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背景报道:德国在乌克兰危机上的外交政策

在解决乌克兰危机问题上,对德国的期待很高。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与莫斯科有着畅通的联系渠道。然而,仅此一点难以缓和冲突。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总理默克尔取消了周四(3月6日)在柏林的一次安排。因为,欧盟临时决定召开克里米亚

危机

特别峰会。在布鲁塞尔的会议上,两种意见将发生碰撞。一种意见的主要代表是瑞典和波兰。两国认为,眼下,欧盟方面必须表现出强硬,才有可能制止俄罗斯,因此,两国要求很快宣布实施制裁。另一种意见的主要代表是德国,强调与莫斯科对话。在外交政策上,德国历来赋予对俄关系以特殊地位。联邦政府将自己视为西方伙伴国和莫斯科之间的中间人。

有障碍的伙伴关系

在实际操作上,德俄之间的合作绝不融洽。俄罗斯对乌克兰和格鲁吉亚这样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富于攻击性的大国政策、对公民权的蔑视和对反对派的压制,早就让柏林困惑和不解。联邦总理默克尔一再提醒俄罗斯总统普京注意该国在民主方面的欠缺,而普京则始终充耳不闻,并强调,作为一个难以治理的“大国”,俄罗斯走的是一条自己的道路。

在这个复杂的地缘政治背景下,东西方冲突结束以来,在莫斯科和西方合作伙伴之间一再产生信任危机。俄罗斯领导人不仅因北约的东扩感觉受到威胁,而且也对乔治·沃克·布什领导的美国政府提出的在东欧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计划十分恼怒。普京总统2007年度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言论攻击便是这一愤怒情绪的写照。当时,他以不同寻常的严厉声调指责华盛顿,极力建立“单极世界”。这让某些观察家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冷战时期。

2008年的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使这一关系蒙受更多压力。

欧盟着力调停

,俄罗斯(其时,梅德韦杰夫任总统,普京任总理)则继续其入侵行动。当俄罗斯承认从格鲁吉亚分离出来的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为独立国家时,德国政府提出抗议,称其“违反国际法”。乌克兰也曾多次成为争议的中心,例如,2009年,俄罗斯停止对该国、从而意味着停止对欧盟供应天然气时,乌克兰便处在了这样的境地。过去数月里,俄罗斯对内战国家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支持也损害了莫斯科和西方之间的关系。普京为此也受到柏林方面的严厉抨击。

通过接近达到转变

基民盟籍默克尔同普京之间的关系可说是务实而冷淡,社民党籍的外长施泰因迈尔则在从2005至2009年首次任职期间就致力于建立一种延续性对话关系,以实现“通过接近达致转变”。施泰因迈尔认为,缺了俄罗斯,无法解决国际危机。当施泰因迈尔于2013年再度成为大联合政府的外长时,他曾报怨说,与俄罗斯政府的对话渠道已相当脆弱。

的确,自普京2012年重掌总统大权以来,紧张关系有增无减。联邦议院所通过的对俄罗斯当局政策持批评态度的一份决议和德国政府俄罗斯事务专员、基民盟籍的朔肯霍夫(Andreas Schockenhoff)对普京威权执政风格的明确抨击清楚显示了这一点。在大联合政府就职后,施泰因迈尔遴选社民党籍的埃勒尔(Gernot Erler)为俄罗斯事务专员。在言辞上,埃勒尔较其前任相对温和。在今年1月份接受德国之声的一次采访中,埃勒尔指出,重要的是,“就俄罗斯的利益展开理性对话”,展开能让俄罗斯方面不丢面子的对话。

独立广场带来的挑战

然而,自第二次担任外长以来,施泰因迈尔对俄友好立场受到了考验。在基辅,在亚努科维奇总统搁置了同欧盟的联系国协议后,反对他的抗议浪潮风起云涌。普京许诺,只要亚努科维奇拒绝欧盟的建议,就向乌克兰提供巨额贷款。施泰因迈尔在他访问乌克兰时发表的讲话中曾明确了对俄罗斯方面的不快。他称,他并不愿意扮演一种不批评莫斯科的角色。他指出,莫斯科利用乌克兰的经济困境的行为令人愤怒。他同时指出,欧盟方面也必须自问:如果一定要让乌克兰必须在欧洲或俄罗斯之间作出抉择,是不是会使这个国家无法承受?

这是在2013年圣诞节前夕。不久之后,施泰因迈尔便有机会证明,他所理解的德国角色到底该是怎样的。当在基辅的独立广场上狙击手射杀示威者时,他同波兰外长西科尔斯基和法国外长法比尤斯成功斡旋反对派和亚努科维奇总统达成一项过渡协议,根据该协议,将分别提前举行议会选举和总统选举。斡旋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俄罗斯政府特使鲁金(Wladimir Lukin)也参与了进来。但在媒体的报道中,这一功绩主要记在了施泰因迈尔的帐上。

不过,这一过渡性协议只过了一夜便寿终正寝。第二天,亚努科维奇便走上了逃亡路,示威者们夺取了基辅政权。乌克兰议会罢黜了亚努科维奇,并任命了俄罗斯视为非法的过渡政府。正当欧洲在为自己的危机外交庆贺时,一个更大的挑战开始出现在地平线上。

欧洲处于战争危险之中

俄罗斯军事干预克里米亚,并事实上控制了这个俄罗斯人居多数的半岛。与此同时,俄罗斯不排除向乌克兰东部俄语地区进军的可能性。欧盟外围边界的冲突演变成了极其危险的东—西对抗。美国和欧洲政府急忙寻求对俄罗斯挑衅的对策。旧有的分工似乎暂时又起作用了—华盛顿发出

强硬调子

;柏林发出较为温和的声音。在一次电话中,默克尔得以使普京答应,向克里米亚派遣一个国际观察员小组,并成立一个联系小组。联合国的一名特使目前已在克里米亚,欧安组织的军事观察员小组也将跟进。

来自柏林的明确话语

然而,局势还远未缓和。施泰因迈尔本人星期一在布鲁塞尔出席欧盟外长会议时就明确表示,欧洲正处在柏林墙倒塌以来的最严重危机中。他同时强调,将继续注重对话。他称,“危机外交不是虚弱的标志,而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急迫。”不过,柏林决心避免在外交努力中单独行动。同其他伙伴国一样,联邦政府也认为,俄罗斯的军事干预是对国际法的明确破坏;联邦政府也加入了对G8峰会准备工作的抵制。另一方面,柏林对经济制裁依然采取怀疑态度。原因之一是,德国在经济上同俄罗斯的联系几乎超过任何其他一个欧洲国家。

与此同时,德国政府则力求使普京知道,德国的克制也是有限度的。施泰因迈尔强调要保持一种威胁态势。他警告说,如果俄罗斯不走出具体的妥协步骤,在欧盟峰会上将肯定作出决定,采取反制措施。至于它们将是怎样的措施,他没有说明。

作者:Nina Werkhäuser,/ Mathias Bölinger 编译:凝炼

责编: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