪政之争,正是中国新的思想解放运动的兴起,是宪政政治联盟的未雨绸缪。

笔者在两篇旧文《从九一三到四五:回顾与展望》、《清明时节话“四五”:运动、联盟、共识》中曾指出,内外呼应的新“四五运动”将是一种最理想的社会变革方式,但也不能排除其他的社会变革方式。而出现这种理想社会变革方式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体制内出现与体制外相呼应的革新政治家集团。

30年后重新回到改革的源头

中国改革的源头是四五运动及其后的思想解放运动。中国的改革共识也可以称为“四五共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曾经成为一种全民性的共识。不破不立,改革共识得以形成的历史前提,是统治集团在四五运动中的分裂(毛派与邓派的分裂),是中共理论界在思想解放运动中的分裂(实践派与凡是派、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派的分裂)。

Xi Jinping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

在“改革已死,宪政当立”的新的社会形势下,形成全民宪政共识的必要条件,同样是统治集团的分裂与体制内理论界的分裂。这种分裂的征兆早就出现了,由于现行体制的不透明与官场文化的虚伪性,官员们在会议上与饭桌上说的完全是两种话,所以有不少人还误以为统治集团是铁板一块、固若金汤的。

胡德华的讲话竖起改革的高牙大纛

中共十八大以后,红二代(中共第一代领导人的子女)成为统治集团的核心。红二代是不是抱团抱得很紧?其内部有没有思想与政治的分野?这是国人乃至外国新闻媒体都非常关心的。现在好了,网络上披露的《胡德华在〈炎黄春秋〉新春联谊会上的发言》,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解剖标本。

胡德华是前总书记胡耀邦的儿子,是正宗的红二代。他在发言中批评了领导人为苏共垮台惋惜的言论,批评了“不能拿改革开放的后三十年来否认前三十年”的“六十年一致论”。胡德华说:“什么叫不能否定前三十年了,我们是不是文革不能否定,是不是反彭德怀也不能否定”?言外之意:习仲勋是彭德怀在西北局的亲密战友,“反彭德怀”不能否定,“反习仲勋”自然也不能否定了。“习仲勋反党集团”可是毛泽东当年钦定的。他明确地指出,红二代里面存在着两派:“一派是普世价值,一派就叫正统派吧。”我们也可以给这两派起另外的名字:一派是宪政派,一派是维稳保江山派。

掌控江山的“红二代”以毛分野

胡德华发言中提到的秦孔之争,更加有意思,更能说明问题。秦晓与孔丹本是同根生,并蒂长。秦晓的父亲秦力生与孔丹的父亲孔原都是中共老党员、老干部。秦力生离休前是中国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孔原曾任中共中央调查部(国安部前身)部长、总参二部政委。秦晓与孔丹文革前是北京四中的老同学,文革中分别担任红卫兵西城纠察队宣传部长与司令,文革后先是共同担任中央领导人秘书(秦是宋任穷秘书,孔是张劲夫秘书),后来先后成为三个正部级国企中信集团、光大集团、招商局集团的一把手。胡德华将秦晓指认为普世派的代表,将孔丹指认为正统派的代表。

笔者再举一个例子,林彪手下四大将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的子女,现在也分为两派。一派主张清算毛泽东的罪恶,另一派为了保红色江山,宁可自己的亲人受天大的委屈,也要原谅毛泽东,维护毛泽东的旗帜。同一个家族的兄弟姐妹,也无法在公共场合坐在一起讨论问题,写父亲的回忆录,都得分着写。

FILE - Chinese Vice-President Xi Jinping speaks to Egypt's President Morsi (not pictured) during their meeting in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China, 29 August 2012. The man expected to lead 83 million member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rule 1.3 billion people for the next decade had not been seen in public for more than 10 days by Tuesday, September 11, 2012. EPA/HOW HWEE YOUNG/ POOL +++(c) dpa - Bildfunk+++

北京的政治气候并不明朗

秦孔之争的内容,鲜明地揭示了两派分歧的实质。孔:“你个普世价值,别来给我们添乱来了!”秦:“哎呀,同学呀,你连我的话都听不进去,其他社会上的话你还能听的进去吗?”孔:“你他妈还是共产党不是了?你还有信仰没有了?”秦:“你有信仰没有哇?你把你的老婆孩子全放到美国去,你有信仰没有哇?”胡德华绘声绘色叙述:“然后这伙计就挂不住了,戳了他肺管子了,就爆粗口:‘我操你妈!’”正统派的理屈词穷、破口大骂正说明,两派之争的实质,是公义与利益之争,是进步与保守之争。

宪政之争是场新的思想解放运动

有人说,在统治集团、既得利益集团中,能有摆脱狭隘利益束缚、为公义说话的人吗?说没有,是庸俗的、机械的“阶级论”。说有,是有大量历史事实作为依据的。写《共产党宣言》的恩格斯,本人是资本家。当年搞土地革命的人,许多是地主家庭出身。在美国、南非为消除种族歧视而奋斗的人,不光是黑人,还有难以数计的白人。公理战胜强权!正义必胜!没有这样的信念,统治集团就会永远“东方不败”,社会进步也就不可能成为现实。

最近在理论界开展的“宪政”之争,具有与35年前胡耀邦领导和发动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讨论相同的意义。体制外的宪政民主论,已经存在许多年了,就像体制外的改革论,早在1957年北京大学“五一九运动”时就已经涌现一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讨论的意义,是实现了党内改革派理论家与民主墙理论家的联合阵线,瓦解了占据中国理论界宝座几十年的毛泽东主义,确立了改革的思想霸权。最近“宪政”之争的意义,是建立了体制内宪政派与体制外宪政派的联盟,压下了反宪政派的气焰。宪政理论联盟的形成,是建立宪政政治联盟的前提条件。

我们喜见“邓三科”步“毛主义”的后辙,在爆粗口中暴露本质并趋于动摇。欢迎有正义感的红二代脱离正统派,加入宪政派的全民阵线。有了全民宪政共识,实现中国宪政就不会太遥远了。

Chen Ziming

作者陈子明

胡德华向来有“胡家自由化最严重“的名声,他的精彩放言,政治思想的锋芒也正在于此。

作者:陈子明

责编:达扬

作者简介:陈子明,1952年生人,毕业于北京化工学院和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中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民主运动的积极参与者。曾任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民办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所长,《经济学周报》总经理。多次因参与民主运动系狱。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