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生涯杀手:头巾 | 文化经纬 | DW | 26.09.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职业生涯杀手:头巾

一位在德国中小学教书的老师可以戴头巾吗?十年前,德国最高的司法机关必须就这个问题作出裁决。其结果是:“可以,但是……”。2003年,原告还认为这是一场胜利,而今天的情况已经大不相同。

(德国之声中文网)十年前的今天,露丁(Fereshta Ludin)大获全胜。位于德国卡尔斯鲁厄市的最高宪法法院判决这位老师可以在教课的时候戴上头巾,而这正是巴登-符腾堡州的政府机关试图阻止的。

对于这位当时31岁的穆斯林女性来说,这是经过漫长上诉过程后的最后胜利。今天的露丁表示:"没错,当时我确实为这项判决庆祝了一番。"但它最后带来的结果其实是毁灭性的。

胜利变成失败

Das Archivbild vom 26.06.2001 zeigt die Lehrerin Fereshta Ludin im Verwaltungsgerichtshof Baden-Württemberg in Mannheim vor der Urteilsverkündung im Kopftuch-Streit. Am Donnerstag (04.07.2002) begann vor dem Bundesverwaltungsgericht in Berlin die Verhandlung um das Kopftuch-Verbot in der Schule. Das Oberschulamt Stuttgart hatte es 1998 abgelehnt, die aus Afghanistan stammende deutsche Staatsangehörige als Beamtin auf Probe anzustellen, weil sie auch im Unterricht eine Kopfbedeckung tragen wollte. Das sei ein Verstoß gegen die staatliche Neutralitätspflicht. dpa (zu dpa 2648 am 04.07.2002)

“头巾判决”过去10年后,露丁(Fereshta Ludin)已经没有什么好高兴的理由

因为卡尔斯鲁厄的法官们在判决书中加上了一个重要的限制性条文:虽然政府无法下令禁止老师在上课时戴头巾,但如果有法律规定就能够加以阻止。

在德国,学校和教育是各州政府的管辖范围。当时的判决一出,德国16个州中的8个州就立即推出了所谓的"中立法"(Neutralitätsgesetze),也有人管它叫"头巾法"。该法禁止在公立校园内出现宗教符号,只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允许基督教的符号存在。这样,卡尔斯鲁厄的判决推出没多久,露丁的胜利几乎转变成失败。

要信仰,不要职业

支持禁令的人认为,头巾是妇女受压迫,没有权利的象征。露丁则反驳称,正是头巾禁令让许多穆斯林女性没有机会从事她们想从事的职业。

塞里夫·艾(Serife Ay)也有这个问题。她非常喜爱德语,对语法的精通让她在学校里曾受到同学们的戏弄。她一心想成为德语老师,也曾经有机会在杜伊斯堡的一所学校里当全职教师。但唯一的条件是上课不能戴头巾。她必须在信仰和职业生涯中做出一个选择。

Serife Ay, ausgebildete Lehrerin, darf ihr Beruf wegen NRW's Kopftuchverbot nicht üben. Copyright: Serife Ay (Privat)

塞里夫·艾(Serife Ay)放弃了当德语老师的机会

塞里夫·艾遵从了她内心的声音,也葬送了在德国成为德语老师的几乎所有机会。政策法规上的限制是一方面,深深扎根于人们心中的偏见又是另外一方面:"这个歧视性的规定也让我无法在私立学校教书。那里的负责人担心,家长会对戴头巾的老师表示不满。"

早晚的事情

对于这位穆斯林女性来说,她几乎没有多少选择:她可以去没有"中立法"的州教书,或者运气好的话找到一个愿意允许她上课戴头巾的私立机构。或者,她可以成为宗教课老师,因为法律规定宗教课老师在上课的时候可以戴头巾。

在柏林市参议院负责跨文化事务的顾问谢比里(Sawsan Chebli)对整个事情的看法比较乐观。她认为立法层以后会对现有的头巾禁令做出一定的修改。"从德国人口结构的发展情况来看,不用过多久,德国就无法因为一个人戴头巾而拒绝其就业。"

作者:Lori Herber 编译:任琛

责编:叶宣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