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老移民为何反对新移民?

东欧人抢走了我们的工作!恰恰是很多在英国的移民持有这种看法。德国之声记者Jaafar Adbul Karim在英国脱欧共投后拜访了这些移民,这里是他此行后的内心感受。

Jaafar Kolumne

Jaafar Abdul Karim在伦敦街头采访一名伊拉克移民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英国居住的阿拉伯人怎样看待"脱欧"公投结果?为了找到答案,我来到了伦敦。为了得到一个更为全面的认识,我尝试跟尽可能多的人谈话。然而在那所听到的,却让我感到失望和气愤。

这些有阿拉伯移民背景的英国公民一而再再而三地向我抱怨,英国的移民和外国人太多,尤其抱怨来自东欧的移民。因此他们在公投中选择了脱欧。对此我感到特别惊讶并问道,你们自己不也是作为外国人而移民到这里的吗?这完全是两码事,他们回应道。毕竟他们现在已经是英国人了。此外,按照他们的说法,阿拉伯人是因为战乱而逃难到英国,但是东欧人在自己的国家过得安逸舒适,这是本质上的区别。

这些千方百计来到一个陌生国家寻求帮助的人,却在潜意识中或公开表明他们的种族主义思想,对那些跟他们有着相同命运的新来者没有一丝同情。移民反而成了反对移民者。

自私的态度

也许他们当中很多人过日子也不容易,害怕再次失去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安全保障,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们对待移民的态度 :"只要自己好,其他人无所谓"。这种自私自利的行为实在让人无法理解。他们难道不应该同情那些跟他们有着类似经历的新移民吗?

我相信,我对有移民背景的阿拉伯民众相当了解。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阿拉伯裔德国人,而我的工作就是同他们交谈。作为记者和脱口秀主持人,我并不愿简单笼统地做出结论。但是在演播厅与移民,以及在阿拉伯国家与当地民众进行的多次对话中,我察觉到的情况与在伦敦所经历的完全符合。

我现在就知道,很多人特别是移民者会批评这篇文章,然后在脸书上这么写:"是的,但是欧洲人也是种族主义者 "。这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种族主义与不宽容态度永远都是错误的,不管是谁说这样的话。

移民者当中的彼此歧视

我在柏林的难民营多次听到这样的说法。"我们这里的难民营都是来自阿富汗和马里的人。我们不希望和'这些人'有任何关联。"一个叙利亚人曾经这样对我说:"你怎么想的,你觉得我们来自索马里吗?"

一个埃及人在伦敦告诉我,东欧人将抢走所有的工作机会。然而他自己当年也是因为工作而来到英国,现在他是一名司机。

我在约旦的时候,许多来自巴勒斯坦的难民如今也说道:"我们不希望接受更多的叙利亚难民"。

一个几年前来到德国的叙利亚人对我说:"德国不应该再接收更多的叙利亚人了"。

在黎巴嫩也总能听到这样的话:"这些叙利亚人到底是怎么了?"这些人看起来好像已忘记,他们自己国家也曾发生内战,迫使黎巴嫩人四处逃亡。

Journalist Jaafar Abdul Karim

德国之声记者Jaafar Abdul Karim

强调相互团结!

用宗教、肤色、人种及出生来对人群进行划分,恰恰是这种做法导致当前阿拉伯世界的混乱局面,无数民众流离失所。许多阿拉伯人会说自己是某某教派或某某国家的人,以此来作为自己的身份认同。但是我们都是人。如果我仅用宗教或国籍来区分他人,便恰恰忽视了这一点。

在法治国家,所有人都享有人权。 然而很多人并不懂这项原则。因为在这些人的祖国,并没有法治的概念。因为对促进和平、和解、民主和人权作出重要贡献,欧盟荣获2012年诺贝尔和平奖。这也意味着一个巨大机遇,让世界改观:强调包容多样、和睦相处及相互团结。

尤其是移民们不应该忘记,社会对他们的包容有多重要。我认为,自己正处在社会包容阶段,或者儿孙辈正在或将要依靠社会包容的移民,更应当对其他移民展示包容心。他们应该非常了解被社会歧视和标签化的感受。让我深感失望的是,他们自己过上了安定的生活,却一点都不同情那些跟他们同样,自己决定或被迫无奈而背井离乡、踏上充满风险旅途的人们。

Jaafar Abdul Karim33 ,德国之声阿拉伯语青年节目Shababtalk的主持人及责编。这一谈话类电视节目以其社会批判性话题在北非、中东和海湾地区吸引了上百万观众。Jaafar Abdul Karim出生于利比亚,他的父母来自黎巴嫩。他在黎巴嫩和瑞士长大,先后分别在德累斯顿、里昂、伦敦和柏林上大学。 现今他住在柏林。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