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美国新使馆回到柏林的心脏

美国新使馆回到了德国首都的心脏。7月4日将在柏林举行盛大的庆典,当然是美国式的。当年支持德国实现统一的乔治•布什将莅临典礼。德国之声网络主编发表评论,为德美关系做了积极的总结。

default

一个完美的象征:美国驻德国大使威廉•提姆肯本周五(7月4日)为矗立于柏林市巴黎广场的新建美国使馆揭幕。这幢建筑物位于柏林历史中心,紧挨勃兰登堡大门,对许多美国人来说,它代表了一个梦想的实现。在欧洲,这是和平与自由的梦想,是同美国将近一个世纪以来共同奋斗的目标。

uta_thofern.jpg

德国之声网络主编Uta Thofern

一次世界大战标志了美国投入欧洲事务的开始,也为不干涉政策以及"新"、"老"世界的划分,事实上勾画了句点。20世纪的第一场灾难同时也是政治全球化的开始。美国总统威尔逊以他14点计划为欧洲的和平秩序做出了巨大贡献,为国家联盟的创立奠定了基石。从那个时候到今天,90年过去了。威尔逊当时的设想是,只有有序的国际合作才能持久性化解危机。

国联最终失败了。失败的原因之一,恰恰是一向要求各国享有自决权的美国无视这一权利并在没有国际社会授权的情况下,进行对别国的干预。这在国联诞生后的数十年间一直如此。美国这样做导致了特殊的悲剧。从历史的经验引发的近乎传教式的"良好意愿"同绝对的独立自主的精神相结合,常常混合出一种倔强的盲目行为以及十分危险的单独行动。伊拉克战争便是对此最生动的写照。

为欧洲统一做出的贡献无可争议

但这改变不了美国对20世纪欧洲历史发展本质性的影响,这一影响很明显是积极的。没有美国的参与,想必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行径不会完结,长期不能享受自由的东欧国家也很难结束斯大林式的独裁统治。德国的统一是欧洲统一的前奏曲。它们的实现要归功于美国的战后政策以及老布什总统的明确立场。

要批评总会找出理由,比如, 统一的德国仍然面临经济及社会问题,欧盟部分新成员仍然承受过去遗留下来的经济负担,他们的表现也让"老"欧洲有些失望,整个欧盟好像都缺乏民众的支持,开始呈自由下落状。这些指责都有道理,但它们都可以在联盟内部用现行规则得到解决。回顾上世纪的战场,欧洲大部两次遭到毁灭性的破坏,一些欧洲民众数十年深受压迫,再来看今日欧洲面临的困难,便不会觉得灾难深重。毫无疑问,今天的欧洲可以无须动武解决冲突。这很大程度要归功美国,其中包括美国为我们的自由而做出的军事干预。


欧洲的中心,柏林的心脏

德国从美国的行动中获益最多。从重建德国的马歇尔计划,到对西柏林孤岛人民通过"空中桥梁"进行的供给,从旨在抵抗苏联而驻扎数十年之久的美国军队,到对德国人民国家统一愿望的全力支持,美国从未放弃过德国,因为德国对美国而言是实现欧洲和平与自由的关键。

由此,美国新使馆的落成是圆了一场梦。它不是回归,而是新的启程。1939年,当时的使馆在这里开始办公时,美国已从纳粹德国召回了大使。提姆肯将是在柏林中心、勃兰登堡门旁办公的首任美国大使。今后的岁月将告诉人们,德美关系、欧美关系重新开始是否可能。

共同的价值

作为施罗德继任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开始修复因伊拉克战争而出现裂痕的德美关系,她并没有回避批评。小布什的继任上台后,德美关系可以在共同行动方面有所突破。美国一向认为有伸张自由的责任。他们已成熟起来,有能力同了解自由价值的国家分摊他们的责任了。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