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灾”一年后 恐惧未消失 | 经济纵横 | DW | 12.06.2016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股灾”一年后 恐惧未消失

一年前的6月12日,中国股市结束“疯牛”,进入“股灾”模式。对于许多中国股民来说,这意味着之前的“纸上富贵”在短时间内化为乌有。着眼现在的中国股市,专家认为当前中国股市的市值评估与一年前相比正好相反。

China Börse in Peking

2015的中国股市经历了“疯牛”到“疯熊”的转换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众多中国散户股民中,郑阙已经算是幸运的。大约一年前,他在"股灾"爆发后的一两天内果断卖出了自己手中三分之二的股票。在家里亲戚的"指点"下,他从2014年年底开始把自己一半儿多的家底全部押在了股市上,入市资金大约有200万。2015年5月底,他每天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上网打开股票账户,看着自己已经接近翻倍的股票市值。那时,他和大多数中国散户股民一样,坚信此轮大盘不回到2007年的6000点都不叫牛市。

然而事实非他所愿,2015年6月12日,上证指数把那轮"疯牛"的终点定在了5178点。许多股民当时还沉浸在媒体报道中"A股牛冠全球!市值首度突破10万亿美元,仅次于美国股市"的喜悦中,并继续看好沪市大盘突破6000点的可能性。同时,外资撤离中国股市的力度加大。

股市泡沫的幕后"吹"手

Heinz Ruettimann

瑞士宝盛银行(Julius Bär)新兴市场战略研究部的分析师吕提曼(Heinz Rüttimann)

瑞士宝盛银行(Julius Bär)新兴市场战略研究部的分析师吕提曼(Heinz Rüttimann)在2015年5月份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就表示,沪深300指数所覆盖的股票市场中有明显的泡沫,许多股票上涨的速度和幅度都已经超出了正常范围。回顾当时,吕提曼指出,导致中国股市进入"股疯"模式的主要原因包括,在中国官方媒体报道的鼓动下,散户股民们纷纷全身投入股市。再加上当时中国政府对所谓"影子银行"的理财业务严加管理,导致股民没有其它的投资渠道。股市的泡沫越变越大,最终破灭。

就在吕提曼做出上述表态后不久,《南方都市报》于5月底刊登了"男子入狱前买股票1年后涨10倍 称祖上积德"的文章。"第一财经日报"则在那段时间里发表了题为:"罗杰斯:又买了中国股票 上证指数至少到6000点。"的文章。" 中金网"也引述国际投资大鳄罗杰斯当时在上海的表态报道称:"A股没有泡沫"。

随后到来的就是市场从6月中旬开始的疯狂清仓。郑阙再一次糊里糊涂的在家人的指点下,于"股灾"模式开启几天后,卖掉了手中的绝大部分股票。几个月前的"纸上富贵"消失的无影无踪,到最后他只能安慰自己还好保住了大约100万人民币的利润。但更多的股民仍然不相信这就是此轮牛市的终结,仍然按兵不动,甚至梦想着大跌之后是大涨,可以抄底重来。随着散户股民的损失不断增加,中国政府的"国家队"携巨额资金入场,主要任务就是"维稳"。

无论是证监会清理非机构类个人投资者配资业务账户,遏制借债炒股。还是当时新履新不久的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带队赴证监会,排查恶意卖空股票与股指期货的线索。抑或是"国家队"的大笔资金进入指数股,并同时叫停上千只股票交易。所有的这些政策层的救市举动在吕提曼看来,都没有起到任何稳定股市的作用。他认为,这些举动只是加大了投资者的恐慌情绪。

"散户主导 '国家队'无法干预"

吕提曼坚信,中国A股市场是以散户股民为主导的股票市场。"他们(中国政府)必须意识到,中国股市的规模已经大到无法用政府行为来予以干预。"在机构投资者的短期买卖行为相对较少的同时,散户投资者太容易受到媒体报道及舆论环境的影响,慌忙出逃。

China Börsenaufsichtsbehörde

股市暴跌:证监会成为舆论的众矢之的

作为瑞士宝盛银行的中国市场专家,吕提曼至今不明白中国官媒当时为什么通过大规模报道助吹股市泡沫。放任散户投资者能够利用杠杆举债购买股票。 思考许久后,唯一让他感到合理的答案就是:证监会的领导层想通过股市的繁荣来创造政绩,为以后的政治晋升奠定基础。

如今,上证指数已经跌破了3000点大关。虽然身边的家人和朋友已经多次建议郑阙应该适当建仓,抓住抄底的机会,可是经历了2015年的大起大落。郑阙已经不敢把身家性命赌到股市。而在吕提曼看来,中国股市目前的市值也明确处于被低估的状态。在中国政府加大资金投放量、加大投资力度的政策背景下,企业的盈利能力有望增加。一旦企业的运营数据有所好转,股市将会回暖。吕提曼相信:与其它新兴国家的证券市场相比"中国股市目前的市值真的很具吸引力。"

虽然谨慎看好中国股市的不只吕提曼一人,但这仍然难以树立起郑阙的信心。在6月12日股灾一周年纪念日到来之前,他默默地"割肉"卖掉了自己手中仍被套牢的股票,开始为自己在北京三环内寻找1000万人民币以下的三居室。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