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肯尼亚首都闹水荒

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水已成为绝对的奢侈品。经过长时间的干旱,储备水早已用完。政府已采取紧急措施。大多数住宅区每周只供一次水。而在没有供水系统的贫民窟,很多人已经买不起水。

default

等待着买水的人们

在内罗毕的坎格米贫民区,人们在排队买水。卖水人保罗给人们的容器里放满了水,水的价格高得惊人。一桶水卖三个肯尼亚先令。约合3欧分。这是再便宜不过的价格了。因为在内罗毕的其它地方,一桶水要卖到20个先令或者更高的价格。对于每天生活费才有100个先令的许多肯尼亚居民来说,这个价格是很高的。

保罗看来也难以再继续向人们提供优惠的水价。他的水是自来水公司提供的,自来水公司在不断的提高价格。他说:"每次我支付帐单时,都发现水又涨价了,就像现在超市的玉米粉一样在涨价。我批发采购的水也在涨价。 "

在内罗毕,水已经成为奢侈品。经过长时间的干旱,河流干涸,水井里几乎没有水。政府对水实行了配给供应。几乎到处是每周一次供水。

肯尼亚人忍受着缺水的煎熬,同时也给一些人抬高水价提供了机会。尽管相关部门的议会秘书索尔驳回了人们的指责,他否认了"贫民窟几乎没有人能够买得起足够的水"这种说法。索尔说:"水是从内罗毕的自来水公司出售的。如果有人抬高水价超过2先令,就应该向我们禀报,我们知道后会立即进行干预。 "

如果真的按照索尔的话去做,坎格米贫民区的居民每天都得向当局报告抬高水价的事情。可他们无暇顾及这些。其中一位居民说:"这里的人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找水。我也很想再洗洗衣服。但是,我走很远的路买来的两、三罐水,只够做饭和洗涮餐具。 "

学校也缺水。通常学生们可以在校吃午饭,但有时因为缺水,午饭只得取消。 14岁的学生维安说:"如果学校没有水,我们就没有饭吃,继续上课,连喝的水都没有。 "

学校的厕所和附近的公厕一样,供数百人使用,但是没有水冲洗。人们只能想别的办法。一位居民说:"大多数人使用塑料袋。然后随地乱扔。可以想像,到处都是这种脏物是多么危险。 "

这种塑料袋被称为"飞行厕所" 。在坎格尔贫民区被越来越多的使用。在不远的将来,内罗毕的缺水问题将成为影响健康的一个主要问题。贫民窟医疗站收治的腹泻儿童不断增多。卖水人保尔感到欣慰的是,他至少能够通过廉价售水帮助一下左邻右舍。但是他也常常得不到水。他说:"政府必须有所作为,应该保障居民的用水。我无力开发新的水源。这是只有政府可以办到的事情。如果它不这样做,必须说明理由。 "

作者:Antje Diekhans/李京慧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