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美日两国主权信用度受质疑

先是美国,现在日本也步其后尘:标准普尔把日本长期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为“负面”。这难免让人对这两个世界最大工业国家应对债务的能力产生质疑。美日两国虽然都是负债累累,但是原因和背景不尽相同。

default

美日债务信用级别纷纷被下调

对世界上最大的国民经济体的信用度提出质疑,这在之前还是不可想象的一件事情。然而,从标准普尔这个富有影响力的金融评级公司发出的"判决"并不令人感到意外。美国的国家财政负债刚刚新增了1.7万亿美元,创下历史最高水平--这至少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0%。美国今年的财政负债总额将与其国家经济总量相当,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外债。德国安联保险公司的宏观经济研究项目负责人施耐德(Rolf Schneider)认为,尽管日本的国家负债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两倍,但美国所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

Rolf Schneider

安联经济学专家施耐德

"因为美国面对的是双重赤字,除了财政负债累累之外,还有严重的贸易赤字。"

同是负债累累 美日债务构成却不同

换句话说,美国经济的竞争实力现在并不处于最佳状态,因为它的进口比出口多。而日本的情况则恰恰相反:对外贸易始终处于出超状态,而且它的外汇储备总额是世界第二,仅次于中国。之所以会欠下相当于每年经济总产值两倍的债务,是因为日本政府在过去的20年里不断地推行新的刺激景气计划,以应对其长期的经济萧条。与美国不同的是,日本财政负债的90%都是国内债务。牛津大学的金融专家福斯特(Clemens Fuest)认为:

"只要日本的投资者不对自己的政府失去信任,这样的高负债就不成为问题。"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日本虽然在工业化国家中负债最高但却利率最低。当然,日本的模式也不是无懈可击,福斯特指出:

"日本有着和德国类似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在这种情况下,等于说国家的负债要由越来越少的青壮年人口来分担,这也是一个大问题。"

Clemens Fuest

牛津大学金融专家福斯特

日本:灾后重建和恢复经济是当下任务

短期来看,日本首要的任务还是应对自然灾害和核灾难造成的损失。由于东京政府不久前通过了一笔用于灾后重建的特别预算,所以估计今年的财政赤字也会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10%。标准普尔公司要求东京政府提高税收,以限制新增债务。不过,日本也不会沦落到欧洲的希腊和葡萄牙那样的地步,必须要支付极高的利率才能得到流动资金。

相比之下,美国的主权信用评级被降级则在金融市场上引发了一场不小的"地震"。但是,安联公司的经济学专家施耐德认为,即使美国信用级别被下调,也并不意味着灾难的降临:

"我们必须看到,美国始终还是占据着世界经济中的主导地位。美国的债券市场仍然会吸引足够的外国投资者,他们对美国仍然抱有信心。我认为,不管金融评级公司把它放在哪个级别上,美国对于投资者来说,都是一个有着吸引力的国家。"

美国手中的王牌--美元

Weltsymbole Flash-Galerie

这就是美国人的杀手锏

而且,美国人还有另一个起决定性作用的优势,那就是他们的货币仍然是世界主导货币,也就是说,美国的财政负债绝大多数都是用美元计算的。牛津大学的金融专家福斯特说:

"不管怎样,美联储还是可以增加美元的发行量。也就是说,美国这个国家是不可能破产的。它有可能会因为增印钞票而产生通货膨胀,但是它永远都不会出现真正的支付危机。"

--这正是美联储目前在做的事情:以通货膨胀摆脱债务危机。通过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和债券收购计划,央行相当于直接用新印出来的钞票来给国家财政注资。尽管如此,美国和日本这两个国家要想保持自己国民经济的竞争实力,就逃脱不了削减债务的责任。

作者:张丹红 编译:雨涵

责编:叶宣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