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胡佳即将出狱,妻子被迫迁

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入狱三年半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将于6月26日刑满出狱。6月7日,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在网上发布信息说遭到房东迫迁。曾金燕认为这与胡佳即将出狱有关。

**FILE** Outspoken Chinese AIDS activist Hu Jia gestures during an interview at a cafe in Beijing, in this March 31, 2006 file photo. Hu was charged with subverting China's government after security officers barged into his home and took him away, a watchdog group and lawyer said Saturday, Dec. 29, 2007. (AP Photo/Ng Han Guan, File)

中国维权人士胡佳即将出狱

6月7日,即将出狱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在Twitter微博和Facebook上分别发布消息:房东承受不了压力,要赶我走,似乎很紧急,不租房给我住,宝宝还在幼儿园上学,得马上想办法解决住的问题。

据悉,自从胡佳被捕和判刑入狱后,曾金燕也受到严密的监控,她及幼小的女儿的正常生活受到干扰。在北京当局的巨大压力下,今年4月,为了让女儿有一个相对正常的成长和教育环境,曾金燕从北京搬到南方城市深圳,并安排女儿胡谦慈就读当地的一家幼儿园。

胡佳因长期帮助中国艾滋病人等弱势群体维权受到中国当局打压。2007年12月,在他的女儿出生后不久,胡佳被北京警方抓捕,其后被北京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半。在服刑期间,原本患有肝病的胡佳经常出现腹痛、腹泻,体重不断下降。公共知识分子崔卫平、艾晓明等和胡佳的家人曾先后致信中国人大吁请胡佳保外就医并进行申请,皆被中国当局拒绝。

本月26日,胡佳即将刑满释放。上月下旬,曾金燕在探望胡佳时,胡佳担忧自己出狱后的处境会和早前被释放的山东维权律师陈光诚一样"从小监狱走向大监狱"。他告诉曾金燕已经作好获释后遭到监探的准备。但期待女儿有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

"被驱赶了,孩子还有什么地方可去"

据曾金燕网上公布信息说:房东是公务员,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向我下了最后通谍,房东毁约不租,只需赔钱给我。可是宝宝上了附近的幼儿园,没有房子住根本谈不上什么照顾她,难道像倪玉兰律师一样不得不去公园紧急避难所?难道像光诚夫妇一样带着孩子被给他们软禁?

曾金燕也坦承了目前的困境,包括胡佳的母亲患上重病及双方的父母都受到骚扰的情况:"我最大的困难在于,没有人可以帮我长时间照顾孩子,胡佳母亲得了重病且胡佳父母都已七十多高龄还受监视骚扰,如果我回老家,老家的亲人会不得不和我一起坐'家牢',以前发生过,当地国保几辆车停在门口,父母和亲戚的精神尤其受刺激。我最不愿意的,是宝宝和我们一起被软禁,明知有各种风险,也排除万难搬家离京,为她安顿新的生活。被驱赶了,孩子还有什么地方可去?做父母的还有什么理由忍让?"

德国之声也电话采访了曾金燕,她说她面对的就是在网上公布的情况:"房东挡不住当局的压力,刚才他还在问我什么时候能搬?我现在还在和他争取能不能多待一段时间,因为现在小孩还在上学,现在让我搬我能上哪儿去,让我去公园搭帐篷吗?"

关于胡佳出狱后的安排,曾金燕也表示:"详细的我们还未定下来,不是我们自己能决定的。"

曾金燕在网上也无奈表示:"我的对策,找一个可以抵抗当局压力的房东;买个帐篷住公园直到宝宝这学期结束;买彩票中200万马上在幼儿园附近买房;回北京过笼中生活;把宝宝送人;潘石屹、王石到处有地产,谁帮我问问他们出面租一套给我?"

中国法律并没有赋予当局这样的权力

德国之声也采访了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秘书潘嘉伟,他表示一直在关注胡佳和曾金燕的处境:"其实曾金燕已考虑过安全问题,所以才考虑搬到深圳去暂住,即使如此当局也要施压给房东,这显示在中国大陆即使离开北京,在很远的地方任何一个地方也会受到当局的控制。我们没有办法接受中国当局的作法。"

潘嘉伟认为,胡佳所担忧的出狱后的处境可能会发生:"胡佳是在国际社会上非常有名的维权人士,当局惧怕他的影响力,会在他出狱后给他们很大的压力,可能会让很多人看住他,变成软禁的情况。"

潘嘉伟也对中国政府对维权人士实施非正常的手段进行谴责:"除非中国政府能够解释根据什么法律,这样对待维权人士的家属,为什么他们可以透过这样的方式去管制?包括胡佳出狱后可能面临的软禁,中国法律并没有赋予当局这样的权力,过去一直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比如陈光诚、赵连海,出狱或保释后都被软禁,这已经变成了一个趋势,维权人士被释放后也不得获得自由。"

作者: 吴雨

责编: 邱璧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