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美联储考虑加息 新兴国家陷入恐慌

各国央行行长和经济学者将于周四召开会议。议题很多,但是大家真正感兴趣的只有一个:美联储是否会在9月份提高基准利率?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在这次全球央行行长会议上,在美国怀俄明州杰克森霍尔(Jackson Hole)这个风景如画的小城是无法得到答案了。因为唯一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的女士,也就是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将缺席这次会议。也许她也已经厌倦了不断地被人问到同一个问题:美联储调息会在9月进行还是等到年底?

对于这样的局面,其实她自己也不无责任:几个月以来,关于这个问题的传言也是左右摇摆不定。这边刚刚传来有关时机已经成熟的消息,那边马上又有声音说,美国经济的复苏势头还不够强劲。然而现在,美国经济景气的马达已经在轰鸣转动,这个全球最大经济体即将实现充分就业。Assenagon资产管理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马丁·许夫纳(Martin Hüfner)因此预测,美联储将会在9月份引入加息政策:"第一,相关市场已经做好了准备;第二,有必要让金融市场重新恢复理性的运行环境。"

Statement von Janet Yellen

美联储主席耶伦将缺席央行行长会议

自从2008年底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联储的基准利率就一直在历史最低点附近徘徊,在零利率和最高0.25%的水平之间波动。由于基准利率比通货膨胀率还要低,因此储户抱怨这是一种对个人财产的隐性剥夺。而金融市场已经过分安于被大量廉价流动资金所围绕的环境,关于加息政策的传言引发了一种类似瘾君子即将被送进戒毒所之前的恐慌反应。

其实在两年前就已经出现过一次类似的局面。当时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仅仅是暗示了一下可能会停止对债券的收购,就引发了一些新兴工业国家金融市场的震荡和货币汇率的波动。受影响最为严重的是巴西、南非、土耳其、印尼和印度,从那以后这些国家就获得了"脆弱五国"(Fragile Five)这个不是多么光彩的封号。"它们之所以这么容易受到影响,主要是因为经常性项目贸易收支的赤字过高,在2013年的时候,很多人认为一旦美联储加息、美元稳健,这些国家将难以控制贸易赤字局面",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金融专家卡尔鲍维茨(Lutz Karpowitz)在一篇分析文章中写道。从这场风波之后,只有印度明显降低了贸易赤字,印尼方面也有一些改观,而其他国家仍然相当脆弱。

"最令我担心的是巴西",经济学家许夫纳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那里的经济生产陷入崩溃,消费疲软,通货膨胀率已经接近两位数字。俄罗斯目前的状况也十分堪忧。由于原油价格一路下行,卢布的币值也继续看跌。土耳其由于政治局面不稳定,其货币里拉也正面临巨大压力。而墨西哥--差不多也就在这次央行行长年会召开地的大门口--则正面临新一轮危机。新兴工业国家的动荡正在不断扩散,脆弱国家的名单越来越长。

似乎这一切的风起云涌还不够刺激,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一株"中国病毒"又开始蔓延。经济增长的速度低于预期,出口减弱,股市一再跌到谷底。政府试图阻止这一趋势继续发展,但是成效并不显著。中国人民银行已经连续两次令人民币贬值4%,这导致全球股市遭遇震荡。这一病毒已经蔓延到整个新兴工业国家阵营,根据荷兰资产管理公司NN投资伙伴(NN Investment Partner)的统计,在过去15个月里,新兴市场上一共流失了将近1万亿美元的资金。德国经济学家许夫纳认为,中国或者巴西的问题虽然和美国基准利率没有直接关系,但是美联储的加息可能会加速上述不良发展的趋势,使形势继续恶化。

接下来的一切就像连锁反应一样,"可能很快我们就会看到类似上世纪末亚洲金融危机时的场景,各国不得不采取控制资本流动的措施,实施保护主义政策",许夫纳预测道。

虽然这次欧洲并不处在风暴中心,相反美元的强劲还使欧元区受益匪浅,但是如果新兴工业国家的动荡继续加剧,欧洲可能也无法独善其身。

当下世界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全球性的经济危机。因为如今人们已经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抗击危机的手段了。"和2008年时不一样,这次我们在货币政策领域已经不再有行动空间来抵御危机了",许夫纳说。因为利率已经低到不能再低了。由于大多数国家如今都是债台高筑,所以要再推行像2008年那样的大规模刺激经济方案恐怕也是有心无力了。

鉴于这一系列的恐怖前景,美联储的决策者们也许真的会重新考虑,是否要在9月份对货币政策实行2006年以来的首次收紧。而在杰克森霍尔,央行行长还可以好好探讨一下,如何把随着宽松货币政策一道召唤来的幽灵重新送走。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