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联邦议会辩论遭吐槽:太沉闷、少惊喜、无激情

他们心不在焉,在议会大厅读报纸,开小差上网,或干脆不到场。德国联邦议员常常受到人们的指责。批评者说,出现这种现象不足为奇,因为议会的辩论气氛沉闷,毫无惊喜,不仅议员,民众和媒体也难以提起兴趣对其进行关注。

(德国之声中文网)想象一下,德国联邦议会大厅的讨论根本没有什么人关注。事实上,德国人对德国联邦议会中的辩论兴趣正在减少。根据贝塔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Stiftung)的一项调研,只有约25%的被访人会观看或收听电视或广播中的联邦议会辩论。与之相比,1984年的调研中,这个比例还在63%左右。这种结果并不是巧合。根据这项研究,媒体对经济话题的报道要大于对德国联邦议会的报道。这与英国的情况完全相反。英国政府和在野党的激辩如此精彩,引起民众关注,以至于一些酒吧不播放体育频道而改为播放政治性的电视节目。德国这是怎么了?

赛博尔(Ulrich Sieberer)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对于德国公民和媒体来说,德国联邦议会的辩论十分无聊。"他是名为"可见民主:德国联邦议院辩论和提问时间"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显然,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与社民党与联盟党组成的大联合政府占据了70%到80%的讲话时间,而反对党讲话的时间很少不无联系。政府花去了太多的时间进行自我夸奖,而批评之词却难有落脚之地。

除此之外,赛博尔认为这种结果也是因为结构上的错误造成的:"辩论不会出现让人意外的惊喜。"讲话的时间兀长,内容都是人们预料之中的。许多发言缺少激情。是不是也因为讲话者缺少像巴伐利亚政治家、基社盟人士弗兰茨-约瑟夫-施特劳斯(Franz-Josef-Strauß)或者是社民党联邦议院党团主席赫伯特·魏纳(Herbert Wehner)那样对政治对手直言不讳地发出抨击的人呢?赛博尔认为答案是否定的。他觉得,如今的联邦议会大厅里,缺少的是临场发挥:"目前,所有向德国政府提出的问题都是提前告知的。"在议会辩论中的提问环节,国务秘书只是宣读事前准备好的回答。

反对党只能在一个环节"时事时间"中自由选择讨论题目。这个环节讨论的是德国立法之外的话题,这个环节50年前因为德法关系的讨论被引进议会。在这个单元,发言者讲话时间不能超过5分钟。而结果是,这个环节往往会被新闻节目选择播放。

"工作型议会"

虽然联邦议会的辩论文化受到了许多批评,不过赛博尔表示:"如果我能选择是在德国还是在英国担任议员,我会选择在德国。"因为德国的议会是"工作型议会",所有的议员都可以以委员会的形式参与立法。而在英国"法规几乎只由政府制定。"纵观全球,议会的发展趋势也是从"工作型议会"转向"演讲型议会"。

现在,议会的辩论需要注入更多活力。一些舆论关注的重要话题在议会应该得到辩论而不是成为谈话节目。政治专家赛博尔希望联邦议会中的问答环节能够更为精彩,这样"议员们也愿意去参加会议。"这样,在一周中,一会至少有一天能重现座无虚席的景象。而这会产生良性效应,联邦议会的辩论一定能够重新唤起民众和媒体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