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胡平:国际社会还是讲道义的

旅居美国的民主人士、《北京之春》主编胡平作为嘉宾之一在奥斯陆参加了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此前他接受德国之声记者的专访。

default

胡平

记者:通过这次的事件我们看到,推动中国的民主,既需要国内也需要国外的支持,您怎么看?

胡平:当然需要国外的支持。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流亡的人都愿意回去(的原因)。因为都知道回去作用能够更大一些,当然海外也能做很多事情,最简单一点就是刘晓波二十年来所有的文章,都是在海外发表的, 因为在中国任何一家媒体都不允许出现他的文章,一个字都不允许,海外又不能靠别的媒体,只能靠我们这些异议人士的媒体,别的媒体只能登有关他的消息,一两句话,所以他的影响力主要通过海外我们异议人士办的媒体。国内是通过翻墙看互联网才能看见,所以他在中国也有影响。但如果海外没有这些杂志和刊物,那他连说话的地方都没有。

记者:这次他给海外维权人士的活动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胡平:当然对我们是很大的鼓舞,这也让整个世界更注意我们的存在,因为很多年来媒体都不关注我们了。

记者:有人说,中国的高层官员里,也有人要推动政治改革和民主化,可是因为此次刘晓波获奖影响较大,这些开明人士会受到负面的影响吗?

胡平:那倒不会,这个只对他们有好处,问题是他们在共产党里的力量本来就太小。

记者:您怎样评价中国政府这次的反应?

胡平:很坏。非常坏。刘晓波说现在中国政府就在向很危险的方向发展,我今天的讲话也要提到这句话,他说"中国离法西斯主义只有一步之遥",这是他五年前讲的话。

(中国政府的做法)非常恶劣,比纳粹德国还坏,比苏联都坏,还威胁各个国家的大使。他觉得他有力量了,他不怕了。国内的警察就是这样跟异议人士说的,"你们不要以为刘晓波得了诺贝尔奖了,国际上怎么怎么样了?我们现在谁也不怕!"

我觉得就是要让整个世界注意,中国现在非常危险,中国是这么大一个国家,如果这么专制下去,又强大起来,对整个世界是很大的威胁,这次有很多国家都不敢来了。下次就更不敢来了,下次遇到中国的人权问题就更不说话了。这件事情,就是怎么样对付中国的专制政权。这个是中国历史上最坏的一个政权。你要把它以前做过的事情加起来,毛泽东饿死过那么多人,还有文化大革命,他是同样一个政权下来的。而且,现在很多政府还去讨好它。

所以(刘晓波得奖)这个对海外,还有国内有很大的鼓舞,因为20年前89民运谁都看到了,六四杀人都知道。当时你们各个政府都反对,所有人都反对,但是为什么没过几天,都忘记了这件事情。这样就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原来那么支持,现在不理不问。所以这次诺贝尔和平奖他们觉得非常好,21年来这个消息是最好的消息。他们相信,这个是世界上,还是有人讲道义。以前都已经认为中国社会不讲,国际社会也不讲道义,都是只认钱,只认好处。那么,这次觉得国际上还是讲的。


采访:奥斯陆报道组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