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胡佳被传唤 软禁下的“殴打他人”?

知名人权活动人士胡佳本周一在互联网上发出了被公安带走传唤的消息。现回到家中并继续遭到软禁的胡佳介绍,公安局表示有人控告他“殴打他人”。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胡佳愤怒而又无奈地表示:“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Chinesischer Bürgerrechtler Hu Jia freigelassen

胡佳(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胡佳您好,您现在身在何处?

胡佳:我现在已经回到家中了。

您刚刚是被警方带走了吗?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具体的经过?

今天上午来了几个穿制服的警察。我家门口常年有穿便衣的国保执行软禁任务。但是出现穿制服的警察,那必然是有正式的司法程序要走。不过他们来的时候没有说要传唤,只是说,北京通州分局的某个部门换了主管领导想要跟我见面沟通,但我认为不那么简单。真正到了那里,我发现还是传唤,给我的传唤理由让我很吃惊,说我涉嫌殴打他人,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而且这个指控不是指我和警察发生了冲突,而是涉及到第三方,说有人指控我在5月下旬的时候殴打过别人。

多家媒体之前有报道,在今年六四前后您被软禁在家100多天,5月份您不是应该是被软禁在家的状态吗?

(所以说)这是非常荒唐,子虚乌有的指控。他们说,有人控告我,对其动用暴力,说我毒打对方。这不能不让我愤怒,难道我在家里殴打(别人)?荒谬!我看到警察都不时地笑笑,好像很无奈。

询问其间有几个警察,他们都问了些什么?

从头到尾有两个穿制服的警察审讯了我,两人年纪都不大,我觉得都是八零后。他们在询问室里就是针对所谓的别人对我控告的细节进行了逐条的询问、核实。虽然他们态度不温不火,没有辱骂,但是软中带硬,柔中带刺,向我表示,对于我而言,有可能会受到法院控告,进入到升级的司法程序。

Vorladung zur Polizei an dem chinesischen Bürgerrechtler Hu Jia

胡佳收到的传唤通知

您觉得事态会发展到那一步吗?

如果某天(人们)听说胡佳因为殴打他人被拘留或是因为故意伤害被刑事拘留,以及哪怕他们说我贩毒等任何一个匪夷所思的罪名加到我身上的话,其实我包括我的朋友们也不必感到奇怪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每次被警方都是带到这里,如果不是到这个地方就危险了,这个意思是说,我可能去的地方就是黑监狱,或者被他们羁押在拘留所,甚至以刑拘的形式关到看守所。

问讯过程持续了多长时间?整个过程是否有国保在场?

从去到回,大概4个多小时。国保总队的人一直在,但是他们没有直接和我接触。虽然国保没有露面,但是我隐隐感觉有他们的影子。因为审讯我的警察频繁的出去和他人沟通。而且外边喊人的都说,市局的某某找您。我个人认为,选择这个特定的日子是有特别含义的:7月初大事很多,七一香港大游行,昨天是达赖喇嘛尊者的生日,现在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还有马上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我觉得,当局认为这些事情都和我有关。当然七一香港大游行我一直在网络上推动真普选,因为我认为这跟大陆的真普选是连在一起的。但是我这次没有安排和默克尔或是其他德国官员有任何形式的会面。(他们是以此方式)提示我,事态可能会升级,现在是紧张高压的状态,当局通过这种方式对我进行警告,有着震慑维稳的意味。

您现在已回到家中,您能够自由行动吗?

其实上半年我已经被软禁了130多天,下半年呢,7月初,我昨天(7月6日)发现自己又被软禁了,看样子这次软禁至少要持续到10号之后,但是具体的理由他们一般不会向我多作解释。是不是对七一事情的报复,我曾经有张照片,是端着达赖喇嘛尊者的法相在他北京行宫雍和宫照片,是不是对以前事情的报复,还是说对默克尔女士访华以及中美对话的预防,他们不置可否。我觉得,不置可否某种程度上就是默认。

欧洲议会2008年向胡佳颁发了萨哈罗夫奖,表彰他在人权领域的贡献。今年一月赵紫阳忌日前后以及六四前后他遭到软禁。六四过后,胡佳被解除软禁。他曾穿上香港"占中"运动的宣传衫在天安门广场留影。


采访记者:文木
责编:苗子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