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联邦议院电脑病毒仍未控制

德国联邦议院网络遭黑客监听丑闻曝光已经4星期,有关方面虽高度紧张,但很明显,对如何制胜黑客,迄无良方。

(德国之声中文网)4周前,传出消息说,联邦议院电脑系统成了史无前例的黑客袭击目标,不明身份者将木马病毒程序输进了网络,复制并窃取数据。攻击来自何方,迄今不清楚。不过,一再有人猜测,攻击行为的背后可能是某外国情报机构,—例如,俄罗斯情报机构。

根据北德意志电视台、西德意志电视台以及《南德意志报》的一项联合报道,联邦信息技术安全局(BSI)得出以下结论:现有系统缺乏抵御攻击的能力,因而,必须被放弃。报道称,黑客显然成功打入了联邦议院电脑系统的核心,甚至窃得管理器权,从而使整个系统呈现“大门洞开”之势,这意味着,黑客可随意进入联邦议院的任何一个系统及各党团、议员和工作人员的所有准入数据。

Berlin Reichstag Bundestag Außenansicht

德国联邦议院

失去控制

一名网络政策专家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联邦议院显然已不能控制其信息技术结构,而这意味着,它根本就已失去工作能力,因为,现在,议员们谁也不知道,放在自己电脑上的信息是否还保险”。

联邦议院数字议程委员会社民党团负责人克林拜尔(Lars Klingbeil)证实了这一现状。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情况很严峻,已成为议员们的一大问题,大家都“忐忑不安”。他指出,现在面对的绝不是几个年轻人有意要让联邦议院难堪、从某个车库发出的网络攻击行动,而是一个刑事犯罪组织,而且,很可能是国家行为。

绿党网络政策发言人冯·诺茨(Konstantin von Notz)也持相同看法。他指出,对联邦议院的黑客攻击是“有着情报机构质量的高端行为”,“木马病毒已深入网络,导致严重问题”。

据信,这是德国议会迄今受到的最大规模电脑间谍攻击行为。联邦议院已证实黑客攻击行为。议院元老院日前举行专门会议,磋商对策。

糟糕的是,攻击行为还在继续。《明镜在线》的一份报道称,现在仍不断有联邦议院数据流失,去向不明,所以,有关人士已使用“全面破坏”这一术语。联邦议院内部人士相信,渗入的木马病毒程序依然活跃。专家们目前正设法确定其活跃的程度。当然,由于专家们是在绝对保密的情况下工作,因此,无法对外透露目前的调查进度。

Symbolbild Netzpolitik

良方何在

其实,在现代高技术条件下,受到黑客攻击本身并不令人意外,换言之,重要机构和部门受黑客“关照”是信息时代的题中应有之义,是各国“正常”现象,德国也不例外,原不必大惊小怪。要命的是,包括联邦议院在内,德国有关当局在对如何使联邦议院尽快从黑客手中解救出来似乎缺乏良策。议员们对相关问题看法不尽相同。

数字议程委员会社民党团负责人克林拜尔承认,他不知道,网络是否还能清理、修理,或者,是否该更换整个系统,即建设一个全新的电脑网络系统。须知,联邦议院网络电脑就有2万台。全面更换,殊非小事。联盟党议会党团干事长卡斯特(Bernhard Kaster)就相信,更换软件就可以了。他强调,电脑系统和伺服器必须部分新配置,但“这不能同全面更换硬件相混淆”。

不过,网络专家贝克达尔(Markus Beckedahl)认为,不应排除全面更换电脑这一措施,原因是,情报机构有着各种手段,可以操控硬件。他指出,至迟从斯诺登揭秘以来,这一点已为大家所知。他强调,一旦硬件受到操控,其耗费的资金要比全面更新要大得多,其损失也更持久。

Symbolbild Petra Pau - Einen solchen Angriff hat es noch nicht gegeben - Hackerangriff auf den Bundestag

左翼党籍联邦议院副议长保( Petra Pau )发言谴责黑客攻击行为(2015.4.22)

最根本的问题是,到底怎们会出现这一问题的?迹象显示,导致这一问题有多种原因。例如,操作系统便是要素之一。大约10年前,联邦议院曾讨论过是否要更换操作系统,用Linux取代Windows XP。讨论没有结果。现在,依然是使用Windows XP,而微软公司早已不再提供支持性软件。在网络专家贝克达尔眼里,联邦议院的网络系统犹似大门洞开的马厩,此外,联邦议院几乎将整个信息技术结构交给了外部运营商,“这意味着,它从一开始就交出了每一种管控手段”。

新争议

遭遇自己历史上最大黑客攻击事件引起震惊之余当然要导致采取应对措施。

社民党议员克林拜尔就表示,必须提高安全标准,需要配备人员和技术,而最关键的是,联邦议院必须有自己的、与其他网络相屏蔽的通信网络。

网络问题专家贝克达尔对这一观点不免忍俊不禁。他指出,当今时代,独立网络绝无可能,因为,联邦议院必须与他人交流,必须在真实时间里获取信息、与他人作交换,而在一个完全屏蔽的系统里,这根本不可能。

联邦议院将讨论是否应让联邦宪法保护局比迄今更多介入相关调查。该机构是反间谍主管机构。尤其是在野党,即左翼党和绿党极力要将该机构排除在外。一想到,—即使是为了找到黑客攻击的踪迹,一个政府机构将监控联邦议院的数据流,众多议员便相当不快。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