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管阿富汗翻译死活?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3.1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美国不管阿富汗翻译死活?

他们为美军忠实效力,在塔利班眼中则是敌方的走狗和国家的叛徒。上千名西方军队的阿富汗翻译人员面临生命危险,美国承诺的签证似乎遥遥无期。

(德国之声中文网)死亡使他们紧密相连。先是这名阿富汗翻译救了这名美军中尉一命,之后中尉又竭力帮助这名翻译前往美国逃命。"如果不是他当初救了我,我现在就不会坐在这里讲这个故事。" 中尉蔡勒(Matt Zeller)坐在华盛顿附近家中的沙发上告诉记者。

因为拯救蔡勒而枪杀了两名同胞的阿富汗翻译现在就坐在蔡勒身旁。五年前的那一天,蔡勒的部队在阿富汗加兹尼(Gasni)交战区中了圈套。蔡勒被一枚炮弹的冲击力甩进了一条壕沟里。"我当时的念头就是,这下玩完了。2008年4月28日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我一定见不到明天了。" 蔡勒坐在沟里。50个塔利班武装分子将其小分队包围。他用来回击的弹药也已耗尽。"我忽然感到身边有人,还没等我转身,耳边已响起AK47步枪特有的枪声。" 当时发生的一切对蔡勒来说至今仍历历在目。"我当时就想:天哪,美国士兵没有AK47步枪。在我身边的人到底是谁?"

他就是辛瓦利(Janis Shinwari)。这名阿富汗翻译当时在蔡勒身后发现了两名狙击手。辛瓦利毫不犹豫的开了枪,虽然这并不是翻译的份内之事。两人回到营地后,蔡勒询问救他的原因。辛瓦利依旧记得自己当时的答案:"我说:哥们你是阿富汗的客人。所有驻阿富汗的美国人都是我们的客人。你们为我们的自由而在这里奋战。拯救客人的性命是我们的义务。" 蔡勒期待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报答他。而这一天很快就到来了。

Afghanische Übersetzer Visa für die USA

美军中尉(Matt Zeller/左)和救命恩人在一起

死亡名单

一名阿富汗军官提醒辛瓦利说,塔利班已将他的名字列入了一份死亡名单。"当他们发现,我救过远不止一个美国人时,我的名字就被写进了这份名单。这就意味着:他们一旦发现我,就会杀了我。"

不久前,德国军队的一名翻译在昆都士(Kundus)被杀。德国联邦军从这个阿富汗北部省会撤出一个月后,人们就在瓦法斯(Dschawad Wafas)的汽车内发现了他的尸体。据称,他的名字已在当地军队的名单上,德国政府已允许这批受到塔利班报复威胁的人前往德国。

帮助西方军队的阿富汗人被塔里班视为敌人的走狗。许多人因此而被杀。还活着的人经常会收到附有其同行被砍下的身体部分的威胁信。辛瓦利承认:"我原本就清楚,我做的事情将威胁到我自己和家人的生命。"但是对这个36岁的阿富汗人而言,爱国之情和和平之梦远大于对死亡的恐惧。

繁琐的申请程序

Afghanische Übersetzer Visa für die USA Janis Shinwari

辛瓦利(Janis Shinwari)

在受到多次威胁后,已经是两个孩子父亲的辛瓦利还是选择了申请前往美国。他上级的提醒也是他作出这一决定的原因之一:"我们不可能一直都在这里保护你们。"为帮助曾经为美国军队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效力的当地人过上安全的生活,美国政府设立了一个特别签证项目。理论上是这样的。实际上,蔡勒和辛瓦利却遭遇了另一番经历:在加兹尼并肩作战后,现在他们又一起对抗美国行政部门。这场"抗战"持续了一年多:复杂的网上表格、医生检查、测谎器,逃亡之路无尽坎坷。"他们必须证明自己曾为美军忠实效力一年,证明他们受到威胁。情报机构还必须排除他们身上的一切恐怖嫌疑。" 蔡勒介绍说。这是最大的问题:"国务院和情报机构都不愿成为将下一个本拉登放进美国的人。"

辛瓦利的签证申请终于被通过了,但是就在辛瓦利辞职和出售所有家当后,他的签证又被无故收回。他要离开阿富汗的消息也传到了塔利班的耳中。辛瓦利不得不到处辗转,签证也没有因此而更加容易。就在辛瓦利逐渐绝望时,他的朋友蔡勒为其在华盛顿拉响了警报:拜访官员、递交收集的签名,蔡勒迎来了最后的胜利:提交签证申请两年后,辛瓦利及其家人终于在今年10月抵达美国。

帮助计划进展缓慢

这还算快的,伊拉克难民帮助计划(Iraqi Refugee Assistance Project)的莱斯纳(Katherine Reisner)如是说。在纽约都市正义中心(Urban Justice Center)成立的原本旨在帮助伊拉克难民的组织如今也在照顾阿富汗难民。统计结果让人难过:"截至去年,特别签证项目事实上一份签证都没有分发。"莱斯纳介绍说:" 国会通过此项目两年后,相关部门才开始真正实行。"

特别签证项目规定,伊拉克人可以获得2万5千份签证,而自2008年以来,实际上仅发出不足6000份签证。阿富汗人只有9000个签证名额。迄今为止,共有1200阿富汗人获批签证。"美国参议院已在今年5月决定,今后五年每年为阿富汗和伊拉克人提供5000个签证名额," 莱斯纳补充说。现在还需经过众议院的同意。

美军驻伊拉克上尉卡尔佩 (Rucker Culpepper)承认,没有忠实的翻译人员,许多受过训练的士兵也会不知所措。他说:"他们熟悉这个国家。他们有多年战争经历。"翻译人员的顾问作用有时远比翻译本身重要。"我亲历过分队指挥官从他们翻译那里听取战术建议的事。" 卡尔佩也经历他自己的翻译一年半以来申请签证无果的事。即使这名翻译多次受到塔利班的严重威胁,卡尔佩介绍,威胁的类型各不相同。他说:"我的一名翻译的弟弟在上学的路上被抓走了。"

项目急需修改

不同于伊拉克翻译人员,特别签证计划中的阿富汗申请者不能携除妻孩之外的家人一同前往美国,即使亲属同样遭遇威胁。和辛瓦利一样,他们只能和妻子、孩子离开祖国,而且孩子必须小于21岁。"他们必须决定是要不顾自己身处险境的成年子女而来美国,还是担心受怕地留在祖国指望自己可以保护家人。" 莱斯纳继续说。在她看来,包括阿富汗驻喀布尔的大使馆在内的部门如此封锁签证过程,实为失职行为。莱斯纳补充:"每一名从阿富汗回来的士兵都知道一些翻译人员被杀和遭遇威胁的事件。"她的组织、其他活动人士和国会议员要求尽快简化签证程序。国会必须尽快修改特别签证项目。

蔡勒和辛瓦利继续并肩作战。他们建议国会议员使签证项目完成应尽的职责:拯救生命。蔡勒最后说:"很可惜的是,目前法律的这番规定,其实也让国务院难免谋杀的责任。"

作者:Antje Passenheim 编译:安静

责编:张筠青

DW.COM