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美国专家谈中国减排目标

众所瞩目的国际气候峰会在哥本哈根拉开了帷幕。在本次峰会上,各国代表将就气候保护的未来作出决定。而在此其中,中国扮演重要角色。在峰会召开前不久,中国公布了减排温室气体的目标,决定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至45%。中国的这一表态究竟具有怎样的意义?中国在全球气候保护中扮演怎样的角色?本台记者就以上问题采访了美国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下属的中国环境论坛专家珍妮佛·特纳博士。

default

中国在气候保护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德国之声:哥本哈根会议已经开幕,美国、中国和印度这几个排放大国在峰会开始之前纷纷宣布了自己的减排计划。中国的目标是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至45%。您认为这是否是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呢?

特纳博士:我认为,这个单位国内生产总值减排目标是基于中国近五年来的实际行动。在最近的第十一个五年规划中,中国致力于降低单位国民生产总值的能源消耗量,也基本上达到了预定目标。 他们是通过一些非常具有雄心的项目实现这个目标的,其中特别引人注目的是指定1000家能源高效企业,鼓励他们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提高对于可再生能源的需求。当然也有问题,因为中国非常倚重太阳能,但30%的风能却没能联网,这是个问题,但今后将得到解决。

国际社会应该将中国的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目标视为一个可贵的目标,至少在我的记忆中,中国政府从来不会向国际社会承诺那些他们在国内无法做到的事情。当然,在中国具体实施环保政策总体而言确实非常困难。地方政府势力很大,中央政府在要求地方政府完成减少污染的目标时总会遇到麻烦,因为他们手中没有相应的经济杠杆。不过尤其是在过去的五年里,管理控制明显得到加强,处罚力度也加大了。而且,很多国际和中国的非政府组织活跃在环保领域,它们起到了一定的监督作用,对地方政府施加压力,但同时也成为地方政府的伙伴,来帮助他们提高环保水平。

德国之声:您提到了中国在环保政策方面的问题,也谈到了不少进步的地方,其中包括对于可再生能源的扶植。但在中国,人们谈论可再生能源的时候往往也包括核能,中国也宣布要新建许多核电站来满足能源需求。而在西方,核能并不被认为是替代传统型能源的一个理想方案。中国大力发展核能,是否也会成为一个问题呢?

特纳博士:没错,中国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就为国际核电站工业重新注入了活力。他们宣布了非常庞大的计划,要在未来20年内新建30到40座核电站。但归根结底,这些核电站只能满足中国3%到5%的能源需求。您的听众以及国际社会必须注意到中国巨大的能源需求。中国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而现在平均每个中国人消耗的能源只有美国人或者德国人的11%。中国的能源需求正在膨胀。到2020年,中国将拥有大约3亿5000万城市人口,而城市人口的能源消耗量要远高于农村人口。

中国政府致力于保障能源供给。他们选择了并不先进的核能技术,因为他们认为,核能发电不排放二氧化碳,相对清洁,但并没有认真讨论过核能废料该埋到哪里去。尽管如此,但除此之外,他们在所有其他领域也都没闲着,太阳能、风能、进口石油、生物天然气等等。尽管作出诸多努力,拥有了多元化的能源供应,中国70%的能源依然依靠煤炭。回到第一个问题中提到的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减排目标,这些目标只能减少新增排放量,也就是说,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继续增长。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国的能源需求还将继续增长。

德国之声:在德国,针对中国的气候保护问题也有不同意见和观点。据媒体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女士最近特别呼吁中国和印度这两个新兴工业国家在减排温室气体方面作出更多贡献。与此同时,前德国经济部长克劳斯·托普夫(Klaus Töpfer)则表示,反对那种认为中国在气候保护上做得还不够的说法。为什么人们在谈到中国气候保护问题的时候往往会发现截然不同的说法呢?

特纳博士:您提出的这种有关中国的争论,与美国这里进行的(有关中国的)争论非常类似。中国是一个全球性的大国,是世界工厂,在目前糟糕的经济危机下情况还不错。中国好像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国家,在美国同样如此。很难给出一个所谓的正确答案。我个人观点是,中国作出了很多努力,他们不是被国际社会提出的减排温室气体的要求所驱动的,他们目的是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在过去20年里,他们在这个方面作出的努力是世界第一的。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保持经济发展,维持合法性。因为除了经济发展之外,共产党中央政府在广大民众之中并没有太多的合法性来源。如果无法实现经济高速增长,中国就会出现严重的政治问题。

可以回想一下,当年签署《京都议定书》的时候,中国态度就是"不",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但后来,发生了一些变化,非政府组织开始被允许进入中国,参与合作,比如"绿色和平组织"在中国就参与了可再生能源的项目。中国中央层面的官员也年轻化了,具有技术知识,中央政府愿意讨论关于全球气候变暖的话题。当然,他们关注的重心是中国变得强大,保持稳定。

德国之声:谈到哥本哈根气候峰会所应该制定出的二氧化碳减排目标,我们可以发现,几乎每个国家或者团体都在使用自己的标准。欧洲表示,相对于1999年的二氧化碳水平减排40%,美国则坚持采用2002年的排放量作为减排参照标准,而中国使用的则是"单位国民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量"这么一个概念。这不免给人一种感觉,就是大家都在玩数字游戏。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特纳博士:我想,很多比您和我都聪明的人可能也要花很多时间才能搞清这些数字之间的关系,到底是谁的标准更高。作出准确的判断非常困难,因为围绕这些计算方法,有非常多的争论。重要的是认识到,中国确实在温室气体减排方面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谈到哥本哈根,我们必须理解,这是第一步,就象中国人说的"千里之行 始于足下"。我希望哥本哈根会议能够让国际社会在应对气候保护方面加速前进。

作者:石涛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