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翁渝国-“长着金手的医生”

翁渝国现任柏林德国心脏中心副院长,在德国,他有“长着金手的医生”的美誉。他是目前世界上做心脏辅助装置最多的心脏外科医生,也是世界上第一个成功地使用小儿心脏辅助装置的医生。2001年1月19日,他在上海植入了亚洲第一例人工心脏。他还曾成功地一次植入四个心脏瓣膜,为体重仅1600克的早产儿进行根治手术。最近德国之声记者对这位著名的心血管外科专家进行了专访。

default

正在进行中的心脏手术

德国之声记者:翁教授,您好,您是世界上作人工心脏手术最多的外科医生,请问在这么多手术中, 给您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哪例手术?

翁渝国:我做的手术,病人的年龄从新生儿到50多岁都有,做的手术很多都是难度比较大的,而且病人的情况都是很危急的。比如最近的一个手术,病人是一个才21岁的德国姑娘。先后已经做过两次手术了,但是术后,病人心脏衰竭很厉害,已处于垂死状态。在当地医院束手无策的情况下,通过直升飞机转到我们医院进行手术,手术用了大概八个小时,术后三天她就出院了, 一个月后就基本恢复了健康,现在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了,这个病人如果不给她做手术,现在就等于已经死了好几次了。康复之后,病人见到我,就抱着我流眼泪,激动地连话也说不出来。活着的人不知道,只有这样的病人才能体会到生命的真正价值,才懂得生命的珍贵,这我觉得是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

德国之声记者:据悉,您对中医药也很感兴趣,那么您对现在全球范围内兴起的中医热是怎么看呢?

中医有几千年的历史,我觉得我们中华民族如此得兴旺发达和我国的中医有很大关系,但是历史悠久的中医直到最近几年才开始蓬勃发展。相比之下,西医只有几百年的历史,但是发展迅速,其实中医和西医用的很多成分都是一样的,但是西医把每一种有效的成分都提练出来,去掉了其中无用的或者有副作用的成份,而中医就无论有用没用的成分,他都放在一起熬。这也是阻碍中医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至于中医为什么近几年开始蓬勃发展,我觉得因为中医不光包括中草药,广义上还包括中医的推拿,按摩,针灸,拔罐和气功。很多西医束手无策的病,比如一些慢性的病,像疼痛,或者是我们所谓的精神上的病,或者是一些绝症,像癌症等,这个时候就只能求助于中医,中医在这些方面就得到了蓬勃地发展,尤其像疼痛这种病,中医能够起到很大程度上的缓解的作用。这就给很多病人带来了治愈的希望。

德国之声记者:据您所知, 现在德国的中医发展情况如何?

在德国到底有多少家中医院,我自己也没有正确的数目,据我所知,在柏林大概有几十家之多。柏林的前卫生厅厅长皮特·汉勃纳尔女士很热衷于中医,对中医也很有研究 。而且现在的“柏林中医研究与促进协会”也是在她积极倡导下成立的。她也希望中医能够正式纳入德国医疗保险的轨道中。现在“柏林中医研究与促进协会”正在致力于把中医的成分进行科学的分析和总结,提取其中的有效成分,使得中医在全德、全欧洲得到更广泛的应用和更好的发展。

德国之声记者:像您这样的中国西医在德国有多少?

我们成立了一个在德国的中国医生协会,这个已经报名的就有几十个人,他们都是获得德国居留权,或者入了德国籍的,另外还有短期的,从几个月到几年的都有,在我们医院差不多就一直保持有二十个中国医生在这里进行长期或者短期的进修。现在也一直不断的有国内的医生来德进修。

德国之声记者:您认为在中国和德国医疗条件和设备有什么区别?

我认为,在硬件方面,也就是大的设备的方面,先进度国内和德国的区别不大,关键的是我们的专科医生,也就是软件方面,中国和德国有些差距,我认为,第一与我们国家没有一个健全的医疗保险制度有关系,第二人员的培训不像硬件一样,一下子就能买过来,这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发展。但是随着我国和其他国家在医学上越来越广泛和频繁的交流,相信很快我国就能在软件方面跟进。

德国之声记者:“救死扶伤”、“ 治病救人”是作为一个医生的行为准则,那么您是怎样看待看待国内医生在做手术时收礼金这一事的呢?

我觉得第一,法律上要有明确的规定,比如在美国、欧洲基本上医生是不太可能收礼金的,因为这涉及到一个犯法的问题,一旦发现,处罚很严,医生收礼金到达一定的程度,不但要罚钱,最严重的起码要判三年的徒刑,另外要吊销行医执照,这在德国历史上都是有例可循的,第二我觉得跟我们国家的收入不平也有关系,在欧洲和美国,医生的收入要比普通知识分子高上两倍到三倍,高级的专科医生的收入就更加高了,所以靠正常的收入他就能过到他想要的生活了,但是我们中国,如果没有其他的收入的话,他的收入很有限,有的时候甚至入不敷出,这就很容易产生这种弊病,还有就是国内的一些病人觉得给了红包就能提前作手术,就能找到好医生,甚至觉得不给红包就对不起医生,久而久之,医生也就觉得收红包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德国之声记者: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