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美容竞赛:整形外科在中国

孙丽明(音译)年仅26岁,却已经是第三次来到中关村医院做整形手术了。她第一次做的是眼部美容。生孩子后,当孩子两岁时,她觉得自己的乳房不够完美,又做了丰乳。现在,她又觉得自己的大腿太粗,所以又登记了吸脂。

default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毛泽东曾经以诗赞颂中国的女性“不爱红装爱武装”。但红色娘子军的后代们今天已不认识武装了,红装对她们来说也不够美了。她们的上一代涂了红唇还会受人指摘,而她们这一代现在梦想的已经是整个面部和全身的整形美容了。

“全院医师我们赚得最多”

只要是医学上和技术上可行的,中国医院的整形外科都做:圆臀、瘦脸、隆鼻、扩眼、丰乳、紧肤、激光美容,还有恢复处女膜的妇科整形。虽然在西方人眼里中国女性其实都不算肥胖,但吸脂减肥在中国却已成为做得最多的美容手术之一了。

北京市中关村医院的激光整形美容中心每月接待大约200名“求美者”,外表看去这个部门的效益就很不错,因为医院的其它传统医科所在的楼房都比较破旧,只有激光整形美容中心的面貌焕然一新:大厅装潢漂亮、色彩易人,设备先进,到处贴着术前术后的比较照片,显示医师的妙术。中心还设置了全天24小时咨询热线,在报纸上大登广告介绍医师。医师们的个人收入也很可观。中心主任苏明山确认道:“全院医师我们赚得最多。”

“人造美女”郝璐璐

中关村医院最著名的顾客是郝璐璐。三年前她开始重新塑身,从头到脚接受了一系列的整形美容手术,作为“人造美女”轰动全国。即使如此,几个月前她还是重返医院,再度接受所谓的“形体和容貌的升级换代”。

苏明山主任当时也负责了对郝璐璐的整形美容工作。他说:“这是一种瘾。”许多女性一旦开始做美容手术,就停不下来了,不断想变得更美。苏医师说:“人越美越有自信。”人们一旦知道变美多么容易时,变美的愿望就会更多更强烈。据说该医院的职工也都做过这样或那样的美容手术。

全国约有 100万家美容医院和美容诊所

整形外科是中国最红火的行业之一。据官方统计,全国约有100万家美容医院和美容诊所,年增长率达20%。随着城市居民的生活日益富足,越来越多的女性,有时甚至还有男性愿意在手术刀下求得更美的容貌。美容医院和美容沙龙的广告充斥报纸,电视竞赛的头等奖也会是美容手术。

美容热不仅局限在城市。不久前中国报界还报道了重庆一位农妇的故事。该农妇把她2万元的所有积蓄都用来做美容手术,就是因为她的丈夫跟他说她看上去显老。一名年轻女性要求手术改变脸型,因为她未来的婆婆认为按中国传统说法来看,她的面相不吉利。美容的浪潮也波及了老年人。即使60多岁的女性也光顾中关村医院接受激光美容以及其它嫩肤手术。不久前,美容年龄再创新纪录:青岛市一名78岁高龄的女性接受了面部紧肤手术。术后她表示,感觉自己年轻了许多。

“新美貌、新前途”

整形手术并不便宜。孙丽明就花了3万元做丰乳手术。孙丽明说,手术是贵,但作为女性,形体、容貌就必须好看,这一点她觉得非常重要。她丈夫开始反对,后来也认为她更好看了。至于手术后的疼痛,她觉得没有什么关系。

像孙丽明一样,许多中国女性去做美容手术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找丈夫或者是为了讨情人的欢心。很多年轻女性认为,如果容貌形体姣好,她们的工作机会就会更好。因此,中关村医院打出的口号也是“新美貌、新前途”。有些母亲甚至把自己半大的女儿也带来美容,以提高女儿的容貌资本,在竞争激烈的就业市场上找到工作。

每年 2万份投诉

需求大、盈利高、国家监督不严,使中国的美容业充满鱼目混珠者。广告也好,谈话也好,往往都不提美容手术的风险。两年前,有关部门才开始发放美容外科执照,目前全国仅有1000名医师拥有这一执照。传媒不断报道护士、有时甚至是没有接受过医学培训的非医务人员在小诊所从事美容手术的做法。

手术后不良反映最多的是注射隆胸法。不开刀,只需向乳房注射学名聚丙烯酰胺水凝胶,商品名为“奥美定”的凝胶就行了。这种方法本来出自乌克兰,但那里已被禁用。医学界现在认为,这种方法容易引起感染,甚至会导致癌症。有些做过注射隆胸的女性,因不良反应最终不得不摘除乳房。中国现在还没有完全禁止使用这个颇受争议的“奥美定”,但只允许大医院注射。这种做法令西方人不解。中关村医院的宋春琼医师解释道,假如有关监督部门完全撤回许可,就意味着有一位官员必须承认他犯了一个错误。“替罪羊”目前显然还没有找到,所以才有这么个怪规定。中关村医院的不少手术都是为了修正其它地方的失败之笔的。中国的消费者协会每年都会收到大约2万份整形手术失败的投诉。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