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联合国宪章60周年:联合国仍是个矛盾体

到今年为止联合国已经成立了整整60周年。而今天是联合国宪章生效60周年纪念日。但今天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却因9月联合国峰会上安南有关联合国改革的建议没有得到广泛的支持,而被蒙上了阴影。联合国是不是已经陷入困境难以自拔了呢?

default

陷入改革泥潭的联合国

“我们,联合国的人民...”联合国宪章前言是以这句话起始的。此话虽然动听,但却是掩盖了实际情况的华丽油彩。因为在决定联合国这个国际性组织命运的国家中,只有一部分是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而在拥有否决权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过去和现在都存在着专制政权。话又说回来,即便是民选政府,在安理会中也未必表达本国人民的意愿。比如在伊拉克问题上,虽然英国和西班牙民众反对对伊开战,但布莱尔和阿兹纳尔却表达了相反的立场。

联合国宪章前言的这句开场白,反映了联合国自它成立60年来的种种矛盾现象。事实是:冷战时期,安理会很少能够履行它维护世界和平和安全的任务。虽然兰盔部队在地区武装冲突爆发后能够为恢复局势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但联合国几乎无法在事前制止任何战争的爆发,比如在朝鲜,越南,卢旺达。在卢旺达,灭绝人性的大屠杀竟然就在世界人民的眼皮底下发生。自东西方冷战上个世纪80年代结束后安理会中几乎没有出现过什么否决票。但伊拉克战争告诉我们,要避免一场战争,必须所有常任理事国真心报有这一愿望。

假如一切按照科菲-安南的计划进行,那么联合国在它60岁生日时应该已就改革做出了具体决定,从而为促进联合国适应21世纪的需要做出贡献。但联合国这位秘书长的建议在9月中旬联合国峰会上被大大打了折扣:各国虽然口头上再次表示支持联合国的新千年目标-当然没有人会公开反对战胜贫困,反对战胜大规模传染病-但是在提供援助资金的具体问题上大家就都退缩了。联合国的改革因意见不一被向后大大推迟。在长期以来讨论的反恐问题上,各国也采取了回避态度。此事也再一次证明,要想再事关联合国前途的问题上达成共识有多么艰难。可以断言,要是谁期待着联合国能够成为一个有切实行动能力的世界性政府的话,那么它必定会深深地失望。

当然不能说联合国毫无用处,它在一些领域中的确也做出了重大贡献。它借助于人权宪章,依靠其各个组织,比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国际法庭,树起了一座座丰碑。联合国机构迄今已经多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就颁发给了国际原子能机构和该机构总干事巴拉迪。

遗憾的是,在事关世界和平的问题上,联合国现在还主要是个各国交换意见的论坛,虽然在特定情况下,它会就具体维和措施做出决定。但所有191个成员国需要认识到,最终不是联合国,而应当是各成员国对世界和平承担起责任来。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